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讲堂 > 正文

最公益第七期 信任危机下的公众劝募

2012年08月19日21:1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七期 信任危机下的公众劝募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清华NGO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

从被捐赠到理性捐赠

刘佑平:大家好,我是来自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的刘佑平。大家可以简单回顾一下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从50年代初传统的公益慈善事业,到1981年第一家基金会出现,到1993年第一家慈善会出现,80年代开始,我们中民慈善发展历程从最初的几亿的规模慢慢发展到2007年300多亿,2008年到了历史的顶点(1070多亿)。这几年保持在800-1000亿左右的规模。这些数字说明捐赠人越来多,另外一方面劝募的方式也发生着微妙变化。上世纪80年代慈善由一个负面的词到积极正面的词发展时,政府动员的劝募方式在那个年代对中国慈善公益事业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前面20年,政府的动员做了很多事情,无论是1998年的抗洪,还是2003年的非典一直到2008年的最大高潮——全民抗震救灾,这期间政府聚集了很多的民间社会资源,服务了很多的弱势群体,做了很大的贡献。但从本世纪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捐赠人心理变化和捐赠人丰富多元化以后,捐赠意识已经发生改变,捐赠人意识开始觉醒。以前是被捐赠的,现在捐赠人开始关注捐款的效果,关注款项是否落到实处。特别是随着微博、新媒体的出现,捐赠人跟大众获得信息的权利和渠道更加方便,人们捐赠的行为更加理性,权利意识觉醒,这时传统的劝募方式遭到新挑战,出现尴尬局面,新形式下的传统劝募方式面对新的捐赠市场出现的一种新变化。

林风:大家好!我是林风,来自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北京水灾后政府进行动员式的捐赠带来一大片的骂声。我想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在网络上所有提出这些异议的人,更多的人都不是动员式捐赠的对象,所以在这里我想把这样一个范畴放得更大一点,每个人都是公众,作为我自己个人来说,2008年汶川地震之前,我跟大多数公众一样对于公益慈善的认知很低,但通过中国的灾难也好或者中国的公益蓬勃发展也好,我更多地认识到公益的重要性,不论是一名普通公众还是企业家,还是社会中的重要一分子,大家都知道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生活重要,公益也很重要,很多人开始投入到了公益事业中。我前面所说的绝大多数人并不是动员式捐赠的对象,但动员式捐赠给大家说带来的质疑在所有公众心中是同样的反应,从这里来说大家的主要的观点在哪里?捐赠是自愿行为还是一种被要求的行为?答案大家都清楚,公益慈善也好捐赠也好,更多是发自于我们自己的善良和爱心和帮扶被帮助群体,是一种主动式的、自发式的行为,这种被捐赠式的方式人们有这种反映都是合理的、正常的

贾西津:慈善本身的含义是什么?慈善组织也叫志愿组织,但志愿的含义并不是免费的、不要钱的,而是和个人的意志、意愿、自己的决策心紧密相关联,跟个人作为一个个体自主性、自主意识、自主选择紧密相关,这样才会出现志愿现象,即人们有各种各样的需求,经济需求、互助的参与社会的需求才会出现志愿现象和志愿组织。在这个意义上就不存在“被动性的志愿”或者“被动员式的志愿”,这本身是一个矛盾的词汇。这样的一个矛盾词汇可以看到在中国现在慈善发展中有一个特色的现象,是和政府、行政行为所紧密结合的一些社会资源的动员,所以动员式的捐款可以理解为是通过政府行政式的意志和指令,而资源来源于社会。当这二者结合,最初可以实现大规模的资源动员,但当这件事不断重复后,我们会发现用动员方式再去募集社会资源是无效的,现在我们可能很难判断说是否绝对无效,是否能动员起资源来,有可能动员得起来,但这个问题已经摆在我们面前:动员和慈善捐赠本身是矛盾的,慈善的资源来源不应该依靠动员,尤其是政府的行政动员,“动员式捐款”是中国特色的词汇

