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正文

最公益第八期 “有偿公益”模式的是与非

2012年09月28日20:4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八期 “有偿公益”模式的是与非

知名时评人、《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主任石述思

石述思:我叫石述思,名字比较拗口,在中央电视台主持人中只有赵忠祥老师一次读准过。后来有人建议把这个名字变成广院考播音的考试提,为了方便大家读这个名字,我取了一个艺名——“老石”。今天这个话题很沉重,现在的人只要做慈善大家首先会想起郭美美,尤其是慈善在不透明的状态下又牵涉到“提成”、“回扣”这样的词汇,更让人产生怀疑。慈善应该是世界上最光荣的事业之一,但现在好像潜伏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特务,没人知道拿到善款做了什么。在这种背景下公开提15%这样的回扣或者提成,显然是一个早产儿。

当然今天我感到很振奋,即慈善事业有三位专家坐在这里,至少有一片曙光,未来慈善发展终于不单纯靠揭露郭美美来推动,我们有很多专家,也有很多来自于国外的专家,他们可能会介绍更有利于中国慈善制度成长的模式,使我们这个慈善尤其是公益基金的组织真正能够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觉得大家对慈善的基金投向非常严苛的目光,今天好像不太愿意去追究它背后复杂的成因,只是希望有志于在这么一个艰难环境中从事慈善事业的人经得起考验,经得起考验才应了一句流行歌曲所说的话“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现在正处在风雨期、大浪淘沙期,在这个过程中我相信我们的制度会逐渐完善,真的慈善组织会活下去。

主持人:谢谢石老师,在中国公益环境有欠成熟,体制还不完全透明的情况下提到的提成是不妥的,是早产儿,这是石老师的观点。顾老师提到了公益成本的问题,我想追问一下,即募款提成是否等同于公益成本?是公益成本的一部分吗?我希望顾老师在阐述观点的同时,结合青基会的发展谈谈你们的操作方式。

顾晓今:公益是有成本的,这个道理现在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理解并接受,如果在十多年前还会提出这样的问题,相比较而言今天公益成本概念应该被许许多多人接受。这种成本包括几方面:一是项目服务的成本,二是筹资的成本,三是行政管理的成本,当然还有其它的。这个成本多少合适我觉得没有一个有具体比例进行约定的,因为这要看组织运行方式。比如是一个运作型的组织,自己要筹钱要去做项目,这种组织运作的服务费用会很高,特别是有些服务型组织会有大量的人工服务费用。另外的一种组织,即资助性的基金会,美国基金会里百分之九十多都是资助型基金会,把钱资助另外一些NGO组织实施服务,这样的组织相比较运作型基金会来讲服务成本低一些,所以不能用成本的高低去界定组织的优和劣,这是不合适的。

另外,现在有一些组织出于各种各样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希望吸引捐赠人的关注,所以把自己的项目或者组织称之为零成本运作,这种事我认为非常不真实,对捐赠人也是不负责任,甚至是对慈善公益行业的不负责任。因为它不可能在运行一个公益项目或做服务时不发生费用,没有成本,或者有人给你买单,比如有政府拨款给你买单,有企业给你提供免费的办公地给你买单,甚至还有企业给你出钱支付组织人员的费用,有买单,不等于没有成本。还有一种是成本转移,比如转移到其它服务项目里,或者转移到受益人手里,这些转移我认为非常不真实、不恰当、不合适。从这点来看零成本是一个不可能的事,应该是一个虚假的信息或者是一个遗漏的信息。这讲的是成本问题。

前面阐述了一个观点:公益成本不等于有偿。我们觉得有偿是双方的一种互换行为,是互换资源,互换技术、资金或者是服务,尽管这种有偿不一定是对等的、等值的,比如赞助,这是一种有偿的。公益的捐赠是一种单向的意志行为,是捐赠人自愿的、无偿的一种行为,而且是为了公共利益。所以在我们的税收优惠政策里对于捐赠的资金可以免税,通过公益组织捐赠的资金可以免税,但赞助费和个人之间的赠与目前没有优惠。

主持人:对于施乐会的行为是否赞成?

顾晓今:具体讲到施乐会的做法,我认为其中有一些问题:第一,承诺募捐来的资金百分之百用于受益人,但这里面有成本,有15%给其他募捐人,所以其承诺的信息是不真实的;第二,15%应该在事先有约定,募捐事先要有约定,要么跟法人之间有合同,要么跟公众有事先告知,告诉公众捐款里有15%用于工作人员的经费,施乐会的核实人员我认为可算施乐会的兼职组成人员,所才有15%用于他们的工作经费和薪酬。

主持人:谢谢顾老师!陶老师有什么看法?

陶传进:第一,依据法律,从这个环节来看即使叫做筹款成本要高于10%,更何况不是筹款成本。其次,法律背后的依据是社会合理性,即捐款人是否同意,如果捐款人不可能给你这么一个优惠条件,比如我给你100块钱,你拿去15块钱,把85块钱给别人,这时候偷偷摸摸的干显然不合理。不管别的国家怎么做,精髓都一样:捐款人的选择。当我愿意拿出100块钱给你50块钱做行动经费,另外50块钱给受助人时,这个公益组织才有生存的合法性。当你向我承诺100块钱全用于受助人,而你又拿出15%用到别的地方,显然公益组织会死亡,公益组织若不死亡,就会把这样的信息掩盖,这时候带有欺骗性,最应该服务的对象首先是捐款人,另外才是受益人。

我们知道中国捐款人在公益初期认识存在缓慢的改进过程,但我们不应该不尊重他们,这个改进过程要大家共同努力。在改进之前应该用你特殊的方式和特殊手法让他信任人,我承认在中国公益组织发展不容易,的确需要建立特殊的信任。所以我们看到一些组织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信任关系建立起来,但另外一些组织就采取另外一些办法,比如这种(有偿公益),这种做法有利于后来的资本积累,但损害了捐款人的感情。在这种情况下最终会破坏公益链条上的信任。所以我们看到最终的依据是捐款人的意愿没被尊重,这是最根本的。法律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应该保护大家的意愿,只是中国的法律不健全,捐款人也在不断往前走,在走的初期如何利用公益组织的特殊努力改变这种转化是我们的努力方向,其实公益组织,包括顾老师的青基会建立公信力特别不容易,以后要做到比西方国家、海外、包括港台要细致得多才有可能会获得公众的信任,这是我们的现实,现在有些组织已经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我们认为这是中国公益事业发展的正确途径,虽然缓慢。不能采取捷径。

刚才说到有偿和无偿的问题,有偿是一种交换行为,捐赠是委托和受托,捐赠人把钱捐给公益组织,是把公益的意愿托付给了组织,这个组织属于受托,所以我觉得比较恰当的说法是一个受托的关系。

主持人:陶老师讲了募款提成是可以存在的,前提是公益组织要和捐款人相互知晓,达成契约关系。

陶传进:对,在公益领域存在的机制是社会选择机制,社会选择机制是捐款人选择,不应该是从公益组织来说这个应该还是不应该。是否应该,应该尊重捐款人的意愿,就像企业一样,不是看这个东西卖多少钱是否合理,生产是否合理,这样说没有道理。而是有没有人买你的产品,如果有人买,接下来就要问是否透明,是否有欺骗行为,如果没有,才能说我是应该的、合理的。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