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公益第十期 新经济形势下的基金会筹资

腾讯公益 [微博] 2012-12-06 16:24
0

涂猛:我和吴冲对形势的判断比较一致,中国的经济回暖,包括周期性、结构性,都有问题。可能最要解决的是政府和市场关系问题,在这当中怎么弱化政府的经济职能,强化它的社会服务和社会保障职能?此话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非常困难。所以我认为这个过程比较长。早上看电视,克强副总理正在开会,他讲很难能回到过去两位数的增长,7%、8%也很好了,而要做到7%、8%需要改革。在这个大背景下,不知道我们处在冬天还是春天,但我认为NGO处在困难时期,去年困难,因为遭受问责风暴;今年又经济下行、社会公民慈善的供给可能会萎缩。在这种情况下,参加这个会我非常高兴。

有两方面要努力,要改善我们的环境,我有三个建议,这三个事其实大家都能做,参会有600人能否形成比较一致的声音?外部环境我认为第一要推动政府的政府作为。今年能够变多少?去年统计数据有700亿,基金会拿到的钱是300多亿,今年说能有1/3,也就是100亿。所以要推动政府。第二税收。第三10%,我们要跟政府讨论,这10%是行政制定的一个比例,这个比例能不能市场形成?这三方面做到,对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有很大好处。这是外部环境。

内部这一块我个人有判断,池上清泉肆水流,一定会上心,公益慈善事业要配置有有效项目的地方。这需要做很多思考。具体就不展开了。

刘小钢:我学习到很多,作为企业家为主的基金会,我想我们要做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平常心接受目前这样的经济形势。我自己感觉这个形势有点挑战反而给了我们一些机会,这个机会在于我们内部怎样将自己的能力提升。现在很多机构都存在着内部能力不足的问题,如果我们内部能力不足,会让我们没有筹资的空间。就我们现在的SEE来讲,今年能够把我们现在用的钱做好,项目做得更扎实,能孕育出更多的民间环保组织,然后更多的环保组织有能力促进基金会间合作的环境,这是SEE基金会近年来一个重要工作。所以我想不管是挑战还是机遇,对于基金会和民间组织总是一件好事,总是能往前走。谢谢!

何道峰:我首先是农民出身,学习点经济学,半个企业、半个公益,所以应该说一点超越自己的事。

先说一点超越扶贫基金会的事。几位对当前经济形势有自己的判断,对于经济形势肯定是一个不好的判断,今年不好,明年也不会太好,后年能不能好取决于新一届常委尤其是习总书记和克强总理怎么整顿,因为未来不是一个固定曲线,未来取决于今天的选择,今天的选择导致未来的曲线是往上面走、往下面走还是往平的方向走,所以未来是一个扇面。爱因斯坦后,物理学家、哲学家研究的成果是未来绝对不可能是直线,所以不要用昨天推断明天。

为什么说它今年不好,明年不好?这是因为过去的选择造成今年的不好,这个结果必须承受。为什么过去的选择造成今天的结果?这是因为2008年我国四万亿量化宽松政策的钱大多数流进国营企业,使得你看现在的国企非常有钱,这是一个主体。四万亿是两万亿的美金在外的外汇储备,向国外大举投资也是国企借来的,国企的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无限地多过,多得太多了。所以这几年发生了大手笔的投资。全中国大手笔的投资有多少?我相信你们感觉到了,那种旷世空前的建筑、旷世空前的项目,旷世空前的荣耀覆盖着我们民族和国家,让每个人感到心里觉得中华民族引领着世界日子终于到来了!这是一个前奏。

第二,最近几年来一直把中国房价、地基拼命涨的脏水都泼在开发商身上,觉得开发商的良心坏了,你们还记得吗?“流着道德的血液。”道德有问题了。因为他们的道德坏了,因此造成中国高房价,在座很多同志买不起房子的问题应该找王石和任志强。但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房价的真正推手是地价。每次房价上涨后就曝出很多城市拍卖地的镜头,每次出现“地王”,每次地价都面临着楼面地价(一平米楼建成为的房子,摊在土地的价格叫楼面地价)每一次的楼面地价都超过了上次的房价,就逐了下一次房价的地。开发商买了地,还没盖房子,楼面地价已经等于上一次的房价了,往上盖房还要好几年的利息,交无穷无尽的税,房价能不上升吗?房价上来时就开始摊地了,这次的地价又超过上面的房价,所以这个房价一直涨。30年改革开放后从来没处理,后来“限购”,你想买就是不让你买,这很有意思。比如一个冰箱,冰箱冷冻食物对你身体不健康,可你想买就是不让你买,这活本来就不是政府干的,但现在被迫不得不得干,因为一放开就猖獗,所有人只要买到房就得涨价。2002—2007年买房的人成为今天社会中产阶级的基本,因为他赚了钱。2002—2007年傻捂着口袋等着房价涨,成了中国地地道道的穷人,你那个钱还是钱吗?存了那么多钱傻了。出现这个局面后,国家不得不限购。

