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最公益 > 最公益第九期 > 正文

最公益第九期 云南地震灾区志愿者见闻

2012年10月22日19:39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九期 云南地震灾区志愿者见闻

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负责人张炳钩

网友1:三位好!我是《公益时报》的记者,我想提问河原先生,之前认识您是看到您在武汉有一辆自行车被丢掉,经过武汉公安的努力查找最终把你的自行找到,最后武汉公安附赠了你一辆比较好的自行车,自行车在武汉失而复得的过程中,对你今后做公益的路上有什么其它影响或者帮助?谢谢。

河原启一郎:大家说到上次和这次的经验有什么联系,其实没什么联系,那些受灾的居民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我都不会考虑,因为他们在那里是受灾的灾民他们只是需要帮助的人,所以也和我丢自行车事件没有关系。您说警察曾给我赠送一辆新的自行车,这个事情是没有的,陪伴了我很久的自行车,我很喜欢,从来没有想过一辆新车,一直想把自己的自行车找回来,所以找了很多朋友,当时没有专门找警察,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是普通市民帮我找到的,谢谢!

网友2:我是中科院的学生,今天听到这样的讲座收获很大,首先我对各位所做的志愿者服务表示敬佩,你们是非常可爱的人。我想问河原君一个问题,您现在已经踏上了环球旅行,帮助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是什么促使你去做这样的工作,一般人会按部就班的学习、工作、成家立业,你的源动力从哪里来?谢谢!

河原启一郎:为什么现在会做环球旅行包括之前在大学时代学会计,为什么后来成为护士,这个讲起来的理由很多,但主要是因为之前看了太多悲伤的事情包括后来做志愿者、义工看到的事情,使我走到了今天。一开始在东南亚旅行看到需要医疗救助的人,就找到了自己的梦想,当然我也会想如果回到日本建一个房子、结婚生子的生活也很幸福,可如今有很多值得我做的事,多做一点会更好,所以一直走到现在。

主持人:谢谢,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问给郝南和蒋老师,第一个问题给郝南,作为一个志愿者在救援过程中面临的最大困境和困难有哪些。第二个问题给蒋老师,在志愿者分享过程中提到了民间救援跟政府合作的关系,蒋老师能否从民间救援发展历程讲一下?发展历程中面临着哪些困境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样的?

郝南:谢谢主持人的提问,关于现在志愿者遇到了什么问题,我觉得志愿者遇到的困难分成两方面:第一个方面有几个不同的解答。一是做救灾的志愿者或者关注灾害的人太少,而且都集中于前线,可到前线做什么,后续东西了解的人太少。中国是世界上受灾害损失最大的国家之一,最基本的是作为国民不了解。以中国现在每年受到的灾害经济损失来讲,以现在民间力量的回应远远不够,今年5月份到现在所有救灾人不停地奔忙,而且忙不过来,救灾志愿者面临的困难可能也是一个民间的困境,即关注救灾的人、救灾的力量太少,和我们面临需求与挑战相比太少。

另外作为救灾的人不知道不了解,不知道灾害发生时做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做,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这种帮助你了解的信息渠道,不知道怎么去了解这些信息,这是一件比较严重的事情,现在为止是一个摆在当口的严重问题。日本想当志愿者时可以找到相应的组织,求助于政府时政府会告诉他们,他们到灾区去都是通过组织、政府的安排到灾区,按照指令按照分配给他们的任务以此行动。我们的志愿者盲目扑到灾区,也许带来的不是帮助而是麻烦。灾区需要有专业背景的志愿者,也需要从事一般性工作,比如到灾民家里清淤泥,帮助推倒房屋重新建房屋,帮助搬一些物资,这些志愿者大量需要,但两者之间匹配不上。

还有是现在对志愿者存在着误区,有误解,包括我身边的人说做这个事没有意义,是浪费纳税人的金钱。我不知道民间救灾从什么时候起成了浪费纳税人资源的事情,我们在社会上募资,是为了弥补政府存在的死角,政府很强大,但无论怎么强大都有政府所存在的死角,这需要民间去回应需求,回应政府所做不到、来不及做的事,这些事并不是浪费大家的资源,因为有很多人等着我们去救助,我们不能因为政府救助了95%的人,那5%的人就不管了。我们在募款时,比如岷县包括这次的云南彝良地震都有过在网上募款的经历,募款额度并不高,一个项目最高不会超过10万,岷县募集的目标是4万,但这小小目标用尽了所有办法,仍然只募集到一万多,遇到了大量的质疑,质疑有两方面:一是政府的事政府管,民间不应该管;二是凭什么相信你,我们特别需要监督,不仅需要捐赠物资,而且需要这种真正的监督,使我们每一步行动者受到客观监督,只有监督才能使我们一步步把工作做好,因为这个事情并不是大家所想:把东西捐了就能到灾民手里,中间有复杂的过程,只有在有监督的情况下才能让公众怎么样做这项工作,这项工作的复杂需要细节才能做好。我们不太需要的是质疑,我们经常面临一些没有来由的、无端的质疑,我们对这些质疑不知道怎么回应,劈头盖脸的说法是“我们不会捐钱,捐了最后到郭美美钱包里。”做任何公益行动都会遇到大量质疑,但很多质疑我并不认为是对救灾正向的一种质疑。我现在越来越感觉从社会募集资源越来越困难,找人困难,找物资困难,没有人愿意捐钱,捐钱的渠道有限,很多渠道不合法,我们想办法变成合法渠道,争取公募基金会的支持,或者以不违法的方式去做等很麻烦,但就算这样也要坚持下去,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并且希望有更多的人认识到现在这种不平衡的现状,加入到队伍中改变这种现状,我相信总有一天大家会重新理性的认识救灾事情,能够一起将救灾的事情做好!

