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勋卓:我的“美丽中国”

潘勋卓:我的“美丽中国”

从不可能到可能

项目刚开始的时候,一切并不那么容易。

为了找到项目支出,在香港,潘勋卓在别人的办公室里紧张地演讲,听到对方同意赞助他们,“那种高兴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他们得到了李嘉诚基金会的支持。

在寻求和各地政府、学校合作时,潘勋卓喝了不少酒。“那时候特别老实,别人来敬酒完全不会拒绝,有一杯喝一杯。”喝完他就自己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吐。但是,“在中国做事很多东西不能绕开,我们必须要生存下去。”

然而,最大的问题还在于优秀老师从哪儿找。

最初,潘勋卓觉得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不复杂,就是搭个桥梁,寻找一些缺教师的农村学校,再去寻找一个优秀的群体去进行两年的支教。

然而他周围的朋友们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告诉潘,现在的年轻人总想着快速成功,想着买车买房,潘的想法太过理想化,这使得潘勋卓自己也产生了一些疑虑。

不过,事实证明了潘的想法并非绝不可能。2009年,“美丽中国”第一次招募宣讲会在中山大学举行,一下子来了好几百人。

然后,从哈佛、耶鲁到斯坦福,再飞回北京,潘勋卓跑到美国去做宣讲,和中国高校的就业指导中心谈。当然,并不是每个高校都认可。大部分时间,他们要在网站、社区发帖传播“美丽中国”。“有时候见100个人,只有1个人能帮上忙。”

功夫不负有心人,“美丽中国” 终于在云南大理州鹤庆县打开了第一扇窗。2009年8月,“美丽中国”第一期20 名项目成员前往大理州鹤庆县。2010年8月,第二期57名中美两国项目成员拎着简单的行李从世界各地汇集到了昆明。2011年扩展到广东汕头地区。目前,已经有200多名来自中美各所高校的优秀大学生在支教。

杨潇是清华大学物理系高材生,本科毕业后直接读博士学位,他休学来云南,做了两年物理老师,用“实验教学法”让孩子们真正爱上物理。

美籍华人陈起翔,漫步走在云南的山间小路上时,会想起以前在华尔街和华盛顿工作的经历,如今才慢慢发觉自己的方向。

艾米丽·科尔是“中国教育行动”2010届项目成员,在临沧市云县幸福镇支教。她的大多数学生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于是她让自己身处世界各地的朋友们给孩子们写明信片。当第一张来自瑞士的明信片到达幸福镇邮局时,邮局的工作人员说,这是百年来他们收到的第一封来自海外的邮件。这成了小镇的一件大事。

“很多人放弃了优越的生活环境,放弃了高薪的工作职位,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去农村支教,我想不是因为有谁喜欢和蟑螂睡一张床,也不是因为谁喜欢每天洗冷水澡,更不会是因为谁想感受一下在异乡出水痘、发高烧的滋味。每一位项目老师,都有一种坚定的信念:无论出生在什么地方,每一个孩子都有权利享受优质的教育。如果教育不能够给民众提供一个改变自己的命运和生存境遇的机会,如果社会的等级和阶层通过教育也无法得到缓和调整,那么还有什么可以?”潘勋卓说。

“美丽中国”的行动也渐渐被地方政府所理解。云南省临沧市看到“美丽中国”项目是扎扎实实地在做事,特意找到潘勋卓,邀请他们去临沧开展这个项目,并承诺“愿意承担支教老师一半的工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我的公益故事》第8期 《我的公益故事》第7期 潘勋卓:我的“美丽中国”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