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筑梦新乡村论坛 > 正文

张典婉:桃花开来春满林 客家聚落在台湾现状

2012年07月23日17:40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典婉:桃花开来春满林 客家聚落在台湾现状

台湾媒体人、著名作家张典婉做主题发言

【腾讯公益编者按】如何在经济发展的大潮席卷之下,重新评估和建设乡村价值,建立乡村的文化自觉与自豪?通过保育乡村文化平衡城市化的浮急之气,找回人与自然更本真的文化脉承?7月17日,来自两岸三地的知名专家、学者和媒体人相聚在被誉为“人类疲惫心灵最后家园”的黎平肇兴,在“腾讯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上坐而论道 ,研讨“探寻乡村文化保育,重估乡村价值”的主题,试图为这一命题找到解决之道。

论坛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委统战部、贵州省文化厅主办,中共贵州黎平县委、县人民政府承办。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贵州省委统战部部长龙超云,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庆生,贵州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茂爱和腾讯公司主要创始人、首席行政官、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执行理事长陈一丹,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翟红新等领导和嘉宾共100多人出席了论坛,并参加了《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的发布。

查看详情,请点击专题: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

以下是来自台湾曾任媒体人张典婉的发言实录:

张典婉:我是台湾客家人张典婉。非常高兴腾讯邀我来,我是今年的3月在北京广渠路里面第一次听到侗族大歌,我惊为天人。我今天带来分享的题目叫“桃花开来春满林”,我希望讲的快一点,让大家可以分享一下台湾客家村的状态。

台湾的客家村也跟这里的小数民族一样碰到了很大的一个问题,即使它是汉族,但是也有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的问题,还有音乐的破灭性,还有老人无法跟年轻人做传统的对话。我接下来讲一下为什幺题目叫桃花开来春满林,客家有一个山歌叫《桃花开》,我唱的第一句,它说桃花开来菊花黄,阿哥问妹怎幺样有三项,阿妹身上也有三样东西,所以就开始哥哥跟妹妹的情歌对唱,其实这样的情歌跟内地的很多少数民族的情歌其实是差不多的。

今天跟大家介绍客家的聚落。大家都知道客家族群从河南五次迁徙到了广东和福建,最后一次迁徙其实是从明清开始到了台湾、唐山过台湾。而这幺多年来台湾的客家人他的客入家魂,他的客家精神,他的客家召唤到底在哪里。目前台湾有400万的客家人,向大家介这是一个我从台湾的老照片里面找出来的台湾客家老印象,这是台湾人。

左上角的是我的家乡台湾的客家的老绅士,其实是非常的汉族,有唐风的。接下来是日据时代客家女性在上学之后一个照相馆出去玩,大概是在日据时代20跟30年代的客家村。左上角是台湾苗栗我的家乡我小时候也做这个工作,因为我们没有煤油,没有瓦斯,所以我们要柴来烧一个我们叫(草结)这样的东西。

当时台湾在1895乙未战争以后割让给日本,所以大家到台湾的客家村会非常的失望,甚至到台湾去看会非常的失望,我们一百年,两百年的老房子就叫老建筑,所以我很多大陆朋友去跟我瞪了眼,我说对不起,台湾其实没有太古老的建筑文化,大概台南有,但是最经典的建筑我觉得可能是日据时代留下来的巴洛克建筑跟日本维新的一些建筑。同样的在客家村里面也饱受当时日本殖民文化的影响。

当时在日据时代有大量的作品描述客家,反映了客家生活的底层。比方说当时有吴浊流等老师,在这里我要跟姚谦老师说一声谢谢,因为你写的《鲁冰花》主题曲我们深受感动,《鲁冰花》就是客家小家锺肇政描述客家农村的一本小说,改编成电影,后来我们在客家电视台的时候也把它改编成连续剧。

还有一个必须要读的叫做渡台悲歌,这里的客家人也许不太了解,当时大陆渡台悲歌怎幺样过台湾,渡过黑水沟,台湾人的渡海情结,他对原乡的情爱与乡愁都写在渡台悲歌里面,还有客家的老山歌里面也有非常多这样的素材。

我们来看到底什幺是客家人,客家人跟汉人是一样的,但是在语言上有非常多不同它。来它最重要的我觉得可能是在宗族跟社会制约里面的不同,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早年文学笔下的人物,例如锺理和他的小说原着笠山农场曾经改编拍过原乡人电影,他的原作中都是很明显的表示了客家人的宗族制约精神,如同姓不能结婚

