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筑梦新乡村论坛 > 正文

姚谦:台湾原驻民音乐保育与生态博物馆建设

2012年07月20日11:05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姚谦:台湾原驻民音乐保育与生态博物馆建设

台湾著名写词人、制作人、音乐经理人姚谦做主题发言:台湾原驻民音乐保育与生态博物馆建设

姚谦:台湾原驻民音乐保育与生态博物馆建设

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资深编导毕蜂点评

姚谦:台湾原驻民音乐保育与生态博物馆建设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执行秘书长窦瑞刚点评

【腾讯公益编者按】如何在经济发展的大潮席卷之下,重新评估和建设乡村价值,建立乡村的文化自觉与自豪?通过保育乡村文化平衡城市化的浮急之气,找回人与自然更本真的文化脉承?7月17日,来自两岸三地的知名专家、学者和媒体人相聚在被誉为“人类疲惫心灵最后家园”的黎平肇兴,在“腾讯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上坐而论道 ,研讨“探寻乡村文化保育,重估乡村价值”的主题,试图为这一命题找到解决之道。

论坛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委统战部、贵州省文化厅主办,中共贵州黎平县委、县人民政府承办。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贵州省委统战部部长龙超云,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庆生,贵州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茂爱和腾讯公司主要创始人、首席行政官、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执行理事长陈一丹,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翟红新等领导和嘉宾共100多人出席了论坛,并参加了《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的发布。

查看详情,请点击专题: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

以下是来自台湾著名的写词人、制作人、音乐经理人姚谦的主题发言:

姚谦:在座的前辈和媒体朋友们下午好,我今天主要还是要分享一些我经历过和我阅读过的经验。不敢说好或者成功,只是一些分享,对经验做一些调整和思考,大家现在听到这个是1906年亚特兰大的奥运会的音乐,可能奥运主题曲被淡忘,这个音乐还有人记得。这个音乐是台湾的原住民阿美族的一位老先生,他用他的民谣做的老人饮酒歌,这个歌词基本上是关于山、海、日、月的一些大自然描述。

非常重要的一个音乐团队截取之后重编,进入了奥运。1996年的奥运,大家还会记得这段音乐,这个音乐的促成跟台湾政府无关,纯粹是音乐人完成的。这个案例其实也给很多人一些启发,在我个人心里面,我1990年初第一次到大陆的时候,九几年那时候北京报纸说台湾音乐商人姚谦来了,把我给吓的,不过我现在慢慢接受商人这个角色,因为我做的是流行音乐,的确已经在唱片的行业里面,卖唱片挣钱,而且挣了挺多钱,挣越多钱的人越讨厌自己被叫成商人。

后来我发觉如果商人这个成功的经验是一个很好的平台的话,为什么不可以用在你自己的理想上。当时我还没成商人以前,也只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就那么凑巧自己当时写了一些东西就被别人记住了,经常被提起的还是《鲁冰花》, 当时《鲁冰花》来自一个采茶的山歌,我们创作的。这几年像刚才大家听到的奥运宣传歌,就给我不同的启发。我现在再举第二个例子,可能跟乡村建设有关系,叫花莲太鲁阁之前政府试着招标,只要大财团招标肯定不会要这种很多限制的地方,它一定要到海边最好的景大肆建筑。在花莲太鲁阁如果有机会大家可以去叫布洛湾山月村,我做了三年的一个案子在山月村,音乐、小说还有戏剧电影开场,因为我真的被山月村的建造人给感动了,他其实是花莲一个五星级饭店的经理,但是他50岁的时候开始做一件事,他离开了工作,因为他要为太鲁阁开发公共资源,变迁造成那里很多留守的老人和儿童,年轻人下山就不再回来了。

他在建山月村的时候决定全部都用阿美族的人,他把所有在五星级酒店学到的知识教给他们,甚至把一些建筑模式保留下来。看的这些草图,我的电影小说里面就用那个雏形画的,我也想借由自己的商业推广平台,这个电影年底在国内会演,在台湾演了两周,欧洲电视台的版权买过去了,试着借由这个所谓商业的娱乐平台看能不能推广山月村,山月村它最大的成功有两个地方,我忘记了说布洛湾在太鲁阁族的语言叫什么,意思是回声,因为那里的人也爱唱歌。