蒋怡李:我觉得郝南已经把我需要说的很多问题说了,我只负责救援队这一部分工作,我们做的也是特殊的事情,即在一些有专业能力的志愿人员中做一些不管是以往政府做的工作或是民间做的工作,就我个人来说不想界定中间的界限,我认为界定这些界限是搞理论的人做的事,搞实事的人去说没什么意义。就民间救援力量和政府的关系而言,政府的力量很强大,所以能解决95%的问题,甚至99%的问题,但对于每一个个体人来说,家庭、生命、亲人或者所有未来发展的机遇是他的全部,我们作为一个有爱心的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任何一个地方的人,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尽量挽回或者弥补这些损失,我们让他能够做得更好。目标是这个事情,并不关心他占了多少比例,最重要的是去做。从结构的角度讲,民间救援是政府相关工作的补充,我们做一些拾遗补缺的工作。我现在的工作是努力支持让救援队有所发展,让他们起到更多更有效的作用。

网友3:我追加一个问题给郝先生,您提到募集物资的事情,募集物资的困难和问题,包括在彝良灾区做募资募捐的活动,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郝南:建立工作站初衷的是希望能够在三个月时间内持续一段时间,但三个月时间并不是紧急阶段,需要民间做的工作更多在后方,分成几个阶段,这个事情从学术上讲是灾害管理,但作为外地的组织过去在本地建立工作站,目的是使外面的社会资源得到更好的集中与利用,把信息传递到后方,但这作用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所以另外一个作用是扶持当地的志愿组织,在以后一年、两年以上的重建时间里长期支持,我们将工作站建立后,慢慢让当地志愿者接受,发挥长期的作用。

目前来讲工作站有几个功能,一个是提供灾区需求,现在需要过冬的物资、棉衣、棉被,当地没法用电,2块钱一度,用不起,他们需要棉衣和棉被,孩子们需要手套、围巾,而且学校御寒效果不是很好,板房学校很冷。可能还需要一些彩条布,加强他所住地方的饱暖措施,使粮食有堆放地。另外加强对重点地方的关注,因为当地一些孩子受灾严重,影响上学,有能力上高中、大学的同学需要助学。当地也有空心化的现象,年轻人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很多老人在灾后需要照顾,也有一些医疗情况都是具体需求。下一步工作站会和其它工作组织展开针对个体的调研工作,外界把物资交给我们,我们把物资有指向性的交给那些还需要的人,这是我们现在的工作。现在在灾区做这种事情的团队只剩下我们,所以大家若想关注灾区情况可以关注我的微博,如果想捐物资和我们取得联系。

主持人:谢谢,再次感谢大家这么晚的陪伴,今天讲了很多志愿者的故事,郝南也讲到比如很多信息不对称等问题,在志愿者过程中大家多一份交流、多一份承担,少一份质疑,多促进这样的好事,也期待大家共同关注志愿者,成为志愿者,为救灾救援工作出一份力,再次感谢大家关注燕山大讲堂!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河原启一郎听众:
    这是一个写给她的故事。她,Cheese。既是我的女友,又是我一路上可爱的同伴。我们相遇在杭州,从这个美丽的城市开始了我们的单车旅程。Cheese喜欢吃水果,总是坐在我的肩膀上与我分享。我也常常带着Cheese一起做义工,爷爷奶奶都很喜欢活泼伶俐的她。然而,突如而来的不幸,缺降临在了我们之间(续)。
    2012-10-22 18:23:48
  • 郝南听众:
    关注云南彝良灾情的朋友,可以来看看我们的救灾简报http://url.cn/78jSqQ ,记录了从9.7地震发生起灾区的点点滴滴,和民间力量为救灾作出的各种努力~救灾路上,有你,有我。因为灾害随时可能发生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边。
    2012-10-15 02:16:23

相关专题:

最公益第九期 云南地震灾区志愿者见闻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