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残忍还在继续,但希望就在前方

“我的承诺,现在也是亚洲动物基金所有同仁的承诺,至今还与1993年前的今天一样真挚和专注:终止动物虐待。”——谢罗便臣

尽管黑熊救护中心提供了国际一流水准的救护条件,让这些饱受折磨的黑熊们受到了精心照顾和治疗,但是长期的禁锢和抽取胆汁已经严重损害了它们的身体健康。长眠于救护中心的黑熊墓地的130多头黑熊,最常见的死因是肝癌以及脏器衰竭。

作为救护中心解救的第一头黑熊,耳朵上挂着“S001”标签的安德鲁,如今也静静的躺在墓地里。

2000年底,首批获救黑熊来到中心,其中就包括安德鲁。这个失去了左前掌、2.2米高的“大家伙”在养熊场狭小的笼子里被禁锢了15年。医生从它的腹部取出7公分长的铁导管。切除胆囊后,它活了下来。

鼓励这个大家伙第一次走出铁笼、踏上水泥地,和从房间走到草地、真正开始自由的奔跑,都无比艰难。不过,战胜恐惧后,踏上草地的安德鲁很快成了黑熊的“领袖”,大吼一声就能化解群殴事件,还总是照顾着小一些的熊。

幸福地生活了5年多后,医生检查发现,安德鲁的腹部已经挂满了大大小小300多个肿瘤。长年抽取胆汁让它患上了严重的肝癌。2006年9月6日,安德鲁死了。医生解剖它,把7公斤重的肿瘤扯出来,从镜头里看起来,就像一张画满了鹌鹑蛋、鸡蛋、垒球、乒乓球的抹布。这副画面,在电视上停留了10秒钟之久,很多观众哭了。

面对如此令人痛心的事实,一些以活熊取胆牟利的企业仍然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根据有关方面提供的数据,目前中国的活熊取胆场近100个,用于取胆的黑熊超过10000头。2011年春节前,以活熊取胆为主营业务的福建归真堂药业寻求上市。消息在微博上传开,“如果真上市,那今年就是月熊的末日”的话语和血淋淋的“活熊插管采胆汁”的视频画面,引来了上万次的转发,一下点燃了公众的怒火。

尽管归真堂坚决宣传技术是“无管无痛引流”,但反对声和质疑声并没有减弱。在谢罗便臣的带领下,亚洲动物基金于2月14日正式发函归真堂所在的福建省证监局,提出反对归真堂药业上市的意见,并通过媒体发表声明。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每日经济新闻》迅速对此事作出报道,质疑活熊取胆企业上市,引起广泛关注。几乎同时,国内主流媒体也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南方周末》更是连续发表多篇文章对归真堂进行声讨。腾讯绿色频道与《南方周末》合作,迅速将有关文章和讨论通过互联网向更广泛的大众传播。

3月1日,亚洲动物基金再一次发表声明,强调淘汰活熊取胆业需要面临一系列的问题,相关各方的利益诉求均应得到考虑。但是,淘汰活熊取胆业的决定和决心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前提,否则,这些问题必将拖而不决,甚至会到越来越难以解决的地步。该声明迅速被腾讯网绿色频道推出,并联合全国61家动物保护机构联名支持,并再次得到诸多媒体的跟踪报道。

同时,第十一届四次全国两会上,众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针对活熊取胆及其他动物虐待问题在法规、政策层面提出了议案、建议和提案,相关微博专题讨论、视频访谈节目、电视台报道、专题片制作层出不穷。

2013年4月,归真堂药业 “中止”了上市进程。

然而,即使归真堂放弃了上市诉求,残忍罪恶的养熊业仍然时时刻刻吞噬着亚洲黑熊的生命,威胁着熊胆制品消费者的健康,上万头月熊在狭小的铁笼中饱受折磨。谢罗便臣以及亚洲动物基金的目标是彻底淘汰养熊业,埋葬这个残忍、不安全、不必要的产业。正如她在博客中为所有取胆熊写下的诗句:“请照看他们,给他们希望的承诺,告诉他们不要着急,带着月亮的图案,自由的信念牢固不破。”她期待着,终有一天,黑熊们都能获得自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我的公益故事》第8期 谢罗便臣:二十年救熊之路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