可能很多人去过台湾,去过很漂亮的旅馆、风景区,可是这是唯一在今年得到认可的景点,国际认定它这个建筑物和营运模式不会伤害这个土地,它没有游泳池,没有健身房,它的食用水的回收,建筑的开发都是在自己自足,不破坏的状态之下,这当然对很多的投资财团没有兴趣,也造成花莲对这个山月村从来不推广的,不过还好,像廖教授这么有心的人士在国外有这样的组织都在鉴定这些事情,它现在是唯一得到这个认证的。

它另外一个很好的成就其实让我感动最深的,决定把它写到我的作品里面,就是它每天晚上的表演都是找留守儿童们。他发现留守儿童有一些要克服的问题,除了经济上的问题,因为经济上还有很多捐赠,几乎都靠教堂在支持,花莲市政府给的资源非常低,留守儿童心理上的伤害才需要关注。

他发现很多小孩不只是寂寞,是愤怒的,是自卑的,甚至是有一点暴力倾向的,因为他得不到一些恰当的疏导与照顾。于是他刻意编了三个队伍,轮番的在晚餐后带到酒店的大草原上,让孩子唱自己的语言,跳自己的舞蹈,很多的游客到那都给与掌声。我印象最深刻有一个小孩像一个猴一样跑来跑去,可是表演的时候特别认真,老板跟我说这个小孩特别的难教,最近好了,因为每回当大家,他用自己的语言唱歌跳舞之后,大家给予掌声,他会害羞,他会开始微笑,以前他是见人不笑的。我觉得这也是从早上听了很多前辈老师说的一件事情,就是自重的,自尊的培养,他自己身为自己的族群而骄傲,这个建立是要从小开始,并不是我们老是带着施舍、照顾、给予的老是充满这个姿态去对他们,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山月村我不做宣传,我今天就用15分钟举几个例子,这是第二个例子,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参考一下。如果需要我帮忙联系,我很乐意。第三还是归到我对音乐的理解,我觉得各地民族都有自己的音乐,甚至高于语言或者是文学的一个方式。我有幸认识国内一个很好的音乐家吴彤,因为他认识了马友友,他们这几年都很积极在关于民族音乐的兴起,我要说的并不是少数民族因为,而是包含我们自己的民族音乐在世界上的认可,或者平起平坐,或得到相对的尊重。马友友有一个丝路组织,已经十几年常年都在做这件事情,他不只是对汉族,其实他从丝路概念,从波斯,甚至韩国、日本各方的音乐家,只要年轻的音乐家继续用自己民族音乐创造或表演,他都吸收进来,每年都在波斯顿做一些编排,然后马友友带着全世界做巡演。马友友自己的演唱会是非常挣钱的,但是他有一半的时间放在这上面,跟大家做经济舱一起去表演,甚至他经常当司仪去介绍这些音乐家。

在前年他们到了台湾,受台中市政府的要求,吴彤就跟我商量,到台湾有没有特别要加入的,大家都知道现在台湾的衰退,有两个很大的原因,一个就是财团,一个就是媒体,二世媒体跟二世财团。现在台湾还是蛮沮丧,我建议他用台湾民谣里面比较正面思维的《望春风》,他们也给我了一个很好的教育,他们没有改造,没有模拟,或者改造你的东西,他反而把自己当做配角,去衬托当地音乐。

所以吴彤的笙在国内应该是首席,马友友是大提琴,马友友用了巴哈伴奏,吴彤自己编写了一段来衬托台湾民谣《望春风》我放一段大家可以听听看。大概是这样,其实后面那一段大家很容易听到这是台湾很有名的一个闽南语民谣叫《望春风》,只是我要凸显前面那一段,马友友用他最招牌的巴哈伴奏加上吴彤的笙,他的笙是刻意搭配巴哈来引导这个。所有做的努力是在衬托当地的创作的元素,而不是改造或者模拟自己在前头。这跟前面德国的那个做法是很像的,其实没有改任何改造,只是在衬托,用电子乐来衬托它,这也是我们值得思考。

