从四川芦山到甘肃岷县:社会组织如何应对捐赠落差

闫冰 张木兰2013-08-07 07:10
0

此次甘肃地震受灾多为国家级扶贫县,农民的房子以土坯房为主,灾情令贫困加剧。

此次甘肃地震受灾多为国家级扶贫县,农民的房子以土坯房为主,灾情令贫困加剧。

截止到7月28日,壹基金联合救灾已在梅川镇、中寨镇的24个村子、151个社发放了壹基金救援物资。

截止到7月28日,壹基金联合救灾已在梅川镇、中寨镇的24个村子、151个社发放了壹基金救援物资。

这是一组数据,来自于“7·22甘肃地震”发生后的第七天。

截至7月29日16时,岷县灾区已接收社会各界捐款668.27万元、物资折价约1.95亿元,定西红十字会已接收全国红十字会系统及社会各界捐赠的抗震救灾物资价值达1139万元。

这是一组数据,来自于“4·20芦山地震”发生后的第七天。

截至4月27日8点02分,根据互联网数据信息整理统计,全国共有115家基金会已参与地震救援和确定参与灾后重建工作,共募集善款和物资已达10.49亿元人民币,支出款物合计1.72亿元人民币。其中,中国扶贫基金会募集2.3亿、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募集1.7亿、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募集1亿、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募集6400万、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募集5100万。

2013年的夏天,前后不过数月两次地震来袭,透过两组不完全统计的数据或可发现,两次地震虽然震级相近,受到的关注却相距甚远。而事实上,此次甘肃受灾地区的救援难度更艰巨。

而另一组可以查到的数据,是截至8月2日,甘肃省慈善总会收到社会各界捐赠的款物1844.95万元,甘肃省红十字会收到捐赠1564.323937万元,甘肃省光彩事业促进会收到捐赠款物合计639.97万元,甘肃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收到捐赠645.85万元(主要来自于全国青基会共同体、团中央、各省团省委等)。

天壤之别的数字背后,是并不乐观的灾情和捐赠热情的下降,面对这些,赶赴灾区一线救援的社会组织面临着一道不小的难题。这其中,也不乏很多基金会一边是手握重金的芦山灾后重建任务,一边是捐赠寥寥的甘肃救灾现状,他们会如何权衡利弊?灾区现在究竟需要社会组织做什么?

重重疑问之下,“绝不能浪费捐赠资源。”“钱不是花的越快越好,而是越有效越好。”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和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接受采访时的话,不约而同地表达了相同的意思,这也是很多社会组织目前的共识。

社会捐赠遇冷?

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根据甘肃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在前线发回的评估报告,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紧急拨付400万元在岷县开始援建抗震希望小学,并以每人5000元的标准资助今年刚刚考入二本以上大学的灾区学生。

“有一点顾不上,主要原因是资金少,400万元是中国青基会希望工程紧急救灾助学的备用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向《公益时报》道出实情,“社会捐赠情况不是太理想,捐赠热情不太高涨。”

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此次情况相同,在芦山地震后收到捐赠额异军突起的壹基金,这次也没有收到太多为甘肃的定向捐赠。

7月28日,距离甘肃岷县漳县6.6级地震过去7天,据不完全统计,壹基金共为此次地震募款300万元左右(其中不包含物资捐赠)。多数善款来源于爱心企业捐赠,个人捐赠数量较少。

壹基金传播部副总监姚遥表示:“与雅安地震并无不同,壹基金所有的公共募款渠道一直保持畅通。”对于公众的反应,他分析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阵痛,这次地震对于公众的“刺激”没那么强烈。“包括媒体在内,关注度也不高。”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认为,这次的社会氛围也不相同,“这次地震发生后,不像雅安地震的时候,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各大媒体集中报道灾区情况,社会氛围先上去了,大家的捐赠热情也高涨了,这次没有达到这样一个热度。”

截至8月2日20时,据不完全统计,参加抗震救灾的社会组织有215家,其中省内社会组织有130家,省外社会组织有85家,参加志愿服务的人数为3784人。

除了捐赠热情不尽相同之外,四川发生灾害时很多志愿者和草根NGO自愿前往,媒体和一些专业救援队伍不得不发出叫停信号,希望大家不要盲目进入灾区。而此次,姚遥的感受是,甘肃本地NGO表现突出。“但目前灾区除了本土机构,和像中国扶贫基金会、乐施会、壹基金等几家机构活跃外,难觅其它NGO的影子。”

社会组织如何平衡?

