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讲堂 > 正文

最公益第六期 公益人才困境解决之道

2012年07月20日20:12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六期 公益人才困境解决之道

万通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基金会中心网副理事长李劲

宋波:我先回应一下康老师所说的,康老师说的“人才流出”这一块确实很重要,而且是引发我们思考的事。国内每年新注册的基金会至少有一、二百家,所以这个行业本身是在扩大,这些基金会在招人的过程有也遇到很多问题。前面说职业化,想要走职业化发展道路的NGO、草根组织或者基金会,一定需要这些专业人才,我不知道各位的情况是怎样的,我从自己本身的经历来说,从小到大,我们的课程中没有谁教过我们第三部门、NGO是怎么回事,非营利组织是怎么回事,我们的教育里这一块是缺失的,所以我们没有这样的专业人才,我们的专业人才是从企业来,比如我做项目管理,但实际上企业的项目管理跟NGO的项目管理难道就完全一样?必然有一些区别,这些区别在什么地方需要专业的教育,而水平提升后,从NGO到基金会将来可能会形成一个人才流动的链条,这么多基金会来注册必定需要大量的人才。我看最近NGO发展交流网发的简报,招聘的启事很多,但大家都说招不到人,我就补充这一点。

李劲:刚才谈到人才培养问题、专业性问题,人才为什么流不出去?是因为人家觉得公益行业没有门槛,因为没有专业性。谈到的存量和增量问题,现在基金会中心有一个思路是把存量做好,把存量最顶尖的做好。基金会中心网有一个培训计划,对国内最有影响的基金会领导和关键岗位职员进行职业化的培训,希望五年内国内前300家基金会的秘书长和他们的关键岗位有三、四千,我们覆盖300家基金会的秘书长,能够建立他们基本的执业能力,培养他的职业化水准。第二是建立职业水准。行业有了门槛后才能获得尊敬,才能过有体面的生活。我们今天谈的是公益人才的困境。

基金会中心网希望把前300家最大的、最有影响的公益机构做得更好。我们现在做一个公司,希望用社会企业的方式参照培训公司的运作方式来做,我们把收入看得很重要。把收入看重要,也就要把质量看重要,就要把师资看得很重要,把课程的设计和开发看得很重要,所以策略上是高投入高产出。我们希望用相对比较通俗的投资方式吸引比较强的业内人士参与课程的设计、开发等,我们的培训员也要进行培训,所以在前期要很大的投入,用市场运营的方式,用创新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第二,基金会中心网现在希望在行业内扮演一个人力资本运营的角色,把存量的做好,把增量的做好。

康晓光:我们现在也在尝试着打破传统的人才培养模式,大学、招生、进来上学、毕业?不是这样。我们现在尝试一种合作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这种合作就是子云介绍的“百人计划”所列的,由友成基金会、基金会中心网、人民大学非营利组织研究所三家联合发起的一个高端的教育培训项目,号称要为我们这个领域培养百名青年领袖,这是一个高度联合的项目。首先人民大学和美国圣母大学关于联合设定一个双学位项目,人民大学主要提供教学上的支持;友成基金会为每一届学生提供100万的奖学金;基金会中心网在招生、教学以及毕业之后的职业发展方面提供全程的支持。这样一个开放的、国内国外、教育机构、基金会、支持机构合作的一种人才培养方式,我们也应该积极的探索,不但重视教学也重视实践,不但重视上学的三年也重视毕业以后的长期职业发展,通过建立俱乐部,建立一个职业发展知识体系来支持这个项目的发展,这个项目我们自己不赚任何一分钱,这些钱都用在同学们身上,想为我们这个行业中有潜力有志向的青年人的发展开辟一个途径,把这个领域的天花板提升一下,希望你们特别是年轻人能够积极的参与。

窦瑞刚:我现场做一个小调查,刚才无论是康教授还是李劲,讲来讲去都在讲基金会,但现场在基金会的人有多少?做NPO的有多少?除了这个小调查之外,我刚才还有一个小感觉,上台的除了康老师之外,没有一个人在基金会拿薪酬,宋波也不算在友成基金会拿到收入,李劲不是,我也不是。康老师说人才有没有流出去,李劲就流出去了,他已经不在基金会拿薪酬了。我虽然干了6年,但从没流进来,在基金会没拿过收入。这两个小调查表明我们光考虑基金会,光考虑“百人青年领袖”还是窄了一点,要更多的考虑草根的公益组织如何生存、如何发展,如何解决人才问题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一下康老师,不知你们是否注意到康老师刚才说他培养的硕士、博士都没来这个圈子,我特担心百人青年领袖培养出来后还在不在咱们这个公益圈里,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康晓光:这个问题的解决方式,一是签协议,参与一个项目要为公益事业服务三年;二是这些人在这里受到公益教育后,即使到别的领域也许偶尔还会为公益事业做点贡献,比如当了部长,对公益事业的贡献更大。

主持人: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给宋波秘书长,您觉得制度上没有什么限制,那您是否尝试过把自己纳入到你们基金会里面拿工资?

