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讲堂 > 正文

最公益第七期 信任危机下的公众劝募

2012年08月19日21:1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七期 信任危机下的公众劝募

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副主任,中国公益慈善网总编辑刘佑平

“政府动员式慈善捐赠”退出历史舞台是大趋势

刘佑平:今天的话题涉及到传统的慈善是改良还是革命的问题,我层在腾讯上发了一条微博(大意):第一,传统的公益慈善组织承担着很多具体工作,不能一下子将其推翻或取消,这不太不能。第二,必须让传统的公益慈善组织明白,他们不一定会被革命。第三,改革或者改良比革命要好。这是我去年的今天发的微博。而在今天来之前我又发了一条五年前写的文章《警惕,“政府慈善风暴”加速蔓延》,应该是从2005年就开始提这个问题,当时山东、江苏、浙江一带说慈善到了多少,我当时很开心中国的慈善事业这么发达,心想老百姓有福了。结果记者调查后,都是市长书记捐多少,处长捐多少,继而形成一个潜规则,那个时代“被慈善”的问题就已存在,所以我写了《警惕,“政府慈善风暴”加速蔓延》一文。

回到主持人的话题,我觉得有两个:第一,我觉得“动员式慈善捐赠”这个名字要更正一下,应是“政府动员式慈善捐赠”。“政府动员式慈善捐赠”在今天结束的结论有点过早,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政府动员式慈善捐赠”的方式淡出市场或退出历史舞台是一个趋势,是一个事实,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认都是这样一个潮流,这个潮流不能改变。

我认为“政府式的动员”有几方面:第一,动员式市场到自由市场有一个过渡阶段,不可能一下子从动员式市场到自由市场,要分步骤。另外要分地域,发达地区老百姓、捐赠人的意识比较发达,可能走得快一些,而没有发达地区好的地方,步子会走得慢一些,这是分层面的。

第二,劝募是一种艺术,“政府动员式劝募”是一种很传统的方式,特别是去年四月以来媒体问责风暴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整个公益事业、行业都面临着信任危机,或者公信力受到挑战、受到整个社会不信任,去年这么长时间的问责风暴,把这个“阵地”也问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赢得市场的问题?我觉得要有专业的优秀品牌设计,因为我们所面临的是市场,必须要有良好的品牌。另外要有尽心、专业的服务;第三是要有透明的运作,以这三点去做才能赢得市场和公众的信任。如果做到了这三点,劝募市场一定又会获得常态的高潮,并非是2008年井喷式一下子一千多亿,而是常态的。

主持人:谢谢刘老师,刘老师说到要求公益组织有优秀的品牌设计、专业、透明的服务,我觉得还要加入一点,就是捐赠者的可参与互动。在林风讲话之前,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林老师的单位,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于2011年在北京成立,是一个年轻的基金会,也是北京第一家具有公募资格的民间慈善机构,下面请林风结合自己的项目对这个主题做一个阐述。

林风:北京暴雨,政府动员捐款的做法本身不对

林风:首先就今天的议题我表达一下我的观点,在北京暴雨中政府动员捐款是不正确的事情,这是我很明确的观点。为什么不正确?可从三个角度来说:

第一,是谁动员的问题,本身政府在一场灾难中会有两部分资金参与到救助中,一部分是财政资金,一部分是社会救助资金。当政府作为动员主体时,不可避免地会使得大家对于捐赠的社会救助资金和财政资金是否分开。所以政府作为主体,使爱心被很多人产生质疑、让事情变得复杂;第二,政府动员的力量在什么时机用比较合适?如果是面对一场举国灾难,这时候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政府强大的动员力使全国的爱心力量聚积起来解决问题,共渡难关,甚至达到兴邦的效果。但在没有达到这样的级别情况下,随便动用政府的动员力的话,效果是适得其反的。第三,最重要的一点是动员对象的问题,动员的目的是为了有更多的捐赠出现,但两位老师已经说了捐赠是一种自愿的行为,真正愿意捐赠的人需要动员吗?愿意做公益的人需要动员吗?很多人原来是企业家,后来做了公益,把自己大量的时间、金钱放在推动社会发展上,也有很多人主动走进公益中来,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动员来的。而相反能够被动员的对象往往是非自愿的,而这种动员的效果也是很微弱的。基于这三点来说,政府动员、救灾这件事情,在“7·21事件”中不是非常得当的。