我最惊讶的是云南的一个大型的歌舞,完全以自己的审美观,要求当地人用自己的审美观表演给自己看,的确在旅游达到很高的效益,但是这也是某种程度的伤害。我刚才有特别提到企业跟媒体的态度是很重要,台湾有些经验大陆可以回避掉,现在我们也知道台湾开始收购媒体台,加强它的商业范围,如果那个媒体整个扭转台湾的文化还有一些审美观,内地反而在大陆遇到很多很好很优秀的媒体,我有八年的时间刻意有一周呆在北京,一周在台湾,刻意维持自己不要只是台湾观点看整个华人社会,也不要以北京观点。今天很高兴这几天到了贵州,我又学会以贵州的观点怎么来看华人社会,我提了企业的自觉是很重要的,我举一个最近我觉得有一点点成就感的案例。

最早斯巴鲁日本汽车品在中国的广告代理,是一个很大的广告代理,他们经常用自己的盈利所得做适度的环保以及采风的赞助,他曾经用一个小金额赞助吴彤,吴彤不大懂这些商业,我就帮他去谈,结果反而遇到一个好的结果。因为那时他们正面临着葛优跟舒淇的广告续约是一个天价,他们在苦恼,我就跟他们说,如果我们用文化当广告形象,也许是不一样。所以他们接受了建议,也说服了日本的企业整个预算没有花在明星上面,这个跟我以前的商业价值,因为我以前最会挣钱,让我的艺人去做广告代言挣很多的钱,这一次他们所有钱好好的做在广告宣传上,剩下的钱再做文化推广。那时候吴彤正好在云南采风,他说了一段藏语的歌唱,我们就写了一个简单的脚本,吴彤、杨丽萍当了代言人,广告全部是在云南拍的,我们现在可以看一段,吴彤在创作这个音乐的时候,他写了一个以大家能理解的旋律,最后的压轴却是原生态当时的录音,没有做任何修改的呈现,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广告片。

当时基本的脚本是让一个电影人、一个舞蹈家、一个音乐家来描述云南,最后藏语的声音就出来了。这是一个两分钟在车展用的宣传片,这是在电视台播放大概30秒,加一点点吴彤的前尾奏来衬托,整个都是在云南拍的。这是一个不错的案例,曾经我也一度想试着说服他们去花莲,结果没成功。我相信如果有机会我也很乐意试着说服企业,不可能到贵州,我认为商业一个让它捐赠,一个在他们有利的基础下,他才会全力,这个广告片的预算极高,是我做了二十几年商业音乐里面最高的,全大陆的电视台媒体都有大量的播放。这是一个双赢的策略,今天早上的演讲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我想在这做一个总结。

当我们不停的在以一个更开阔的心来面对跟我们文化不太一样的族群的时候,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准备。这两天还是发现有一些担忧之处,这也是觉得企业跟媒体可以帮忙思考的问题,我们去人家做客的时候我们应准备什么样的基本礼貌,基本态度,怎么面对人家。我现在到人家做客,可是好像他们都是在外围,甚至他们没有发言权,这一点是我们要去思考或者我们旅游的态度和精神,我们不是去享用人家的资源,而是跟对方学习,这一点可能需要媒体朋友帮忙平时要去透过媒体去教育,我们自己的心情转变。最重要的人和人永远都应该是平等对待的,这点是值得去思考,这是我最后的总结。

杨鹏(主持人):非常感谢姚谦,时间耽误了一点,我没有打断,我觉得非常精彩。有一些是他说的作为客人我们准备好了没有,就是要对本地的音乐、艺术的珍惜和尊重,当地人的参与,以主人翁身态的参与,非常感谢。下面有请评议人凤凰卫视的编导毕蜂女士。

毕蜂(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导演):各位老师,各位前辈大家好,我是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的导演,我叫毕蜂,跟谦哥结缘是今年三月份的时候,我们锵锵十几年来第一次从演播出里面走出去到台湾做了一个行走类的节目。这个节目当中我们也有和乡村的农民文化接触的经验,这个我待会再讲。我先说说谦哥刚才演讲的感想,首先第一点我觉得特别有启发,当我们一直都在讲说商业化和原生态的文化的保育之间有很大的矛盾的时候,其实谦哥也提醒我们这两者之间并不是完全的对立,而是可以达到一种共同的双赢。当企业投入了这个资金去推广一种民族的文化,原生态的文化的维护的同时,它不仅是在做一种慈善的行为,同时也可以给企业带来美誉度,也可以带来品牌的提升,从而达到了一个互相都有收获的状态,这个不管是台湾花莲的民宿,还是斯巴鲁汽车的广告都给我们很好的启示,可能更多的模式都值得将来进一步的探索。

