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筑梦新乡村论坛 > 正文

廖晓义:为何要重新“上山下乡”

2012年07月20日10:46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廖晓义:为何要重新“上山下乡”

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主任廖晓义做主题发言:为何要重新“上山下乡”

【腾讯公益编者按】如何在经济发展的大潮席卷之下,重新评估和建设乡村价值,建立乡村的文化自觉与自豪?通过保育乡村文化平衡城市化的浮急之气,找回人与自然更本真的文化脉承?7月17日,来自两岸三地的知名专家、学者和媒体人相聚在被誉为“人类疲惫心灵最后家园”的黎平肇兴,在“腾讯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上坐而论道 ,研讨“探寻乡村文化保育,重估乡村价值”的主题,试图为这一命题找到解决之道。

论坛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委统战部、贵州省文化厅主办,中共贵州黎平县委、县人民政府承办。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贵州省委统战部部长龙超云,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庆生,贵州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茂爱和腾讯公司主要创始人、首席行政官、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执行理事长陈一丹,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翟红新等领导和嘉宾共100多人出席了论坛,并参加了《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的发布。

查看详情,请点击专题: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

廖晓义简介: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创办者兼主任,08年创建了“乐活家园”模式。十七年来,在绿色环保的道路上,作为中国文化的坚守者、环保事业的守望者,廖晓义亲手不仅亲手创办了中国本土化的NGO,提出了26°空调的概念,更是将触角伸向了水深火热的乡村,提出重新“上山下乡”,认为乡村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提出“乐和家园”模式,要在中国乡村创造生态文明世界样板。

主要观点:这四年,我和我的队伍是为了解决一个现代最核心的问题——人的无限的发展欲望和有限的自然资源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处理五个危机,要从中国智慧里找一点出路。

建立生态协会一定要激发他的内力,但是光他们自己也不够,还需要我们。我们是一个联席会,完成了一个生态家园的重建,激发了村民互助互帮的乡村文化。

我40年的哲学,20年的公益,4年的乡村蹲点,我觉得人是最重要的。我们一定要把社工建立起来,不管是地上冒出来的还是天上降下来的。

点评嘉宾:

柯剑:贵州文化薪火乡村发展基金会监事长

张伟强:广东商学院旅游管理与规划研究所所长、教授

以下是来自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主任廖晓义的发言实录:

廖晓义:这是第一天和村民说,我们要打品牌,要把生态经济保护起来,要建乐和家园。乐和家园是什么?乐和家园是做生态产业,是搞环保,搞养生。最重要的是乐和家园是公民参与共同治理,是一个低碳的生态乡村,所以我们这个项目获得了中华慈善奖最具影响力奖,而且因此获得了胡锦涛总书记的接见。

2008年我在山上呆了两年,有一天到纽约去接受克林顿基金会全球公民奖。全球四个人,巴菲特的儿子,可口可乐的总裁,世界卫生组织的总顾问,以及我这个中国农民从山上下来的。

我就跟他讲我们在山上干了什么事,我们把灾后重建看成是建立可持续城乡模式的契机。2010年我的老家重庆巫溪县委作为政府顾问带着社工团队又走进了巫溪呆了两年做乐和家园。大家的事情,大家商量。凭良心挣钱,靠团结致富。

我的家乡有81个乡村在搞乐和家园,还解决了一个留守儿童关爱问题。这个项目在春晚2012特殊家长会上亮相。那之后3月份我们在云贵川渝等几个县开始了乐和之家的落地实验,这个是一个音乐相册。因为有人把我们的社工说成了萤火虫,于是我们就用萤火虫来做歌词。

这四年,我和我的队伍是为了解决一个现代最核心的问题——人的无限的发展欲望和有限的自然资源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处理五个危机,要从中国智慧里找一点出路。

这是乐和的几个层面——乐和治理,乐和生计、乐和人居、乐和保健,它是表现的是生态文明的功能系统——生态环境保护,生态社会建制,生态保健养生,生态经济发展和生态伦理建制。

建立生态协会一定要激发他的内力,但是光他们自己也不够,还需要我们。我们是一个联席会,完成了一个生态家园的重建。过去烂房子倒下去是建筑垃圾,但是我们请来了生态民居的专家在大坪村上建立了一个川西民居风格的生态民居群,从而骄傲地说灾后重建是我们的一个亮点。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激发了村民互助互帮的乡村文化。建房子,修路,一起做养生操。