这个问题的背后在于每一个市长和地方政府官员发现原来经营土地是获取收入的一个好办法。什么办法?把土地从农民手里弄走叫征地,征地是我想买,无论如何你都要卖给我。征起来用有两种:一种是搞开发区,开发区就是变身,变身就是挂牌,这样就上去了。所以全中国县级以上可以统计的土地财政收入有6万亿,乡底下没有统计,说不清楚。整个财政是9万亿,土地财政占了6万亿,这是多大的驱动?几万个主体,省、地、县、乡都学会经营土地时,那种刚刚从梦中醒来的力量无比巨大,因此银行把贷款通通贷给了这些主体,由此也使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迅速的从二、三万亿增长到十五、六万亿。所以这两年再也不说“政府债务水平很低”这样的话了。债务水平上来后,地方政府现在变成中国最大的经营性企业。我们就要问:政府是做经营的还是维护社会秩序的?一个维护社会秩序的裁判今天做在桌子上吃饭大谈我如何经营县市,怎么赚了无数的钱。我经常到地方去,地方官员说你那是小儿科,我一搞就赚几十亿、上百亿。这种“豪情壮志”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但试想:如此多的政府都在做经营时,你想想所有地方政府的国营企业全面回到金融性领域,上一个政府搞改革,国营企业退出的通通回到这个领域,看看今天的国营企业回到的什么样的领域?这么一来,中国创造80%的民营企业完全的完蛋了:融不到钱;美国佬天天搞外汇,人民币升值;劳动法出来,不能随便开除工人,固定期限合同制。因此民营企业日子极度难过,三重挤压,贷不到钱,因此小贷公司空前发展,一个用作扶贫的小贷款公司是一个概念,在中国变成了平均贷款规模几百万、上千万的一个贷款体制,贷款利率从四分起谈。各位,什么样的生意能赚40%去还款?我没想出来,没干过这种事。因此在这样的形势下,小贷公司在事实上折射出中国整个民营企业融资极具困难,于是就业萎缩,就业萎缩消费自然就不行,花钱谨慎。中央政府这几年做的最大好处是福利,把保险覆盖到农村。但由于这样一种形势,去年、今年、明年所有的人买东西依然很谨慎,一谨慎内需就不行了,内需不行企业就惨了,因此2200多家上市公司亏损面达到了30%、40%。在这个亏损里,国营企业亏损占80%,民营企业占20%。这些数字很有意思,太复杂就不解读了。

这样的形势下来,目前中国经济处在很重要的十字路口,未来扇面是往这头走还是往那头走?坦率地说,像我们这样的山野草民无以做出判断,但相信中央肯定是下决心的,习近平同志讲“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话说得很好,所以我期待着我们政府会对这些问题做出解决。但不管怎么解决,过去的选择形成今天的状态需要时间消化,因此今年、明年不要想募集资金能上涨,这种可能性不大。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观点:经济形势对我们来说是匀均的,这个匀均是我们过去在历史选择过程中有些问题。未来取决于今天怎么做选择,但在座干不了这活,我们祈福中华民族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会一路走好!

我完全赞同几位的观点,尤其赞同窦瑞刚的观点,中国现在所有的基金会、所有的组织如果用标准来看肯定非法,但我还是套用“它不是经典的脚,但它可是现实的脚”,每个基金会都是一幅现实的脚,我们生长在这片土地,没有权利去选择我们的父亲和母亲,也没法选择我们出色的长相,但我们可以选择从今天开始好好活。在这种前提下怎么办?活下来是硬道理,发展自己和存活自己,存活放在第一位,发展放在第二位。如果我们都活不到明天,像江姐似的,人家在天安门城楼剪彩,你在含着眼泪绣红旗,做烈士。我想每个新成立的千百家非公募基金会肯定不会想做烈士,也不需要含着眼泪绣红旗,我们需要活下去,活到精彩的那一天,这是其一。

