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文/郑静宜

从一个人一头熊一瞬间的触碰和感动,到一个成熟的亚洲动物基金、一个设施完备的黑熊救护中心、一群热忱善良的伙伴们,谢罗便臣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不能对残忍无动于衷,救熊就是在救赎人类!

【第2页】在取胆熊的苦难面前,她许下一生承诺

【第3页】永不独行的动物天使,中国因你而美丽

【第4页】残忍还在继续,但希望就在前方

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在取胆熊的苦难面前,她许下一生承诺

“那是一个酷刑室,一个动物的地狱。正如你所看到的,事实上它们根本无法活动,无法站立,无法转身,它们只能将爪子伸出笼子取食。”——谢罗便臣

多年以后,谢罗便臣(Jill Robinson)站在黑熊救护中心的熊舍前,看着她殚精竭虑建立起来的这项事业,准会想起在黑暗、肮脏的地下室里,第一次亲眼目睹活熊取胆的那个遥远的春日。

那是1993年4月17日,在一个公益基金会担任顾问的谢罗便臣跟随旅行团参观了位于广州郊区的一个养熊场。当其他游客竞相选购熊制品时,出于好奇,抑或是命运的安排,谢罗便臣独自走进了养熊场的地下室。当她的双眼稍稍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眼前的一切,令她惊骇——在这个充斥着粪便和脓血的腥臭的地下室里,三十多头黑熊被囚禁在一个个像棺材一样的小笼子里,促狭的空间让它们根本无法转身,长长的、锈迹斑斑的金属导管从它们肚子上血淋淋的的伤口中支楞出来,它们瘦骨如柴的身体上满是各种伤疤。

那是一个美丽的春日,阳光明媚,但在这个阳光照不到的黑暗地下室里,耳旁回荡着熊呻吟声、撞笼声,眼前是让人不忍卒视的惨象,谢罗便臣感到彻骨严寒。

内心的恐惧像潮水一样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同情和怜惜。她不由自主地走近了那些罹受苦难和伤害的庞然大物。忽然她的肩头被轻轻拍了一下,蓦然回首,谢罗便臣发现,那是一头大熊伸出笼子的巨掌。“那瞬间的惊吓很快被悲伤所替代,因为我看到了你恳求的、褐色的眼睛。你胸前美丽的柠黄色新月形毛发,护佑着一颗经年承受折磨的心脏,与那丑陋的地下室形成鲜明的反差。”谢罗便臣回忆道。

本能却又无比鲁莽地,谢罗便臣伸出手,碰到黑熊伸过来的掌,感受到了温柔、敏感的一握。那一瞬间,她们的目光交织,一种跨越物种的交流徐徐流淌着。“这一刻我意识到,这只熊也许永远也不能被解救,但她向我传递的信息让我永生难忘。这是我一生中接受的最强烈的信息,黑熊的眼光一下子刺穿了我的心,就像看到被殴打的孩子——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做的。我有一种本能反应,要为黑熊做点什么。”

谢罗便臣称这只母熊为“虹”(粤语中的“熊”)。从此,它有了名字,有了尊重。谢罗便臣对虹郑重地承诺,即使救不了它,也要救下那些和它一样饱受折磨的熊。

数年后,谢罗便臣在自己的右肩纹上了“月熊”两个汉字,“靠近骨头的地方,刺的时候非常痛。”

月熊又称亚洲黑熊,以胸口金黄色月牙纹出名,性情温和,常年食草,只在饥饿与哺乳时食肉。中国在八十年代从朝鲜引入了活熊取胆的工艺:将黑熊关在狭小的铁笼中,提取胆汁,用于制作中药。

令人讽刺的是,被包装成具有“清热、平肝、明目”功效的熊胆汁,其生产者,也就是那些用来取胆的黑熊,大部分都患有严重的肝胆疾病,失明的比例很高,大部分都会死于肝癌。热爱自由的黑熊饱受折磨,而这些含有抗生素和炎性产物,甚至还含有大量癌组织分泌物的熊胆制品,往往被当成礼品在市场上流通,继续威胁人的健康。

