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连杰:公益必须透明

李连杰:公益必须透明

4月20日,四川芦山发生7级地震,壹基金成为表现最为抢眼的一家公益机构:第一时间派出多支救援队伍奔赴灾区,更让人咂舌的是,截至4月23日下午6时,壹基金为芦山灾区募集的救助资金已经过亿元。李连杰创立的壹基金为何能得到民众如此拥护?他又是如何打造出这样一支公益强队?从动作明星转投陌生的公益圈,又经历过哪些艰辛?

【第2页】缘起:大难不死萌生公益之念

【第3页】艰难:做公益比从影20年吃过的苦还多

【第4页】原则:“全裸”做公益

【第4页】直面质疑:做比说有效

李连杰:公益必须透明

缘起:大难不死萌生公益之念

“上次我虽然幸免于难,但谁也不知道下次意外什么时候来临,就像佛教中说的无常。我忽然意识到不能等到60岁退休之后再专心致志地做善事,我应该现在就从壹开始。”——李连杰

1963年,李连杰出生在北京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7岁时,他进入北京体校武术班, 成为七十年代全国武术界的常胜将军。特殊的成长环境培养了他低调、理性的处世态度,这也决定了他今后迈出的每一步。

1980年,李连杰出演电影《少林寺》,上映后轰动全球。1997年,李连杰离开香港去陌生的好莱坞从零开始发展,迅速跻身为好莱坞一线动作明星。

34岁时,星途坦荡的李连杰却开始陷入对生命的迷茫。他看到身边的很多朋友,拥有了名、利、权、情这四个能给人带来安全感的因素,却并未因此感到幸福快乐。他开始追问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他用了多时间来研究和参悟佛教,断断续续地为赈灾、筹建医院、寺庙等慷慨解囊,而这或许是他之后义无反顾投身公益事业的根本动力。

2004年12月26日,那场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让正带着家人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最近距离地接触了死亡。劫后余生,他对生命有了全新的感悟:“我忽然意识到不能等到60岁退休之后再专心致志地做善事,我应该现在就从壹开始。”

之后,李连杰花了近3年时间潜心研究:到各地考察以了解中国特殊的公益环境,咨询律师来熟悉完全不同于电影行业的游戏规则,并请了国际著名咨询机构为“壹基金”度身定做了调查报告和未来发展规划。

经过3年的准备,2007年4月,李连杰带着“壹基金,壹家人”的慈善理念,与中国红十字会合作,挂靠其门下,启动了“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

李连杰:公益必须透明

艰难:做公益比从影20年吃过的苦还多

“那点自尊和那具面皮,是被海啸撕烂的,所以做啥都是真孙子在那做。我一直期望的,是壹基金能够独立成长,不用怜悯和同情。”——李连杰

40岁之前的李连杰是骨子里很傲的年轻人,从来不求人。“你可能不喜欢我,你一定喜欢我帮你赚钱。”他在香港、在美国拍电影都是这种心态,所以他从不去领奖,也不去颁奖。

但是,当他走上公益这条路时,却立刻从“爷爷”变成了“孙子”。他到处求人,求政府、求企业界、求同行好友、求百姓。2007年,他两边的头发全白了,后来拍摄《海洋天堂》里那位辛酸的父亲时,他甚至不用染发。

2006年,在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首映式上,李连杰第一次公开说起他的“壹基金”计划,他局促地一次次感谢,一次次鞠躬,恳请现场嘉宾、媒体和观众支持慈善事业。他谦卑甚至略显失态的表现,令现场主持错愕不已,也一度被误认为是去“搅局”的。

在《投名状》剧组,李连杰不但把导演陈可辛、主演刘德华、徐静蕾等人发展成“壹基金”的义工,连每天的剧组通告中都加入“请多多支持壹基金”的字眼。这种见缝插针的宣传方式非常奏效,到剧组杀青时,即便是剧组的司机都非常清楚什么是“壹基金”。

李连杰还频频在企业家聚会上露面,不仅希望吸纳更多的商业机构捐款,他还希望他们鼓励员工参与、使慈善成为公司文化中的一部分。

除了传递公益理念、号召捐款,李连杰的壹基金还有更难的路要走。

当时,挂靠在中国红十字总会下的“壹基金”只不过是中国红十字总会下属的一个筹款计划,并不是独立的法人单位。由于在身份等方面长期面临困境,加上壹基金的模式在中国没有先例,壹基金还曾传出面临被中断的可能。于是,李连杰及其团队走上了谋求独立公募基金身份的道路。

2008年10月,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以私募基金会的形式注册成立,作为“壹基金计划”的项目执行机构,接受红十字会的年度审计。

2010年12月3日,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在深圳民政局正式注册成立,宣告了壹基金的真正独立。此后,“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及“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进行了清算注销,其项目、资金及工作人员由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承接。由此,壹基金拥有了独立从事公募活动的法律资格,可以自主开展活动,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民间NGO组织。

转型之后,李连杰主动提出壹基金“去李连杰化”,他认为这样才能实现壹基金的可持续运营。“过去谈起壹基金就会说到李连杰,说到明星效应,以后我们要拿品牌、拿项目说事。”壹基金秘书长杨鹏如此表示。