这是50年代的客家农村,下一张很快的给大家看一下。这也是在日据时代客家村的面貌,当时客家的士绅才有这个能力拍一些老的照片,这是李乔先生《寒夜》电视片场,李乔先生先生是苗栗客家人今年七十几岁,也是从日据时代时代开始写作,他后来用汉文来写作,曾经拍成客语版的连续剧。到了1949年我们开始到了蒋氏王朝的时代,多元混搭的时代,在日据时代曾经采取了高压的语言政策,所以也是不许说客家话与南话的。

1949以后蒋氏王朝进入了台湾,这个时候蒋家政府政权就以国语,普通话为统一的语言,当时是不准讲闽南话,也不准讲客家话。我小的时候,我们讲客家话的话全部推在门口,就罚钱,一块钱,或者在门口接受语言的屈辱。我们是客家人但是我们在家里,在学校不准讲客语,所以就造成台语和闽南语还有少数民族语言的死亡。

当时我们也有看到移民社会的生根,1949以后很多的外省族群在客家生根,还有很多外省人在客家村的回忆,最典型的是侯孝贤电影中的童年往事,他的老妈妈老奶奶,用标准的广东梅县客家话走在台北的街头,还有爱亚女士拍成很经典的外省女孩在客家村的成长记忆的连续剧──也其实造成了台湾目前语言混搭,族群混搭的现象。

再谈到原着民部落跟客家混搭,姚老师刚刚讲了很多原住民的朋友有非常多的精彩的歌手,右边是我的好朋友达卡闹,最近他在台东的都兰部落要出版一张个人专辑,最近我的客语创作好友罗思容也得了金曲奖出一张她个人的专辑,我们过去常常邀请客家人与原住民 搭配做一些演出。

我刚刚有谈到客家有哪些困境,其实跟这里都很像,语言的流失还有文字图像对于一个族群符码的刻板印象。比如说大家谈到客家人,你们会想到什幺,在台湾客家人一定都会说你是客家人,你小气刻薄,不大方,这样的一个尖酸刻薄,或者这样的用语都会套在客家人的身上。所以台湾有一句谚语就是说宁娶客家女不嫁客家郎。因为台湾的社会风俗里面,如果你要嫁给客家人的家人当媳妇,你会做到死。尤其客家女性必须要有三从四德,四头四尾-家头教尾、田头田尾、锅头灶尾、针头线尾,从早做到晚,还有一首歌叫懒惰歌,就觉得女人不能懒惰的,女人要永远的勤劳、、像头母牛一样。半夜两点钟就要起来喂鸡鸭,这样的歌谣在客家的民谣里面是常常出现的。

这个时候我们甚至对于影像对话的空间,还有现代化的诠释都是在过去几十年来客家这个族群在台湾远远流失的,我们要做什幺呢?我们希望期待有一个客家版图的再现,这时候大家都知道1987年的7月15号,前两天过去,是台湾的解严日,从那天开始各种禁忌开放,所以我们这群客家的年轻人当年火气方刚在90年的时候就开始上街头,开始客家还我母语运动。我们第一个着名的街头运动,就是把当年的一张张国父的遗像打上一个问号,既然各位说国父是客家人,请问国父为什幺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讲客语呢,一堆人上街游行。我们看见母语严重流失的困境,当时游行的都是像我们这种媒体人,教授、年轻人上街头,我们高喊着我是客家人。我要客家的认同,当时我们很努力的在小说、文学还有作品、传媒里面亟待的期许说自己是客家人,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参加了客家运动,后来我参与了一个宝岛客家电台,当年是一个地下电台,新闻局不准,每天被抄台,我们每天跟警察追,跟新闻局抗争。

后来这个台在6000个小额的捐款下,成立了台湾第一个地上合法的用客语全程播出的手广播电台,而我们培养了一群年轻人,这群年轻人后来就在1997年社区营造运动开始在台湾如火如荼展开的时候,这群人逐渐的回到自己的家乡。这些人有谁呢,一会我会介绍美浓一个地标型的音乐人物叫林生祥,当年是我们电台的一个主持人,当时26岁,抱着吉他到我们广播电台来,那时候我也很年轻,与一群年轻人用各种方式介绍客家,年轻的歌手我就上庙里面跟老人对弹,在庙里面唱现代流行的客家音乐。我们用主流的方式来带动大家什幺叫客家人,第一个客家人绝不小气,第二客家人绝不刻薄,第三客家人很好客。让大家扭转对客家印象,客家也不是只会唱山歌、吃炒米粉而己,在各行各业都有精彩客家人。