亲眼目睹活熊取胆的残忍情景并了解到养熊业带来的巨大威胁,谢罗便臣在此后五年间始终不知疲倦地为解救黑熊、淘汰养熊业四处奔走,向有关机构呼吁,希望能建立一个专门的黑熊救护中心,可是一直没有成功。终于,她再也等不及了,“我可以做这个事。”1998年,谢罗便臣偕同苏格兰女兽医郭慧铃和香港人乔博理等志同道合的同伴,在香港创办了亚洲动物基金,“让那些在亚洲生活和工作的人们,从当地人的视角,来更好地了解和实施救助黑熊的计划”。

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永不独行的动物天使,中国因你而美丽

“我们每个人都有改变自己命运的可能,但是很多人选择转身离开。能否抓住这种可能,将决定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自己与其它生命的未来。 ”——谢罗便臣

在谢罗便臣坚持不懈的呼吁和努力下,2000年 7月,在国家林业局的支持下,亚洲动物基金与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签署了一份协议。协议明确表述了双方合作的三个目标:在5年内关闭四川条件最恶劣的养熊场,率先释放500只亚洲黑熊;在10年内将中国的活熊取胆业缩小到1500只的规模;最终达到在中国彻底淘汰活熊取胆业的目标。

2000年 10月,中国“拯救黑熊”行动正式开始,63只黑熊从养熊场中被释放,27个养熊场被关闭。这一行动得到了全世界动物保护者的广泛支持,无数封感谢信寄到了中国有关政府部门。

在四川林业厅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支持下,2002年 12月,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在四川省成都市落成。中心占地约200亩,分为兽医院、隔离区、康复区和生活区四大部分,可容纳150头黑熊。11年来,已有近285头熊获救,如今存活152头。

今天,在中国,救熊事业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受到社会各界及公众的关注和支持。全国已有二十个省、市、自治区宣布禁止活熊取胆,2010年 5月,亚洲动物基金成功说服全球最大电子商务网站——阿里巴巴,禁止其用户售卖熊胆制品、皮草以及猫狗肉制品 。2012年,“活熊取胆”名列中国网络十大话题之一。一位来自上海的支持者打电话给谢罗便臣说:“你该朝后退一点。现在,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战斗了。”

今天,在中国,不少组织和个人已经站出来挑战这一残忍的行业,那些养熊业者和支持养熊业的人遭到了无数的抨击。“在我们救护中心的黑熊墓地里,躺着130多只有名字的、受尊重的黑熊。他们是真相的使者,他们有力地驳斥了那些宣称这充斥着丑陋和虐待的产业仍存人道的荒谬论点。”谢罗便臣这样在博客中写道。

今天,在中国,明星们也纷纷发出自己的声音,声援并以实际行动推动救熊事业的发展。2008年12月,台湾信乐团前主唱信第二次前往救护中心看望黑熊,还在自己的新专辑中为黑熊写了一首新歌《释放》,希望能传递更多关爱黑熊的信息。 2009年 3月,“拯救黑熊”爱心大使莫文蔚再次看望自己认养的黑熊“宝贝”,她表示等有了足够电影拍摄经验后,会拍一部黑熊专题的纪录片,让更多的人了解养熊业的残酷,关注黑熊的命运。2011年,孙俪也成为亚洲动物基金“拯救黑熊”爱心大使。此外,高圆圆、姚明、齐秦等明星也通过各种方式支持谢罗便臣。

因为参与动物保护事业的卓越贡献,谢罗便臣获得了一系列盛誉。1995年,谢罗便臣荣获《读者文摘》颁发的“时代英雄”奖,1998年7月,她被英国女王授予英国“大英帝国员佐勋章”,2002年,由美国人道协会授予创世纪奖……被人们尊称为“亚洲动物天使”的谢罗便臣,在2010年 “中国因你而美丽”2010《泊客中国》盛典上获得了“感动中国的外国友人”称号,联合国和平信使珍妮•古道尔博士为谢罗便臣女士颁发该奖项,以表彰其在拯救月熊的工作中做出的杰出贡献。