再一个就是对待少数民族的地区还有文化的态度上,就像上午的张教授说的,不能是一种侵入式的方式,应该是什么样的方式呢,这里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台湾的感受,在台湾我们也去到了台东,也去了宜兰,跟当地的一些原住民的朋友,还有一些当地的农民有很多的接触,他们给我们的感觉非常的不卑不亢,而且态度当中有一种理所当然的自尊和自豪。就好比说它会跟我们讲,你如果想听我们唱歌,我们坐下来,我好好的唱给你听,你如果想吃我们这里的饭,我们坐下来我好好的做给你吃,但是你们吃饭的时候我不唱歌。因为你来我家做客,不会有客人坐下来吃饭,主人在旁边伴唱的情况发生。

所以当我们在面对他们的时候,我们也渐渐找到作为媒体拍摄的态度。那就是我们把自己当成是去探访朋友,我们去看我们的朋友,去朋友家里做客,有好的地方我们很羡慕,我们学习。有不好的地方,我们告诉他我们是怎么想的。但始终不会说我们在仰视对方觉得他真的很了不起,或者说有什么值得我们顶顶膜拜,也不会去低头去俯视说我们要帮助你,或者同情你你们经济真的发展的太慢了,我们要投点资或怎样,能够进入到双方都很舒服的很平等的沟通,互相都会有收获,但同时当离开的时候互相都会有改变的一种状态。

所以这样的经历就是特别能够映衬到刚才谦哥讲的,当一个城市和乡村的文明相互交流、相遇的时候,不管是旅游者还是我们文化的工作者、文化人去进行文化创作的时候,这种碰撞,这种沟通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可能双方都是需要学习的。而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我们作为媒体就自认为承担一种责任,可能我们更多的是要有一种示范的作用,甚至于是有一些教育的作用,所以我想今后我们也希望能跟腾讯公司跟各位的老师能够多交流,多做一些事情,谢谢。

杨鹏(主持人):非常感谢,做到人和人平等相互尊重、珍惜真不容易。咱们刚才一上来我们说美女,现在不敢说了,应该说是才女。下面有请窦瑞刚先生,他是腾讯公益的执行秘书长,大家说服他,把大家的观点跟他交流,这个很重要。

窦瑞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执行秘书长):我是被临时抓来当差,作为活动的主办方,我没资格点评姚老师,尤其是一个五音不全的人更没资格点评音乐人,但是我跟台湾音乐界还是有很多交集的。应该是2009年台湾9·21大地震的时候,台湾的一些知名音乐人,但是现在不大活跃在歌坛了,这样的一些音乐人自发纪念9·21大地震的活动,但那年台湾很不幸刚好又发生了水灾,所以他们原来筹备的所有钱都没有了。但是这些音乐人们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去在9·21大地震的地震现场,在那个纸教堂前面做一个露天的音乐会。那天我见到了蔡琴,因为我的五音不全,我认识的音乐人很少,但是那天我知道真的来了很多台湾的知名音乐人。他们给了我很深的感动,我们当时是代表5·12大地震的孩子们去到那里和他们交流,大家都在很简陋的纸教堂里化妆的时候,我看到蔡琴在前面化妆,我背了一个相机,她助手轻轻的跟我说了一句,她说您现在不能照相,但是她化完妆你可以跟她合影。

台湾之行给了我很深的感动,包括刚才姚老师为了乡村保育又来到了黎平,来跟我们交流,都让我深深的感动。我在台湾我一直觉得我就想不清楚,为什么台湾人民这么从容,这么安详这么宁静,这么不温不火。我想可能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台湾的音乐人给台湾植入了某种文化的基因。其中我们去参观的有一个叫桃米的地方,它有一个口号我觉得也值得我们借鉴。桃米也是一个灾后重建的地方,当时他说这个地方是一个把青蛙当老板的地方,青蛙是当地的老板,我们是要照顾这个青蛙的。

我相信其实这块土地上所有的物种才是世界的主人,人类不过是个入侵者。正如姚老师讲,我们外来的客人能摆正自己的位置,能用我们一点点微薄之力助推,最重要的是要让本土的力量生长起来,让青蛙真正成为老板。我相信我未来也能在黎平,在中国看到台湾人的从容、平和和自信。

相关专题:

筑梦新乡村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