此外,我们对物质层面的关注也比较多。特别像留守儿童,可留守儿童缺的恰恰不是物质。我昨天到潼关抽查了一下,那里差不多有一半的父母都在外。妇女主任告诉我,有两个孩子在家里每天吃方便面,脸都吃黄了。有一天16个孩子集体溺水而死,都是留守儿童。

巫溪以前是一个上访村,吵架村,因为建立了乐和互助会,引进了社工站,变成了一个乐和村。很多媒体专家都去过那,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去现场看看。

你能想象农民读论语吗?从早上五点读到晚上九点半,读了以后说不做小人要做君子。还推动了全县相约论语全民读经这样的一个活动,当然还要回乡实践,所以我们做了回乡歌,我擅长编顺口溜,包括乡村的生活。

柯剑(贵州文化薪火乡村发展基金会监事长):刚才听了廖老师激情的发言,我感触非常深,我愿意做一个萤火虫。我们看到了廖老师一路走来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她从开始做地球村的准备,到最后选向探索聚焦到最后留守儿童的关怀,一路走来确确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在全球的影响力也很大。我们这些爱心的能量是靠一个人去点燃的,还是我们众人拾柴火焰高呢?我相信廖老师做到了她做到了,因为她的激情唤起了人们对环境的重视。为什么有这么多村民同意她在村里去实验,去做生态农业,去做乐和家园呢?因为她唤起了人们热爱地球,尊重环保,尊重生命的激情。所以廖老师的团队,用萤火虫的精神鼓舞大家。

我们经常开一些论坛会,我们听到很多好的理念真的没有落地,早上廖老师也讲了,我们做一件事情上落地,要上天,为什么能够上天,因为我们有强大的腾讯的互联网的支持,有强大的腾讯互联网的资源,有他们的公益爱心,这些项目是可以上天的。我们还要联手,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小。如果只有一个萤火虫,它是不亮的,大家会聚了,联手了这个事情就可以做大。

还有一个就是用心,如果一件事情不用心,它是做不长的,走不远了。我们只要用心了,任何事情都可以探索,可以获得回报。所以今天认识这么多专家学者非常高兴,我将来也会是一个小小的萤火虫,谢谢大家。

廖晓义:我刚回国来取了一个组织的名字叫地球村,叫我当村长,当了几年概念村长以后,终于当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社会村长,所以老和村打交道。我40年的哲学,20年的公益,4年的乡村蹲点,我觉得人是最重要的。我们一定要把社工建立起来,不管是地上冒出来的还是天上降下来的。能不能腾讯牵头让我们所有的社会爱心人士一起参与,到2020年为中国的20个县,每一个县培养20个落地的社工。如果是我们可以一对一的来对接,我们帮助这样的社工队伍的成长,那我们聚到这里就没有白聚,如果我们那样做了,我们就可以从黎平开始给中国历史添实实在在的光辉一页。

张伟强(广东商学院旅游管理与规划研究所所长、教授):刚才廖老师非常热情,今天的主题是重估乡村价值和保育乡村文化。我想在这里把自己的一些经验跟大家分享。

第一个我认为重估价值我们要解决两个核心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们专家的评估价值,跟老百姓认同的价值要逐步的靠拢,不要形成剪刀差。

第二个观点,保育乡村文化。我在广东做了好几个村,我的实践是要保育这种文化,除本身文化人以外,还要想办法培育一批当地的企业家。让对文化有自觉的企业家极参与文化保育,能够做得更远,可持续。

刚刚廖老师的乐和之家非常好,如果能够再借助一些有文化自觉的企业家参与,我觉得她的地球村试点会越做越多。以后有机会我们会经常到贵州走一走,看一看,看我们的一些好的做法能不能在这里落地,因为我们知道有一些东西不一定能落地,有一些条件的限制。但是我想只要大家共同努力,充分的沟通,利用腾讯这样的公益基金网络平台,把大家的力量聚集在一块,我相信贵州一定会比我们在座的合力放在一块发出的效应更大!

相关专题:

筑梦新乡村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