那时候我们有很多的朋友,回到家乡,,他们觉得在都市里没有希望,我们鼓励很多家乡的年轻人回到自己的故乡成立了文史工作室,就是文化历史的工作室,还有一些家乡的协会。比如说美浓协进会,南庄爱乡协进会,其中最重要一个代表是刚刚窦老师提到的桃米社区的廖嘉展,他们也是第一批社区营造的伙伴,后来因为921地震重建,成功的带动了桃米社区的经验,当时社区的客家聚落跟社区营造我们要谈的是什幺呢,就是土地跟人的关系,还有族群精神,在地精神还有很重要的,我们把客家女性再现。所以我在台湾写了《台湾客家女性》,重新用女性主义角度重塑台湾客家女性。

还有生活的书写,我们也把语言的特质放进传媒的管道里面,还有小农经济、自然生态,岁时记忆、、、,刚刚有非常多的朋友提到了在农村生活,你不要忘记我们是要做环保,我们如何在我们的在地精神拿出来,在地精神里面我们其实要让我们活的下去,有经济收入的来源,也才能发挥作用。

接下来我们有很多的年轻人到底在台湾的客家村做了什幺,右上角是南庄,当年只有五千多个住户,但是由于一些年轻人回去成立了爱乡协进会,把它变成一个观光休闲的管道,许多朋友来台湾我带他到北埔的客家村,看一下北埔的文史工作室,这些人他们怎幺样在北埔的客家村里面生存,他们自己开了茶艺馆,旁边是东方美人的店招,重新去召唤自己的过去,因为那是一个很有名的茶山及茶叶出口重镇。

我们希望当地的人留在当地的村落,用原来的生活模式继续生存,而不是离乡背井,但是我们替他们要找出路,最左下角的大家没有看过,叫茶寿,这是在苗栗我的家乡,源于1960年一个老农妇替她的先生用稻草织了一个保温的茶壶叫做茶寿,我给它写在中国时报,叫做一个爱情。其实它是一个很有趣的客家人的爱情的温暖的故事,,右下角是土地公庙,伯公庙是台湾客家人非常重要的信仰,那个是我们一个建筑师的朋友他把他办公室旁边的土地公小庙弄的很简单,也很漂亮具现代感。

这是台湾花东的农村,现在有很多的小农经济也在那里种有机米,还保持了客家村落的原貌,还有北埔,我一个朋友他回去整理他的旧宅子就在里面发展出两间的民宿,大家都抢破头都要去,因为他是保留过去客家建筑的穿瓦墙,小小的民居整理的非常好。地

这是云林的客家村坚持了晴耕雨读客家精神,他们拿了我们政府当时补助的一些钱,去彩绘村落,这个村落,其实蛮有趣的,全部都是老人,老人也自己成立了一个文化协会。再下一张,我要特别提一下文史田野在社会文化的生根,第一个我们刚刚谈到母语运动,第二个我们再三强调客家主体意识的抬头,还有文史工作者投入的文化保存,最重要的我们是要让他跟老人,跟年轻人有一个传承跟对话,这时候我们希望保留生活形态,很多的年轻的文史工作去做耆老的口述,就是寨老的口述,做庶民的记录,做岁时的记忆。怎幺出版呢,我们有政府部门去补助他们,在一些主流的媒体做一些出版品的补助,所以才有大量的文化出版,甚至是教材补充,乡土教材、语言教材。

在2000年以后我到行政院的客委会去工作,成为一个中央级的公职人员,当时我们就办了很多的活动,包括客家桐花季,客家的木偶戏,我找了澳洲的艺术家跟我们一起,下面是北埔的花车挺好玩的,就是一个传统节日,我们常常办的一些客家活动。这是小剧场,这是客家创作跟歌手的生根,在各客家庄巡演,是在南庄。这是我的朋友他的花园,奴原来在大城开花店后来回到家乡,,开设了台湾第一座田园咖啡,带动所有村落的生机,如今南庄被誉为台湾的普罗旺斯,没有新建设大楼,街上全是老屋与客家风味,简洁的建筑在深山里,反而带动了许多城市人,想到客家寻找桃花源的憧憬,。

