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公益第十期 新经济形势下的基金会筹资

腾讯公益 [微博] 2012-12-06 16:24
0

最公益第十期 新经济形势下的基金会筹资

讲堂现场座无虚席

刘小钢:我来自于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也就是大家比较熟悉了解的SEE基金会,我一直认为这个基金会很难去界定它是公募还是非公募,我们现在固定的捐款人200多个,我觉得属于半公募基金会。

我们曾经有一个规划是2011年做的,在这里纠正一下我们没有说3年之内筹5亿,说的是5年之内对于环保的行业发展要投入不少于5亿的资金去推动。但不管怎么样,这是我们的目标。去年换届陈东升先生是我们基金会的理事,他要去竞选理事就承诺两年要筹五千万,到今年我们的目标只完成一部分,11月2日我们做了一个中国企业家公益之夜,筹了1300万。半年之前做这个活动时所有企业家心里都是没底的,我相信这些企业家本身对公益事业很有热情,很愿意投入,但因为今年整个经济形势不好,到底能筹到多少钱大家心里也不知道。年初我们做计划时是2500万,事实上我们后来降低了目标,最终的结果1300万,自己也觉得比较满意,包括我们200多个会员每年固定向基金会捐款十万,筹到3000多万,比我们自己制定的目标有距离,但总的来讲经过大家努力还是很不错的。在今年筹款的筹款会因为大家比较紧张,所以没有做SEE内部小的公益筹款,而是扩大成中国企业家公益之夜,300多个企业家一起做这样一场活动,目的是希望能够将环保上的重要挑战摆在企业家面前,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家(包括非SEE会员)能够出来支持,结果是这1300万还是SEE会员捐的,整个经济不太好,对整个公益也有影响。

主持人:她说到挑战,这是企业家的内功,李连杰先生前段时间告诉我“要注意这个性质,今年的一百万可能比去年的几百万还要难,今年的一百万是切实的,去年的一百万可能比今年的一百万含金量要少一些。”所以经济形势要考虑。魏久明做的是公募基金会,请魏久明谈一下。

魏久明:基金会成立时间是2009年,目前募集到的资金是二亿三千万,我讲的所有数字在网上都能查到。第一年募了五千万,第二年募了八千万,今年可能达到了一亿,(公募基金会今年比去年好)。

我以数字进行说明,目前收到了8000多万,有655次企业捐助,一共捐了4300多万,个人捐款是45869元,一共捐了将近3900多万。企业捐款是54%,个人捐款是46%。平均企业捐助4万左右,个人捐款平均捐款150块左右。这些捐了10次以上占了18%,这是个人。企业捐款捐4次以上占12%,这是我们的机制,基本是企业捐款。捐款的方法大概是一样的。我们把捐款和募款相结合,以救助为主,比如我们去年筹款为了打拐的孩子,给他生活补助5万,给他学校补助3万,给他医疗补助2万,这三个数字请企业家捐款。救助过程中把目标交给社会企业。

第一年给了120万,有120万元钱救了1000多个孩子,其中有一百多个孩子死亡没救回来。第二年用了350万,第一年全部是我们出钱,第二年是一比一,就是我们拿了一元钱出去,回来一元钱,今年我们是拿一千万出去资助这些孩子,目前为止一分钱没有出,已经有了800多万。我们以救助来募集资金,说明这个项目需要资助,自然会有人来捐款。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方法。

第二个方法,叫号召。社会上有很多人不愿意搞救助,你来救助,我和你合作,不是说你把钱给我去救助。比如西部救助基金,有一个老板捐5万,我就和他谈给西部孩子救助,“你来做主任,我配专职人员帮你一起做。”,对方也很乐意。当时在人民大会堂做了成立大会,顾秀莲给他发奖状,现在他这样和我说,如果能募到钱就直接救助孩子,募不到钱就企业出资,保证每年500万。现在这个专项基金已经募了1500万。这就是合作,我们基金会一个专职人员也没出,全是社会上合作。(主持人:请注意,是合作募资。)

第三个方法是虔诚的为捐赠者、被捐赠者服务,通过这种方式来募集资金,凡是捐款的人,上网当天就显示捐了多少钱,5天之内写感谢信和发票。捐一元钱的也寄,邮寄费、发票要2元钱,财政部给这个发票要3元钱,他捐一元钱,我们要出5元钱成本,当然这不算很多,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就是要虔诚的为捐赠者服务,他们是我们的上帝,衷心感谢他为社会所做的贡献。同时把这个钱用到被救助者身上。另外,向被救助者报告,网上所有捐款都有指向性,捐给张三、李四,捐款后,他使用我们的救助管理,一般都不需要做广告,我们以服务取得社会的公信力和信任。

第四,金融的方法,通过公益金融来取得收入。我们刚成立两年九个月,这方面我们比较谨慎,所有钱都在银行里,一般来说,银行的钱保证在8000万以上,根据这些钱产生利息。所以明年就要组织一个班子搞资本运作,这个钱能够有更多的收入,我们基金运行快三年了,慢慢有多人愿意到我们这里来搞资本运作。

我们经营这么多,今年是不是也有困难了?有,因为我们做的工作还很不够,但不断改进,公信力在不断地增强,我们所要募集的资金,第一年五千万,第二年八千万,今年九月已经达到八千万,估计今年能达到一亿左右,我们基金成立时是18人,到现在还是18人。

主持人:这是公募基金,下面请有活力的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吴冲。

吴冲:上海民管局局长老批评我们,说我们哪是基金会,就一NGO,我说是,我们不太一样,我们非常像NGO,我们所有项目都自己进行操作,我们自称为树根NGO,比草根粗一点。今年我们募款计划是四千五百万,同比去年有40%的增长。大家觉得挺高的,其实不是,去年有90%的增长,今年降低了一半,今年我估计是在4600万,超出2%。

主持人:还在超,不容易。

吴冲:今年压力非常大,我自己能够明显感觉到经济的虚脱,通常我们历史上的筹款预算跟最后结果之间的差额会超过30%,我们募款一般做的很保守,今年只超2%,很不容易。另外,真爱梦想从成立到现在的筹款加起来将近一个亿,今年筹到的将近一半。

今天台上坐的各位,包括还没有到的杨鹏秘书长,青基会、腾讯基金会、都是真爱梦想的捐款人,我们捐款的除了企业就是基金会。唯一的一点是我没把他们三位看做上帝,我的顾客是我服务的对象,更多的把捐款人看做投资者。昨天有一个论坛,万通基金会李劲讲了一段我很认同的话,他说做为机构投资者的基金会管理的就是有价值观的钱。我相信这三位也是认同我的价值观以及我们做事的方式,才把钱投资到我这里。谢谢!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王振耀听众:
    在芝加哥大学看大学生的自习室,惊叹!这里确实把最好的学习条件给予了本科生,自习室还有不少沙发以供学生讨论。当然,学生的学习是够累的,晚上一点多休息是相当正常的,作业也是很重,要求学生读很多书并要写作文。
    2012-12-06 00:57:57
  • 杨鹏听众:
    今天下午14:00到晚21:00,腾讯网九周年-2012年度思享沙龙,周其仁、袁伟时、秦晖、许小年等学者百人到场演讲对话。周其仁说,未来经济发展要靠改革红利。秦晖说通过限权求自由,通过追责求福利。袁伟时批评国教派(返回儒家治国),许小年批评政府微观干预-----邵夷贝唱好听的歌,会很精彩!马化腾(@pony)
    2012-11-27 21:48:37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