贾西津:慈善公益路径分析:不捐-捐-不捐

贾西津:回到刚才所说的,慈善捐赠由不捐-捐-不捐。一开始“不捐”是因为人们没有慈善意识,所有生活都是通过单位、集体安排好的。随着经济改革、经济发展出现了社会志愿慈善,所以人们开始意识到捐款、捐赠,1998年水灾、2008年汶川地震达到高潮,这是从不捐到捐。之后出现了捐到不捐,“郭美美事件”后的质疑,包括今年政府动员的无效,这里面特别需要问的是,为什么不捐到捐,为什么捐到不捐,看到这个原因就能理解道背后的道理。之前不捐到捐是由于经济发展,社会资源的累积,公民意识的提升。后一个从捐到不捐是为什么?这一次北京洪水之后的动员以及其它一些地方,比如在深圳的“绿色义捐”为什么是无效的?质疑有三个层次:

第一,我捐了钱,钱用于什么了?这和前面说的慈善腐败、“郭美美事件”是结合的。人们发现我捐了资源,但这里面并没有用于真正的公益,公益组织是否公开透明,是否能让人放心的把钱捐出来,给出去的钱是否实现了公益目的,如果我的资源捐赠了而没有实现公益目的,为什么要捐?所以人们从盲目的捐开始到了第一个层次的质疑,即我要看到这个钱被有效的使用就捐,如果这个钱不能被有效使用就不捐了。这是第一种质疑。

在这之上,我们看到有第二个层次的质疑是人们会质疑的内容。比如“深圳绿色义捐”,大家会这些树为什么会倒,为什么这些树不抗风,是否规划里就有问题?我们是否应该种这样的树?人们开始问责,包括北京水灾,人们会问为什么下雨会发生这么大的灾害?基础设施、规划、防灾救险机制是否有问题?我们质疑,其实是在追问这些事件背后产生的原因,对政府进行问责,所以这个时候人们会说,如果政府再做这些事没有做认真的规划,产生了问题,通过捐赠让大家弥补问题,下一次类似的问题还会继续产生,如果问题的原因不能够清楚的展示出来,宁可不去弥补,首先把原因弄清了,这个问题以后不再发生了,这是第二个层次的质疑,人们在问责这个事情的本身,而不简单弥补事情产生的结果。

更深一步是质疑的另外一个层次,有的人说我捐款,那需要有五年的纳税证明吗?如果我是一个60岁的外地老人可以捐款吗?捐款时是否要摇号?我们知道买车、买房需要摇号、纳税证明,所以当我们的城市公共服务不是均等化时是有条件的,比如要求户籍、要有摇号或者完税等条件,为什么要求社会资源就不需要这种条件呢?这种质疑反映了人们对于最基本的公共服务提供均等化的质疑,背后跟税紧密相连。有人说我纳税了,干嘛还要捐?含义是我们的税应该实现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而现在的税并没有直接跟这些公共服务紧密联合起来,已经纳了税,遇到了各种事情,各种公共服务,又要求额外捐赠,相当于补充了税而已,这时候政府的公共动员就会变得非常无效。从捐到不捐,看不捐的理由会发现这个不捐的理由非常对,下一步从不捐到捐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捐和理性的捐,所以现阶段提出这样的质疑来非常有意义。

主持人:谢谢贾老师,对公众三个层面的质疑进行了非常透彻的分析。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贾老师来到我们燕山大讲堂做了一次《汶川震灾中的民间力量》的讲堂,其中提到一个数据,汶川地震民间捐款78%被政府收回的,相当于捐赠的善款成了政府的二次税收,这种状况成为民间跟政府之间的一个矛盾或者一个不信任的根源。下面请刘老师做一个主题阐释。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基金会中心网听众:
    #先锋观点#王克勤:“微公益”要得到长久发展,公开透明是最重要的,收到多少钱,每一分钱怎么用,都应该能够全程追踪。大力发展民间公益机构,可以让社会更加健康与均衡。微博公益的发展需要自由的进入机制,也需要严格的退出机制。对于损害公益形象,甚至达到犯罪的要制订严格的法律制度进行处罚。
    2012-08-19 14:33:28
  • #快乐校车#公益项目由芒果V基金发起,自今年3月启动,通过金鹰节颁奖晚会(@tianshengyidui11) 节目共筹11231152元,捐赠56辆“快乐校车”。今天,让我们携手湖南卫视(@hntv) 全力以赴 ,筹集公益金,为有需要的奥运冠军家乡母校捐赠“快乐校车”。一起来,让孩子的上学路不再艰辛! /微笑 乐捐捐赠: http://url.cn/8L07rx
    2012-08-07 20:10:43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