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卫宁:越是残疾,越要美丽

郑卫宁:越是残疾,越要美丽

转身告别,残而无憾

“生命和死亡都是人生的一对翅膀,只有都思索领悟了,才能自由飞翔。”

郑卫宁曾说自己的动力来自于死亡。50岁是血友病人的生命极限,而今已58岁的郑卫宁被称为医学上的奇迹,但晚期糖尿病、晚期丙肝等重大疾病接踵而来,他不知道明天还在不在,所以开始着手“去郑卫宁化”。去郑卫宁化的第一步,就是“裸捐”成立基金会。

2009年,郑卫宁成立了深圳市郑卫宁慈善基金会,并以遗嘱形式将其创办的残友集团中的90%个人股份和各分公司51%的个人股份,以及“残友”和“郑卫宁”的驰名商标品牌价值等,通过律师公证全部捐赠给深圳市郑卫宁慈善基金会,让基金会控股企业,成为企业的股东和“老板”,实现企业收益通过基金会决策,为残疾人员工提供生活及长期服务和保障。

作为承载郑卫宁和残友集团公益梦的延续,深圳市郑卫宁慈善基金会至今未接受捐赠。“因为我们希望这个平台是为每一个残疾人创造有价值、有尊严的生活,在这个心态下我们不愿意接受社会的捐赠。”郑卫宁说。

而作为集团的“老板”,基金会每年会把残友集团的利润分成两块使用,一块继续拨回给企业做持续发展,另一块拨给9家公益机构,由这些机构为集团里的员工提供8小时之外的免费吃、住、洗衣、心理辅导、出行等等社会服务。这样,基金会、企业、非营利公益机构就完成了一个内部循环。

在残友集团,95%的工作人员都是残疾人,有些残疾人员工因病在工作三五年之后就有可能面临死亡,在这种情况下,无论这样的员工在残友工作几年,他(她)不能工作后的有生之年,都可以从残友领到工作期间的最高工资额,直至去世。“目的是让他(她)有尊严地死。”郑卫宁说。

活到50多岁,这个中年男人已经获得了比其许多人一辈子得到的还要多得多的光环和荣誉,而他最为看重的是“全国劳动模范”。

“我是第一个坐轮椅的全国劳动模范,具有划时代意义,但我绝不是最后一个登上全国劳模领奖台的残疾人。”郑卫宁相信,时代变了,在数码经济时代,任何人都能够创造社会价值,残疾人也不再是当年混吃等死的“废人”。

“互联网让我成为现在的我,让我成为全国劳动模范,也一定会让更多的残疾人成为劳模。”

结语:

“残疾人”——这个压抑了千年的群体在新经济年代的深圳神奇地崛起了,而这一切的转变由郑卫宁开启。就因为这些,郑卫宁说,“就算我的生命明天就结束,我也此生无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我的公益故事》第10期 郑卫宁:越是残疾,越要美丽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