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正文

最公益第八期 “有偿公益”模式的是与非

2012年09月28日20:4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八期 “有偿公益”模式的是与非

麦可思教育咨询专家王可

主持人:下面是提问环节,现场提问进行交流。

网友1:我是学外语的,这方面就讲一些外行话,听四位嘉宾所讲很有启发。我觉得“有偿公益”的提法不好,公益就是公益,不能讲有偿还是无偿。如果是有偿,好像在做商业活动、做买卖,做什么事有报酬。而“社工”,我觉得提“义工”比较好,既然是社会工作者,当然需要有开支,是拿工资的,如果讲义工会比较好一些。

我觉得公益机构更多强调的是一种贡献,过去有一种理想主义,什么都是大公无私、毫不利己,这可能太过了。现在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变了一种情况,变成一种大家不信任,特别是公益机构,觉得这样给别人干活是否应该有报酬,施乐会公开鼓励募集到资金后拿到15%的奖励不合适,老百姓接受不了。我觉得公益机构不要讲成本,可以讲开支或者费用,这样老百姓可能会接受。讲有偿报酬,明明是干好事,怎么还要有报酬?15%算是暴利,在国际行业有7%、8%就很不错了,所以15%太高,而且我觉得在提法上不要提有偿、成本、社工,这样的提法容易往那个地方去想,既然是公益事业,更多是一种奉献,机构工作者更多的是一个奉献者,谢谢!

顾晓今:关于社工,社工是一个专业性的职业,现在经常会把社工、义工、志愿者混淆起来,社工的确不是志愿者,也不是去做好人好事,经常说学雷锋、做好人好事,把社工比作义工。社工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理论系统、工作的技巧、手法。现在一直在提社会管理创新,特别需要社工到一线服务。我们在这儿一直说筹资,其实最需要的是这个筹资到的钱怎么花到真正有效的实际项目中,而这个项目的实施服务,无论是老人问题、残疾人问题、权益问题等都特别需要专业社工去做工作。现在每年高校有上万的社工毕业后改行流失了,非常可惜。施乐会把这样去募款的人员称之为社工不合适,不是社工,也不是义工,而应该是一个受薪人,是施乐会去招募的筹款人员,这些筹款人员可以发工资、可以受薪,但受薪不可以和他直接筹多少钱去衡量,甚至按比例去发薪水,这是不合适的。

网友2:我是基金会中心网的,今天请到王可非常不容易,她在美国专门做募款的专业人才,现在这个行业非常强调专业性,而且也推动跟国际的很多规则接轨,所以今天特定把王可请来希望能更多的知道在国际上、专业通行的做法是怎样的。另外,你那个公司是专门做募款的公司,是一个商业性的公司吗?再一个你们做募款一般怎么操作的,你们的成本怎么覆盖,有没有营利行为?

王可:先讲我们的公司,我们算是世界上最大的募款机构,在美国、欧洲也会做,属商业化的,但客户都是大学、医院非营利性组织。在美国募款的公司收费不一样,我们公司收钱有各种各样的活动,一部分咨询的,需要做策划。比如我们跟盖茨基金会做了策划。另外一种服务更普遍,比如某一个大学募2亿,他们需要请专家,虽然自己的募款人也是专家,但我们公司做了那么多年积累的经验比他们还多,就请我们进来,6个月—12个月做研究调查,帮他们比较重要的慈善家募款,收的费用比如是收5块钱,最后超过了那个标准不会收得更多,因为我们比较道德,我们为你工作,会努力达到你要要求的标准,超过了也不会收你的钱。50%以上会为我们客户超过募款标准,8%以上的都是以前的老客户,很信任我们公司所做的工作。

您说的美国职业化募款是怎样的,很复杂,简单说。在美国的基金会里专门有募款,我们叫发展办公室,几乎每个大学都有,每个医院也有,每个大的基金会也有,小的基金会、NGO也有,这些人不是随便大学毕业就来玩,很多人都做了好几年,唯一的行业是募款,他们是专家,只有专家才能做出比较成功的募款活动。有这些专家来做这些活动,并且有自己的各种制度就很好做了。我们对待这种募款不是一种慈善,而是很认真的去做,我们也希望成本比较低,但你要去募款就要透支一点成本。所以我们在NGO里,大量募款时,比如募款一块钱会花差差不多一毛(好的情况下),有可能你们会觉得这会花很多钱,但如果大量募款好几亿,比如哈佛去年就募款6.3亿,如果没有请专家或者没有雇佣专家帮你募款,募款的最后结果有可能是几十万、几百万,但因为你投资了雇佣募款专家,虽然有一部分成本,但最后募款的钱比没有请专家雇佣专家的钱多得多,这是在美国的普遍情况。我们公司有很多客户经验,因为他们知道没有我们专业经验的服务他们不可能募到很多钱。

石述思:我提两个问题,我老往基层跑,知道很多善款都投向教育,我说一个悖论:我被一个县长游说了——我们的孩子上不了学,特别苦,很多人吃午饭时拌着盐巴吃(在江西),你能不能发挥你的作用,帮我们的孩子解决他的现实问题?但我突然注意到另外一个场景:他们的办公楼是我见过那个地区最好的,他那车比我好多了,还有一些教师反映领导经常把上面拨的教育经费用来吃王八,所以我遇到一个道德困境:拿出很多孩子可怜的照片放到我面前,我该不该帮他做这个社会公益事业?请两位老师帮我回答一下,不然我良心受谴责,孩子多可怜,但我看到那帮人又很可气,这个现象在中国非常普遍,我们不要回避它,回避这种问题解决不了我们公益事业和正常的社会事业边界问题,如果把这个边界厘清,社会会发展得更好。