可喜的是,甘肃灾区的第一所活动板房希望小学已经竣工,涂猛本周就要赶赴甘肃,一是看看小学,二是考察灾情。

这所希望小学的捐赠方原本是要捐给雅安的,临时更改了意向。

“这是我们收到的第一笔甘肃定向捐赠,是一家企业的40万,他们打来电话说是要捐给雅安,听我介绍完现在的供求关系之后,我问他们能不能把这笔钱捐给甘肃,他们同意了。”涂猛说,“现在雅安那边已经到了供大于求的阶段了。”

主动协调内部捐赠资源,是社会组织可以寻求的突破。

从地震发生一直到7月28日,壹基金救援联盟这一次共有4支救援队投入到岷县漳县地震的救援行动,他们分别是:北京绿野救援队、青海户外救援队、四川南充山地救援队、新疆山友救援队,另外壹基金联合救灾的甘肃伙伴——甘肃公益救灾联盟共有11家成员机构,61位志愿者在岷县工作,先后利用小货车、三马子、骡车运送了50多车物资,主要是彩条布、帐篷、温暖包、饮用水等物资。

姚遥表示,壹基金在此次地震中的应急反应速度和人力与雅安地震相比,相差不多。而对于募款,姚遥说进入灾后重建阶段,壹基金可能会有进一步动作计划。虽然目前社会公众对定西地震的关注热度不高,但因灾区需求缺口巨大以及人道主义救援角度,壹基金将进一步提高对定西地震的救援级别,并初步预计将整体回应额度提升到两千万。

除了像壹基金救援联盟这样的专业救援队伍外,大部分社会组织的主要工作是灾后重建。涂猛介绍:“由于这个阶段的链条比较长,就会给我们留出充分的时间来调度资源、动员社会资助等,捐赠人来了之后我们肯定是要首先动员,比如捐希望小学的话能不能捐给甘肃,所以后续的力度会大一些。”

“很多捐赠人和我们一起走过汶川地震、玉树地震,捐赠群体逐渐经验丰富、理性捐赠,我们也会组织捐赠人一起讨论、去现场看,他们如果认为刚开始指定捐赠的地方供大于求,就会更改。我们不能浪费捐赠资源,这个是基本原则,所以这个地方不行就换个地方。”涂猛说。

除了捐赠之外,人力的平衡也是一个考验。一部分人留在四川做重建,一部分人要有新的任务。目前,壹基金有两名全职工作人员在前线,与壹基金的伙伴队伍们共同工作。而雅安的灾后重建工作也在平行进行,所以人力压力不小。

截止到7月28日,壹基金联合救灾已在梅川镇、中寨镇的24个村子、151个社发放了壹基金救援物资,共35,214人受益,受益人数接近10%受灾人口。

前方还需要什么?

甘肃社会组织联合救灾平台是由甘肃省民政厅委托甘肃省社会组织促进会在震后成立的信息搜集发布平台,从24日开始,他们每天发布一期简报,来发布灾区最新情况、社会组织工作动态、灾区接受捐赠情况等等。

截至7月28日,这场地震造成了95人遇难,2114人受伤。定西是受灾最重的地区,多个村落被摧毁。地震还波及到天水、陇南等多个地区。“地震经过一周后,救灾逐步从紧急救援转为过渡期。虽然震级和受灾的总范围上定西地震轻于雅安,但在人道救援方面,却比雅安困难得多。”姚遥如是说。

对比可发现,雅安2012年GDP为398.05亿元,而定西市为215亿元。根据壹基金救灾的过往经验,经济收入很大程度决定了农村住房的质量问题,而地震灾区房屋垮塌数量和当地经济水平成反比。虽然定西地震烈度较低,但是基于当地较不发达的经济水平,本次地震给定西地区带来的损失,尤其是给定西低收入居民带来的影响,将不亚于芦山地震。

姚遥介绍,雅安地震的震中在城镇,定西的主要灾区则分布在农村。农村的交通状况极为不堪,村落与村落之间又较为分散,救灾物资很难进入灾区。“震后当地又降暴雨,尤其是7月28日凌晨的暴雨,岷江水位暴涨,落石很多,让泥路更加破旧不堪,只能用牲口车运送物资。”

除了交通以外,天气状况也是灾民要面对的难题。进入8月,甘肃天气很快就要转凉,灾民的取暖就很成问题,因此对于灾后重建的速度要求很高。

“这个气候条件可能和四川还不太一样,有一个过渡期住在帐篷里也没关系,但是我们这边天气马上快转冷了,老百姓住的问题是急需考虑的。8月底还会面临一个孩子们开学的问题。”甘肃社会组织联合救灾平台负责人权平对《公益时报》记者说。

“还有,我们真的很需要大量专业的社工,能提供专业的服务,现在甘肃注册的社工机构很少,专业性方面也不足,专业的心理辅导社工都很少。”除此之外,此次地震的灾区绝大部分是国家贫困县,“真的相当贫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恢复生产生活会很困难,而且甘肃这边现在吸引到的外界资金的确没有那么多。”

气候逐渐变冷,新学期在即,专业社工稀缺,贫困加剧,看来摆在社会组织面前的,不只是灾后重建的重任,还要和时间赛跑了。

(本报记者 闫冰 张木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