李连杰:公益必须透明

原则:“全裸”做公益

“我们必须是‘裸体的’,没有口袋的,钱没有地方放。”——李连杰

对于“壹基金”来说,筹钱委实不易,但如何把善款用好,更加考验上上下下的智慧。特别是在2011年中国公益面临各种危机之后,公众对于公益组织的清廉透明更为关注,“如果不透明,一个小瑕疵就能摧毁一个行业。”

李连杰提出了“全裸”做慈善的概念,壹基金成立之初就有两个原则:第一是遵守法律;第二是全部的员工技术性的错误可以犯,“因为没有企业是完美的”,但原则性的错误不能犯,不能贪污、腐败。

他邀请了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华永会计事务所对善款的使用进行审计,同时每一年度公布年表,向公众详细介绍壹基金的善款募集和使用情况。

也正是因为壹基金一直坚持透明度,赢得了社会认可,建立起了公信力,才得以生存下来,并转型成为公募基金会。

2008年汶川地震,壹基金接收捐款达到1.43亿,那是壹基金募款金额井喷的一年,也是其品牌树立的一年。捐款用于何处,壹基金都通过德勤等会计事务所去监管。

2013年4月20日,芦山地震,截止4月23日下午6点,壹基金接收捐款过亿。对于各方汇集的善款,李连杰承诺专款专用:“壹基金是注册在深圳的独立法人组织。目前负责运作的执行长是王石。所有善款由招商银行托管,为专用账户。任何组织、个人都不可能私自动用。理事会也会用集体的专业知识,保护善款透明、有效地运用。基金一定会尊重捐款人的整体意愿,专款专用于灾难救助和灾后重建。我本人深信,没人有胆量将这笔来自全国的善款私自挪为他用或乱用。至于善款的具体数额,壹基金将会以实际到账为准,尽快向社会公布。”

李连杰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捐款就像是捐赠者进行的某种精神消费,他们只有在认同慈善理念、对执行者信心十足的情况下才会心甘情愿的来持续购买这个产品。李连杰的理想就是要将“壹基金”经营成一个专业的公益品牌。

李连杰:公益必须透明

直面质疑:做比说有效

“社会上有质疑声是必然的,但是组建我们人类的游戏规则,看是不是超过50%的人认同,只要有那个认同就有生存空间,就要一段一段去做,不要辩论和解释什么,只要努力去做。一直做,日久见人心,你做二十年、三十年的时候,别人就慢慢会改变,比你说什么更有效。”——李连杰

李连杰进入公益圈后,虽然荣誉和光环一直围绕,但质疑声也从未间断过。只要壹基金是在成立之初的两个原则下进行运作的,李连杰并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议论乃至谩骂。

争议一、你不应该像特雷莎修女那样过着简朴的生活来做慈善吗?

李连杰:世界上的两种模式,一种是德兰修女,她用她无私的爱的奉献,去传递爱。另一个典型是比尔盖茨,他用财富、杠杆,以最大的量化去帮助这个社会。壹基金是采用了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一条道路。

争议二:壹基金与红会是否仍有牵扯?

李连杰:壹基金在诞生之初并没有自己的独立账户和公章,只能使用中国红十字会的。此后“郭美美事件”及“红会涉贪”的丑闻相继被揭发,中国红十字会的诚信度大减,民众更偏向于信任壹基金。不过近日有网友发现,壹基金英文版透露捐款最终仍是直接给红十字会处理,民众对中国红十字会的质疑和愤怒也燃烧到壹基金身上。有网友分析,国际上更认可红十字会,这样国际人士捐钱放心;而中文版网页又说自己完全独立运作,因知道国人不相信红十字会,中英文不同宣传实际就是一种投机,这样一来本身就缺乏信用。

到底壹基金与红会是否仍有联系?对此李连杰发出声明澄清:“中国的公益慈善正走向越来越透明、公正、专业、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在这条路上,中国仅仅探索了十几年。没有当年中国红十字会的支持就没有壹基金今天的独立和成长。要允许任何一个公益组织在成长过程中出现技术选择的偏颇。毕竟,红十字会在人类历史上做出过很多贡献。请大家对红十字会的工作给予支持。”壹基金也及时在微博上公布,英文版中的捐款说明是因为网页长期没有更新。4月21日,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也回应说,现在壹基金已经完全从红十字会独立出去,二者没有任何关系,壹基金下拨善款不用经过红十字会。

结语:

李连杰从功夫之王低调转身公益事业,并再次取得成功,堪称另一个传奇。光环耀眼,但也倍尝艰辛,不断领悟和推进公益之道。如他所说:“其实生命就是一个过程,到最后一天你啥也带不走,精彩的是你留下什么。”

以上文字综合 央视面对面《李连杰:激情与理性》(主持人 柴静)、燕山大讲堂《李连杰:壹基金获公募身份证 要感恩很多人》(采访:杨子云 刘倩文)、南方日报《壹基金为雅安灾区募集过亿善款》(记者:杜啸天)、公益时报《李连杰:我们必须是“裸体”的》(记者:徐辉)、搜狐网《马云对话李连杰:创业之路》、人民日报海外版《三次大难不死 李连杰筹建壹基金》、中国企业家网《李连杰与壹基金的成长史》(作者:姚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我的公益故事》 李连杰:公益功夫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