宋波:我们肯定尝试过,我所说的是,首先这个限制是合理的,因为这个资产是属于公众的,其次10%这是否合理?这是可以讨论的,标准可以讨论。这个标准有可能成为衡量公益组织效率一个标准,未来在所有的基金会或者在包括一些非营利组织里,如果公募是标准,有可能成为捐赠人选择机构的一个标准。

康晓光:前几天我刚去了北京慧灵(做智障人士关照工作的一个组织),它在第一线工作的人员月薪在3000元钱左右,对于这类组织平均收入不超过当地平均收入的2倍,这个确实不构成限制。对于那些“贵族化”的基金会特别是非公募基金会可能是一个限制,比如说这三位都在曲线救国解决开工资的问题,因为不能在基金会开,否则他们一两个人开完工资就把整个基金会的工资指标给用光了,所以在企业开工资,南都也是这么解决的。

反过来说,基金会作为一个资金分发的机构,类似于一个投资的机构,你要想保证让这些钱有效率的投出去,给他们一个好的出处,让这些钱发挥好的作用,确实学习管理方面,特别是相应的管理人员的素质方面要有足够的要求。若一个人每年管着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进进出出,如果这个人的专业能力不是很强,确实也是不负责任的。所以在这样的意义上,在这样的职位付一些高工资,我认为也是合理的。作为一种规避的手段,然后由出资方另外出一笔钱解决他们的工资问题,在现行的政策下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也有其合理性与正当性。所以我想单位另找门路去开工资,同时政府设立一个工资的门槛都可以,没有太大的限制。

李劲:我补充一下康老师的观点,其实基金会高管工资问题和NGO工资问题我觉得是有关联的,如果你真用好的基金会领导人,什么叫“好的”?他会更加了解和理解基金会的状况,对行业是了解的,对行业的发展规律是看得清楚的,对NGO的基本态度是属于认可的,这样的基金会的领导人可能会对NGO的支持力度更大。我觉得这两个问题不能对立起来,应该关联起来看。

窦瑞刚:我还是有建议,比如“中国公益事业培养百年青年领袖”能否不要专注于精英人才,而是重点培养草根公益组织,要求也不要是两年公益时间,再长一点。若是两年的话,刚觉得干得辛苦,找机会跳槽,正好给他提供了机会。若延长至五年,并以草根为主,培养出来的话有两个好处:一是能力提升,有了双学位以后可以来基金会,而他们又当过草根公益组织,知道做草根、实行项目多难,所以可能提高到35%。我的建议是,重点资助草根。解决了草根的问题才能解决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其他问题

宋波:我们的逻辑是这样的,刚才李劲谈到产业链的问题,公益组织是不是应该有产业链?如果在产业链里基金会能够扮演资金提供者的角色的话,我相信基金会的发展会给草根组织的发展带来源泉,如果没有这个源泉,草根组织去哪里?除非开放公募,大家公平竞争。在这个逻辑下,如果基金会的发展都往资助型的基金会或者基金会都能够做强做大的话,他能够给这个行业带来更多的资源,所以才会产生我们希望加强基金会的发展。

康晓光:我插一句,窦先生的问题我们都有关注,在友成设立的奖学金里基本上是要给草根组织来的人,大基金会都自己拿钱,而且有些机构也不希望你给他出钱,就是说我自己有钱自己出,不占用如此有限的资源,所以奖学金80%、90%是倾斜在草根组织来的人员上,而且鼓励他们将来重回草根组织中的工作。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公益慈善目的是成就他人而非吹嘘拔高自己,公益慈善同样需要制度化。#为爱远征#路上同伴的分享,值得思考。怀悲悯之心,也要怀感恩之心。公益之路,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得到的比付出的更多。晚安,各位!
    2012-07-18 23:45:58
  • 基金会中心网听众:
    重要发布:《中国企业基金会发展研究报告2011》隆重推出!报告由基金会中心网与明善道CCiA联手完成,是国内第一份针对企业基金会的报告。历经八年的发展,2011年底中国企业基金会已达285家,作为非公募基金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公益生态圈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免费下载:http://url.cn/6ofFOy
    2012-07-20 10:15:52

相关专题:

最公益第六期:公益人才困境解决之道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