其二,不能简单的活。如果简单的活,活到那时候也跟你没关系了,你别以为活到那天就可以登上天安门城楼了,两回事。所以跟你有关的事就是在“活”里面练内功,刚才杨鹏讲王石,王石是企业家进入这个行当,就是精彩。根本问题在于把你内部的事情管好,哪怕有一个人、两个人,带三个人,就像带千军万马的带法一样,一样的管法,如果你有这种管法,一定能赢。不要因为带的人少,就特随意,特不想定规则,特不想把自己厘清楚再做,特不想把问题调查明白再做。苦练内功就是要发现中国公允里到底是大陆的哪些地方。什么地方是我们能从那儿筹到钱的地方,什么地方是能够把人心聚拢起来的小荷尖尖角,这个要练。这个内容一个可以练,两个可以练,三个也不要嫌少,没关系的。我开设领导扶贫基金也是从8个人开始的,现在别听它很大,那时候就七、八个人,我不嫌少,因为搞那么多人干什么?当你的能力不能支撑你这个东西时,有那种豪情壮志是没用的。

第三,要有灵活的应变。观察市场,盯住每一个机会,如果发现机会就冲过去。扶贫基金会这几年很难过,为什么?郭美美事件以前,我们的捐款基本冲到了6亿。郭美美事件后,一下掉到2亿。所以去年是2.5亿,今年我们定了2.5亿的目标,不敢多定,在捐款这块姑且能有2.8亿,再好一点是3亿。但捐款碰到冲击后,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做,扶贫基金会很特殊,因为还有一个小额信贷。我们的小额信贷只贷给穷人,平均贷款8000元钱左右。既然都不行,捐款很难,借款总是容易一点,于是以借款发展那一点东西,这几年又长足的发展,捐款少一点,把那个做大一点。所以我们去年在前年5亿的基础上冲到了10亿,服务的农户从5万冲到了10万。今年继续从10万再冲到15万。今年帮助到十三、四万人的样子,我心中的目标是要把小额信贷做到帮助100万农户。当然很多人说“你那合法吗?”我只讲是否合理,是否合法再说。只要它合理就合法,不合法那是法律不对。说到底,改革就是违法的过程,因为法律的建立永远滞后于这种改革,我们今天很多改革其实都是违宪的,包括政府很多行为。但为什么还要往前走?因为宪法天天修,改革要天天搞,所以过一段修一段,肯定滞后,这个滞后的过程就是违规的。只要你做的事情是规矩的,第一别往那边兜里装钱,所有装的每一份给员工的钱都是清清爽爽的;第二,永远不干比如小额信贷,我们永远不干洗出的事,因为一旦出事就乱了,被抓住还有可能被毙了,比如非法投资。银行借款没问题,说是给开发行借的款。开发行想惠民,让老百姓好,找银行不可能放贷8000元钱。但中国机构能放贷,即中国扶贫基金会小额信贷,并坚持了17年,就只是给最穷的农民放的贷款,当然贷款规模不超过一万。随着时间的推移再逐步增加,找我很高兴,还得请我吃饭,我帮他圆梦了,也帮人民银行圆梦了。天下的事、所有的事都是无关无辜,无所谓形式,只要你的心是向善的,只要你心里发愿充满着光明,只要你发大心发光明愿,又按照拟定的规则往前走,你怕它干什么?如果有人把你抓了,成就了成全了你的名声。

今天的非公募基金会,每一个都难过,你难过是应该的,要知道你的难过定是有另外一股力量、超越人世的力量要考验你,因为没有这种难过,无法能够成就你内心对世界丰满、多彩的认识。所以接受这种考验吧,难受的经济形势也没关系,非公募基金会一定能够迎接这个挑战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王振耀听众:
    在芝加哥大学看大学生的自习室,惊叹!这里确实把最好的学习条件给予了本科生,自习室还有不少沙发以供学生讨论。当然,学生的学习是够累的,晚上一点多休息是相当正常的,作业也是很重,要求学生读很多书并要写作文。
    2012-12-06 00:57:57
  • 杨鹏听众:
    今天下午14:00到晚21:00,腾讯网九周年-2012年度思享沙龙,周其仁、袁伟时、秦晖、许小年等学者百人到场演讲对话。周其仁说,未来经济发展要靠改革红利。秦晖说通过限权求自由,通过追责求福利。袁伟时批评国教派(返回儒家治国),许小年批评政府微观干预-----邵夷贝唱好听的歌,会很精彩!马化腾(@pony)
    2012-11-27 21:48:37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