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少女坐地铁摔下站台 多处骨折称无人去搀扶

北京青年报 [微博] 肖飞2013-01-21 08:21
0

盲人少女坐地铁摔下站台 多处骨折称无人去搀扶

一盲女孩掉下站台被摔骨折盲人出行引关注记者随盲人出行体验

本月12日,23岁的盲人女孩周周在五道口地铁站掉下站台,导致胳膊及腰部骨折,她要求地铁站承担相应责任,却因她没有遵守盲人乘坐地铁的相关程序而遭拒。本报记者日前跟随多名盲人市民出行,体验了一次城市中盲人市民出门的诸多不便。盲人出行遭冷遇,拷问的是城市交通服务细节。

事件

胳膊和腰骨折

没人下来扶我

“我掉下站台,疼得说不出话,他们却只站在上面让我自己站起来,没人下来扶我,也拒绝承担责任。”本月12日,一位23岁的盲人女孩周周(化名)在地铁五道口站不慎掉下站台,导致胳膊及腰部骨折。地铁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周周没有按照流程寻求帮助,所以不承担责任。日前,周周向海淀区法律援助中心提出申请,要求地铁相关部门承担相应责任并道歉。

独自乘地铁掉下站台

先天失明的周周今年23岁。她告诉记者,1月12日10点,她乘坐地铁由蒲黄榆去五道口和朋友会面,在下车时,便向人询问站台出口怎么走。“当时我听见有人向我走来,就向他询问出口怎么走,也许是我不小心,突然就掉下去了。”

据周周说,掉下去后疼得一时喊不出来,只听见站台上的人说:“人哪儿去了?”此时周周终于喊“我在这儿”,才被地铁工作人员发现。“当时他们都在站台边上,不停地说让我站起来,可是我疼得哪还站得起来?使了半天劲儿,终于站起来后,他们才把我拉上去。”没人下去帮助她,这让周周有点心酸,“他们把我带到了休息室,并让我和家人联系,而我又不想给人家添麻烦,就独自走了。”

要求地铁公司赔偿被拒

“下午我就发现自己左胳膊和腰都肿了,我朋友就陪我去了医院。”医院的诊断结果是:左肘部桡骨小头骨折,腰四椎体前缘骨折。打完石膏后,下午5点左右,周周又去了趟五道口。“地铁站的人说上午值班的张站长已经换班了,让我第二天下午5点再来。”第二天下午,周周找到张站长后,张站长拒绝了她关于地铁方面承担相应责任的要求。

日前记者采访了张站长,他表示周周的做法不符合残疾人乘坐地铁的流程,盲人乘坐地铁前,可以拨打相关电话或者寻求工作人员帮助。目前他已将此事报告给公司,其余的问题则拒绝回应。记者在五道口地铁站内看到,站台墙上悬挂的乘车须知中规定:盲人或智障人士在没有陪同情况下乘坐地铁应与工作人员取得联系……

已向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援助

在妈妈的陪同下,周周向海淀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了法律援助,“昨天刚提交了申请表,他们说一周之内会有律师与我联系。”周周笑称,“我本来是去方庄法律援助中心,人家却说不归他们管,我才去的海淀。”

体验

盲人出行遭冷遇

拷问服务细节

为体验盲人市民出行不便,记者日前随同几位盲人出行。切实感受到现代城市生活中,虽然已经有了很多助残设施,但是在很多细节上,还是存在诸多不便。

地铁

购票有人管 登车无人帮助

孙淑琴女士今年59岁,半盲,能看到超近距离的事物。金家植先生,今年69岁,5岁起成为全盲。昨天下午,记者跟随两位老人走进了离家最近的雍和宫地铁站。孙女士说,盲人能够免费乘坐地铁,进站前要找工作人员登记拿一张单程票。

昨天下午两位老人过安检后就询问,哪里可以换票。工作人员将其带到售票处,并登记了残疾证上的信息后,给了两张单程票。老人介绍说:“有些入口不能登记,非得让你折腾到另外一个入口去办理,就我们这腿脚得走十多分钟才能绕过去。”几分钟后老人登上了地铁2号线去往东直门方向的列车,车厢内也没有其他人给两位老人让座。金先生说都习惯了,从不指望别人。

公交

有的线路没广播无人帮助错过车

住在法华南里的盲人史先生,要坐公交去参加合唱队排练。史先生平时乘坐6路或者985路,他一边用手杖探路一边询问方向,并最终找到了站台。走到站台就有一辆公交进站,听到车上的外放广播,史先生知道这并不是他要乘坐的车。但之后到站的四辆公交车并没有外放广播,史先生只能向旁边等车的市民询问。其间,只有一辆公交车的售票员发现史先生后,特地告诉他这是几路车。

史先生表示,现在好多公交都没有外放广播,车来了只能询问等车的人,如果没有其他等车人,车又不报线路名,那就只能错过了。

出租车

有人陪同才肯拉 司机怕意外担责

记者陪同孙淑琴、金家植两位老人在路边招手打车。孙女士靠着微弱的视力注意着来往的车辆。“我们平常几乎都不打车,肯定没人愿意拉。”和孙女士预料的一样,两位老人等了15分钟也没有一辆出租车停下来。随后记者站到两位老人身边才有车停下来。

司机王师傅说,看到有正常人陪同,司机才拉这个活。“我们并不是怕盲人不认路,是害怕盲人下车后磕了碰了,说不清谁的责任。”王师傅称以前出现过这类事件,所以很谨慎。记者随后询问了几位出租车司机,他们表示如果盲人打车肯定不拉,有陪同的人也要考虑考虑。

对话

“我看不到地铁站里贴的流程”

记者事后采访了还在家养伤的周周,询问了当时现场的情况。

记者:当时你是怎么说的?

周周:我向站长讲明了当时的情况和我的伤势,我还打着石膏,也给他看了病历。

记者:站长的回应是什么?

周周:他说我当时没有拿盲杖,也没有通知工作人员,所以不符合流程,地铁运营公司不承担责任。可是我拿了盲杖,可以调出监控录像来看,但是他们说没法查看录像,需要总部批准。

记者:应该是什么样的流程?

周周:他告诉我,残疾人坐地铁应该先寻求地铁人员的帮助。我说我不知道有这个流程,他说流程就贴在地铁站里,到处都是。这太可笑了,我是盲人啊!

记者:那站长怎么回答的?

周周:他后来又说,我当时也没有表示要去医院,就直接走了,再回来找他们已经是下午了,因此不能确定是因为掉下站台才摔成这样的,所以他说责任不在他们。

文/本报记者孔德婧刘光博匡小颖

实习记者肖飞

(北京青年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残疾人权益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