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残忍还在继续,但希望就在前方

“我的承诺,现在也是亚洲动物基金所有同仁的承诺,至今还与1993年前的今天一样真挚和专注:终止动物虐待。”——谢罗便臣

尽管黑熊救护中心提供了国际一流水准的救护条件,让这些饱受折磨的黑熊们受到了精心照顾和治疗,但是长期的禁锢和抽取胆汁已经严重损害了它们的身体健康。长眠于救护中心的黑熊墓地的130多头黑熊,最常见的死因是肝癌以及脏器衰竭。

作为救护中心解救的第一头黑熊,耳朵上挂着“S001”标签的安德鲁,如今也静静的躺在墓地里。

2000年底,首批获救黑熊来到中心,其中就包括安德鲁。这个失去了左前掌、2.2米高的“大家伙”在养熊场狭小的笼子里被禁锢了15年。医生从它的腹部取出7公分长的铁导管。切除胆囊后,它活了下来。

鼓励这个大家伙第一次走出铁笼、踏上水泥地,和从房间走到草地、真正开始自由的奔跑,都无比艰难。不过,战胜恐惧后,踏上草地的安德鲁很快成了黑熊的“领袖”,大吼一声就能化解群殴事件,还总是照顾着小一些的熊。

幸福地生活了5年多后,医生检查发现,安德鲁的腹部已经挂满了大大小小300多个肿瘤。长年抽取胆汁让它患上了严重的肝癌。2006年9月6日,安德鲁死了。医生解剖它,把7公斤重的肿瘤扯出来,从镜头里看起来,就像一张画满了鹌鹑蛋、鸡蛋、垒球、乒乓球的抹布。这副画面,在电视上停留了10秒钟之久,很多观众哭了。

面对如此令人痛心的事实,一些以活熊取胆牟利的企业仍然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根据有关方面提供的数据,目前中国的活熊取胆场近100个,用于取胆的黑熊超过10000头。2011年春节前,以活熊取胆为主营业务的福建归真堂药业寻求上市。消息在微博上传开,“如果真上市,那今年就是月熊的末日”的话语和血淋淋的“活熊插管采胆汁”的视频画面,引来了上万次的转发,一下点燃了公众的怒火。

尽管归真堂坚决宣传技术是“无管无痛引流”,但反对声和质疑声并没有减弱。在谢罗便臣的带领下,亚洲动物基金于2月14日正式发函归真堂所在的福建省证监局,提出反对归真堂药业上市的意见,并通过媒体发表声明。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每日经济新闻》迅速对此事作出报道,质疑活熊取胆企业上市,引起广泛关注。几乎同时,国内主流媒体也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南方周末》更是连续发表多篇文章对归真堂进行声讨。腾讯绿色频道与《南方周末》合作,迅速将有关文章和讨论通过互联网向更广泛的大众传播。

3月1日,亚洲动物基金再一次发表声明,强调淘汰活熊取胆业需要面临一系列的问题,相关各方的利益诉求均应得到考虑。但是,淘汰活熊取胆业的决定和决心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前提,否则,这些问题必将拖而不决,甚至会到越来越难以解决的地步。该声明迅速被腾讯网绿色频道推出,并联合全国61家动物保护机构联名支持,并再次得到诸多媒体的跟踪报道。

同时,第十一届四次全国两会上,众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针对活熊取胆及其他动物虐待问题在法规、政策层面提出了议案、建议和提案,相关微博专题讨论、视频访谈节目、电视台报道、专题片制作层出不穷。

2013年4月,归真堂药业 “中止”了上市进程。

然而,即使归真堂放弃了上市诉求,残忍罪恶的养熊业仍然时时刻刻吞噬着亚洲黑熊的生命,威胁着熊胆制品消费者的健康,上万头月熊在狭小的铁笼中饱受折磨。谢罗便臣以及亚洲动物基金的目标是彻底淘汰养熊业,埋葬这个残忍、不安全、不必要的产业。正如她在博客中为所有取胆熊写下的诗句:“请照看他们,给他们希望的承诺,告诉他们不要着急,带着月亮的图案,自由的信念牢固不破。”她期待着,终有一天,黑熊们都能获得自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我的公益故事》第8期 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