陶传进:我跟你经历过类似事件:在一个贫困地区,比你所在的地方还糟糕,初中毕业或未毕业孩子就开始进入吸毒或贩毒行业。后来很多慈善机构帮着解决孤儿问题、艾滋病问题,但里面真正的根源是很多公检法系统卷入其中提取利益。现在的公益领域很多人倡导一种做法,由慈善往公益走,由公益往社会创新走,解决社会根源,做根本性的东西,而不是给钱。

杨子云:我是腾讯的杨子云,我回应一下刚才石老师提出的问题。你批评政府吃“王八”和你自己是否捐款,我觉得是两个问题。是否捐款满足的是自己内心的需要。比如说我们会经常遇到乞讨的人,我选择捐还是不捐,对应的是自己的内心需要,跟别人是否吃王八、是否开豪车没什么关系。批评别人开豪车,批评政府吃“王八”,与捐款是两个问题,这是我的个人观点。第二,对于施乐会这种方式,我会把它理解成比较难得的社会创新,这种社会创新现在会有一些问题,但可以完善它。如果有契约,募来的钱都用于公益,这对公益的整体发展是有好处的。慈善与公益在某一些方面有区别,我认为这是难得的社会创新,为什么?如果在公益和慈善领域用商业方式去操作,会拓宽视野引进更多的资源,从而会帮到更多的人。如果目标没有错,目标是帮助更多的人,解决更多的社会问题,让更多的人受益,在这过程中要有支付成本的心理准备。现在我们会讨论很多问题,比如公益机构的薪酬,我发现不少媒体人、传媒对公益的理解非常不足,甚至觉得做公益的最好不要有薪水,志愿者不要有津贴,这对中国的公益事业发展没有任何好处。只有这个行业正常化了,聚集了高薪,聚集了优秀人才,公益筹款也像商业拓展一样有提成和激励,这个行业才可能强大。只要把公益做得透明,把事做得很漂亮,让更多人获益,这未尝不可。

石述思:我回应一两句:第一,教育是国家的刚性支出,到2012年国家教育投入才达到国家的4%远远不够,如果我突然发现有人在我面前吃王八,让我去管孩子的衣食住行,我会很不爽。第二,我不反对义工拿津贴,但我强调做义工不能冲着津贴去,而施乐会15%的高额提成,至少通过媒体的报道有很多人是被它激励的,我希望我们要回到慈善的本原意义,所有开支都是帮助他更好的做慈善,这没有问题,但一定要透明、公开、合规,一定要尊重所有捐赠者的意愿。

杨子云:对,如果拿提成这个契约也是捐赠人同意的,就没问题。如果是强迫的或者施乐会没有公开有这个提成,让这些捐赠人受骗了那不对,这个方式需要改,这个创新有起步,但做得不好,未来改。但不能说不能这么做,我觉得这种人性在公益事业中发展,往好的方面去引。如果是募集善款,让更多的资金进入公益领域,解决更多的问题,我觉得这是好事,好迹象。

石述思:这个讨论永远不可能终止,以后上升到无解的讨论,叫动机。动机这个玩意儿谁也不知道,我觉得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前提是现代社会讲究程序正义,程序正义是他在募捐我打了一个招牌:要拿15%的提成。如果所有捐赠的对象都同意,OK。之所以引起巨大的争议是因为媒体在报道(假定媒体是负责人)没有征求捐赠人的同意,一定程度产生的结果是募捐额扩张了,相对于过去也许有一部分人得到了捐助,但不符合程序的正义,也不符合运作,我理解慈善运作的基本流程就是讨论的核心。

主持人:由于时间原因,讲堂到尾声,最后请四位嘉宾分别做一个简短的总结发言。

陶传进:我讲的话真的不是批评,而是因为不太了解施乐会的行为,如果有武断的话请大家原谅。就这个话题来说,说得比较消极,因为我觉得坏话讲了以后会说得更积极。

王可:我回应一下那位同学所说的,麦可思不是做募款的,而是高等教育执行公司。关于今天的题目,我觉得中国的NGO挺有希望,我有很多朋友在NGO基金会里工作。现在中国NGO、基金会处在发展阶段,以后会有不同新制度,希望在我们今天发言后下面的观众能多了解一下基金会的募款活动,如果有机会可以把欧美的技术带到中国来,帮助中国的基金会募款,希望以后这方面也有发展方向。

顾晓今:我觉得慈善公益现在到了快速发展的阶段,当然我们离繁荣还有很大的距离。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慈善既要有热情,同时要有理性,更要强调专业性,强调慈善的结果是否是一个有效的行为,是否给受助人带来积极的变化。另外慈善需要创新,慈善不是老套的东西,需要不断创新,社会企业也是一种创新的行为,我们希望通过慈善公益的大发展,能够让我们今天的社会更加平等、更加多元、更加包容、更加有活力。

石述思:两句话:我一直相信每个人内心都有善良的种子,但我更希望有适合种子破土而出的阳光、空气、湿度和水。

主持人:谢谢四位嘉宾带给我们的精彩讲堂,我想用贾西津老师的话做总结,她说:现在提募款捐赠或者提成本问题、比例不管是10%还是30%没有太大的意义,现在急迫要做的是建立一个健全的公益市场,用市场规律指导公益行为。对于相同的公益服务,你的成本10%,我的成本是15%,相信受众、捐赠者会有选择性,给捐赠者多一些选择,把公益市场建立起来,市场规律自然会把不好的公益组织优胜劣汰掉。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