现代客家妹-是我过去的助理。那时候我办了一个小小的服装展及装置艺术展,就用台湾的土花布跟客家的蓝布,请我一些朋友上场,还有两个美女助理出来上场表演,就成为报纸版面的头条新闻,只花了十万台币,这是我很自豪的事。我在行政院客委会的时候,大概每一年要做个一百场的活动,我就是有各种的活动来带动各区的生态环境,我最后大概停留在大家对美丽台湾客家美的印象中,很期待各位如果有想到台湾看社区营造,看社区大学,就@我一下,我可以帮大家安排。因为最近乡村平民教育邱建生老师带了十个人,包括写中国在梁庄的梁鸿老师、、、、、都去了,我就一路安排了他们到桃米、美浓、到了花东一圈,很简单的跟大家分享,谢谢。

杨鹏(主持人):非常感谢,台湾的乡村重建社区营造确实做了很多年,很多很有理想的朋友投入其中,值得咱们大陆学习。族群文化和族群尊严确实是文化多元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下面有请戴志勇先生,他是南方周末的着名评论员,请咱们着名评论员来评论一下。

戴志勇(南方周末评论部资深编辑):实在抱歉我不是着名评论员,只是写评论。我刚才听张女士的分享,大概有三点的感受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她提到客家的精神,这对一个族群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凝聚人心的东西,它是构成我们实际生活在一个非常核心的元素。对于侗寨的一个感受,他们也有自己的信仰,比如说有祖先崇拜,这种崇拜我不知道还在多大的程度上是一种活的信仰,这种崇拜它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凝聚这个民族的一种最神圣的纬度的东西,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觉得这个非常的重要。

第二点感受,因为我们由个体去面对这个大时代变动的时候,往往是非常无力的,我们很容易被卷入,然后被改变,被消磨掉。刚才张女士也提到客家人从明清几百年下来到日据时代,经过蒋氏的统治,在这个过程中可能这个族群要跟很多很多外来的冲击,外来的文化语言去相互磨合,甚至有时候是一种很剧烈的冲突。我就又想到在贵州这个地方,侗族大歌当然是一种音乐的形式,它还包括语言,可能小孩子不一定以后还能够讲侗语,还能够那幺流利的去回忆本民族的历史,这个时候有什幺样的组织形态来去保留这个东西。

比如说我知道他们有这样的一个公共的场所,有寨老,70岁以上的都自动的成为寨老实,还会选出一个大家都很信服的,威望比较高的人作为大寨老,现在的小孩子可能会对这样的老人家,当然还会有尊敬,但是这种尊敬他是不是还那幺的虔诚,因为他们到外面见到的东西更多了,被很多现代化的东西所牵引,这其中他们的组织形态会受到一个冲击,这个时候他们有什幺样的办法来去构建本民族物质型,或者生活形态里面的一个凝聚的组织,这个东西在哪里。比如说客家原来有家族,有家族的传统,他们可能是十代人、九代人、八代人,他们是有,但是我不知道在侗族会不会还有这样的一种东西在里面。

还有一个就是,张女士她刚才提到自己参加过很多这样的文化或者街头的抗争,作为一个族群或者作为一个民族来说,是非常需要去培养的。这幺一种个人,包括这幺几种,在这里有没有类似于汉地的乡绅阶层,有没有这样的人,第二个是有没有非常了不起的,甚至是伟大的音乐家歌手去把这个音乐发扬广大,可能还有一种就是本民族文明这种知识的传承者,他们能不能把这些东西传承到下一代,我觉得腾讯做的教育口的切入,这个切入的点它是一个知识层面的切入,对本民族基本的公益,基本的文明,基本的生活习俗的切入。可是这种切入它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能不能在其中发现非常杰出的个人,让他们去给本民族多方面的文化有一个带动的作用,这个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看到效果。

我想举一个正反两面的例子,讲到宗教精神,大家都知道犹太人,犹太人实际上经历过三次的大离散。他们两千多年的时间没有一个国家,但是他们最后能够立国,这是一个宗教的内核的精神的体现,他们有这样一种精神在里面,我们少数民族侗族他们有没有这样的精神,有没有这样的崇拜,其实汉族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比如说这几天有一个新闻北大的毕业生,他拿到起薪8000元的工作,他爸爸把他臭骂了一顿,为什幺?因为他爸爸给他的期望是你要幺去做省长和市长,要幺可以起薪拿到年薪一百万,这个评价标准是非常单薄的标准,一个是钱,一个就是权力。这个也是生活世界,意义世界没有了之后,他只能够剩下这种很单薄的东西。

对侗族的这些年轻人来说,他们的生活标准,他们的终极意义是什幺,他们能不能够在现代消费社会的大潮里面能够去议定自己,给自己的生命一个支柱,这个可能也是需要去考虑的,一个是宗教,一个是组织形态,还有一个是个人三方面的感受,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筑梦新乡村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