主持人说结合我们的基金会讲一下公益慈善包括公益捐赠方面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我们站在什么角度看问题。今天我和在场的所有人是站在社会公众一分子的角度来看公益慈善,来看这样一个世界。如果我们是社会公众的一分子,如果我们就是公众,市场上常说“客户是上帝”,我相信今天所有做公益的人,也希望能够在做公益时感受到的是一种被人尊重,这里面既不能有被强制,同时是自愿,并且在做的过程中能够满足自己的意愿,满足自己实现公益的愿望,这些都实现了,每一个做公益慈善的人才会真正有一种类似于上帝的感觉,我相信大家期望看到它,但在今天中国的公益环境中只能看到一点端倪,而看不到结果。

我们作为公众的一分子,不仅仅是一个公众,而应该是一个更有担当的公众;不仅仅是作为一个被动的人,还应该成为一个主动的人,帮助中国的公益做得让大家更自愿、更透明、更有效,能让更多的爱心不需要被动员就主动的去帮助别人,这是我们在座的所有人大家共同的心愿。

主持人:谢谢,前面谈到了公众劝募,我们一直谈的是政府动员主体,政府动员有它的困境之外,在社会募捐中还会有很多困境,我想在座不管是来自非公募组织、公募组织,在募捐过程中碰到诸多困境,不仅是政府层面一个原因,那在这个大背景下如何走出困境,三位老师有什么意见或想法?

贾西津:公众劝募社会资源的产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搭建纽带

贾西津就劝募而言,从社会资源的绝对数上而言我们有这种基础,所以现在并不是一个绝对的社会资源如何产生的问题,而是如何搭建其中的纽带,让这些资源能够去到需要的地方。这个纽带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给公民自己更多的选择,一种自由的选择。慈善组织是什么?是非常专业化的帮人们实现他们梦想的人,社会有需求,作为公众去实现这种社会需求,去做公益。公益组织负责搭建平台,人们自然就愿意把钱放过来,有一句话叫“散财之道”,尤其是基金会,基金会“会花钱”时才会来钱,基金会是代替捐赠者实现捐赠者的意愿组织。现在的捐赠市场尤其是去年“郭美美事件”比较萎缩,一个原因是现在各种各样的募捐、捐赠途径鱼龙混杂,比如政府动员,个体动员,官办的组织动员,民间组织也在动员,公众缺乏一个途径去识别哪些是可以相信的。以前是捐了就行了,现在是不知道谁是可信的,就索性不捐了。这就需要把捐赠途径重新搭起来的前提是重建信任机制,而信任机制和公民的选择性相关。所以现在的新技术、新媒体、微博这样的技术手段非常充分。

对于慈善组织而言,需要实现的:一是组织资深的运作,确实能够公开透明,有它自己的实现力,有清晰的宗旨和实现公益宗旨的能力;二是易化捐赠途径,如果我们的捐赠门槛很高,要花很多精力去识别,然后实现,他可能就此退缩了。国外捐赠途径非常简单,在一个列表上画一个勾说我要给这个组织捐多少钱,就实现了。所以当途径非常易化时人们自然更多愿意参与;三是在中国特色下,政府要退出劝募市场,政府在其中是起到影响选择性的作用,政府退出自由捐赠市场才能发展起来,当市场建立对各个企业都有好处,当市场没有时,哪怕是垄断企业并不是真正的盈利了,没有市场,哪个企业都不好,所以我们现在的捐赠需要形成自由选择的市场。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基金会中心网听众:
    #先锋观点#王克勤:“微公益”要得到长久发展,公开透明是最重要的,收到多少钱,每一分钱怎么用,都应该能够全程追踪。大力发展民间公益机构,可以让社会更加健康与均衡。微博公益的发展需要自由的进入机制,也需要严格的退出机制。对于损害公益形象,甚至达到犯罪的要制订严格的法律制度进行处罚。
    2012-08-19 14:33:28
  • #快乐校车#公益项目由芒果V基金发起,自今年3月启动,通过金鹰节颁奖晚会(@tianshengyidui11) 节目共筹11231152元,捐赠56辆“快乐校车”。今天,让我们携手湖南卫视(@hntv) 全力以赴 ,筹集公益金,为有需要的奥运冠军家乡母校捐赠“快乐校车”。一起来,让孩子的上学路不再艰辛! /微笑 乐捐捐赠: http://url.cn/8L07rx
    2012-08-07 20:10:43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