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正文

最公益第八期 “有偿公益”模式的是与非

2012年09月28日20:4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八期 “有偿公益”模式的是与非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管理学院教授陶传进

石述思:我说两句,我们的公益基金发展包括整个慈善事业的发展都拖着长长的尾巴,这个尾巴叫行政化,跟整个社会的大政府、小社会状况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中国这么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传统文化中有很多乐善好施的记载,老说我们的道德滑坡我也不相信爱心已经绝迹。但有这样一个背景,这些年有改观,官办的公益组织逐渐小步的走向开放,但制度还是没有完全的跟进,比如李连杰那种模式的基金算名人了吧,想获得公益权都得上中央电视台接受名主持人采访。目前这种模式还在持续,但自2004年以后有所改观,目前中国各类型的公益基金有两千多家,但最近我们也报道过透明度很差。为什么透明度很差?不能老说基金会,政府透明度也很差,要想向政府打听一件事,只要不想告诉你就说国家机密,官办的基金也有这个特征,是内部的,接受审计,接受审计的是国家审计署。

顾晓今:我们还有会计师事务所。

石述思:两条腿走路了,但接受公众监督的渠道非常狭窄,有时候我去搜一下海外、台湾的基金会,我看台湾捐款,首先它的成本比您说的10%还要低,就3%左右的募捐成本,包括工作成本。第二只要打开网页就能看到所有花销细则。这些挑战除了基金会自己做努力、逐渐向社会开放、赢得信任、重建诚信之外(当然还有郭美美的方法),还要完善我们相关的制度。

现在热议推出新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地方已在做试水,希望使中国的慈善主体从行政化往社会化转型,使更多的NGO组织能在法治的护佑下健康成长,这是根本。如果不解决这个核心问题,我认为这样的质疑找不到答案还要将持续。但这个转轨我们同意顾老师的一点:我们正在进步,国家也提出了社会管理创新,而社会管理创新最重要的一环是公益慈善事业怎么样和社会力量形成更好的结合,使他逐渐变成主体,使每个人都能有资格扮演慈善捐助公益事业的主人。现在你扮演不了,永远不可能明确知道。

主持人:谢谢老师精彩的点评,今天讨论有偿公益话题表面上是谈钱财问题,更重要的是谈中国公益慈善的理念问题,石老师谈到要有一个规范的慈善环境,美国的公益慈善建立在健全法律之上,而中国式公益慈善建立在伦理道德基础之上,所以大家要求公益慈善洁白无暇,也非常苛刻。这种情况下怎么样推动公益事业更好的发展?石老师已经给了很多意见,陶老师有什么补充?

陶传进:不管是谈公益还是谈今天的有偿公益,实际上都是媒体事件,媒体事件不是社会的全部,我们都知道媒体是抓住一些吸引眼球的事件进行解释我,我们又把媒体事件当成社会的全部那就错了。我特别不希望整个公益的脉搏被媒体主宰着走(媒体有它的作用),如果像一个现代的新媒体观众一样认识社会就完蛋了。所以怎么利用这个平台让社会公众选择一些健康的东西很重要。

回到今天的话题,“有偿”这个词等于是对捐款人的不尊重,典型表现为公众没有其他渠道来捐赠,必须通过你拿出15%的成本把钱拿去。如果社会公众也认为是这样会捐给你,如果不信任你就不会继续捐给你,这种结果是最糟糕的。比较好一些的是筹款成本,这时候来一个笔绘,在这里作画给他一些成本就很高兴,这是筹款正常的成本,不管是10%还是20%。叫一个名人来耽误时间,又做出贡献,给他20%的费用是合理的,当然这并不是捐款人的成本,而是应该拿到一些,当然他在这里作画有场地成本,这个就是筹款成本。这种情况比开始讲的“提成”要好得多、合理得多。再往前走就带有一点典范性质的,就像《绿色和平》所说的那样:我有自己的渠道,把公众捐钱用在我的成本上用得最低,这是最漂亮的。另外10%并不是捐款成本,而是所有行政办公管理费用。我认为这10%不管高低,政府的硬性规定不合适,为什么?一个组织做到3%有可能是最漂亮的,一个组织做到30%有可能是最漂亮的,关键在于捐款人愿不愿意捐,政府硬性规定是基于公益发展在初期,很多制度、社会选择机制没有存活起来,是这样的现状。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