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筑梦新乡村论坛 > 正文

陈哲:土风计划、活化传承与生态大树ABC

2012年07月20日10:42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陈哲:土风计划、活化传承与生态大树ABC

中国内地著名词作家、音乐制作人、“土风计划”理事长陈哲做主题发言

陈哲:土风计划、活化传承与生态大树ABC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高宏明点评

【腾讯公益编者按】如何在经济发展的大潮席卷之下,重新评估和建设乡村价值,建立乡村的文化自觉与自豪?通过保育乡村文化平衡城市化的浮急之气,找回人与自然更本真的文化脉承?7月17日,来自两岸三地的知名专家、学者和媒体人相聚在被誉为“人类疲惫心灵最后家园”的黎平肇兴,在“腾讯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上坐而论道 ,研讨“探寻乡村文化保育,重估乡村价值”的主题,试图为这一命题找到解决之道。

论坛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委统战部、贵州省文化厅主办,中共贵州黎平县委、县人民政府承办。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贵州省委统战部部长龙超云,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庆生,贵州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茂爱和腾讯公司主要创始人、首席行政官、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执行理事长陈一丹,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翟红新等领导和嘉宾共100多人出席了论坛,并参加了《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的发布。

查看详情,请点击专题: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

以下是来自中国著名的词作家、音乐制作人、“土风计划”的理事长陈哲的发言实录:

陈哲:自我介绍一下,我自己作为一个音乐人,也是一个创作者,谱歌给大家唱,大家听。我这20年只做了一件事,进山。进山解决问题很简单。最初的想去收集整理,想把中国的音乐元素介绍给社会和世界,但是后来转化为一种社会工作。而且这十几年大多数是在少数民族地区,特少民族的边远地区,在这样一些特色区域进行文化的探索工作。我的探索是在一个比较低照度,社会不知道,我们希望用这种低照度、单纯的方式测度整个传承的真实性和可能性。在这个过程中,做了十几年,从广西、贵州、四川、云南,后来大部分在云南。

做了这么多年工作以后,形成了一些看法和一些认知,形成一些我们的理念,叫“土风计划”的ABC理念,活化传承。因为刚开始工作的对接点就是进入山村解决第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大家探讨中国民族的传承问题,最早的形态是静态传承,建博物馆,搜集整理图书,我们叫切片式固化传承。土风计划后来做的是用活化传承,就问一个问题,一个民族今天在你面前唱,他的子女在哪儿?承继者又是谁?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把那个声音固化下来,做成唱片,传到世界,但是该民族的持有者和后继人带哪里?谁来继续创作音乐?这是最主要的问题,我们就从这儿开始。经过这十几年的工作和探索,有些部分的经验大家也讲过,有部分探索无所谓成功,重的是过程,总结梳理,然后形成模式和经验,可执行的是什么,可规避的什么,我们也是一样。

在过程当中我们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全社会有些误区,所以刚才讲到的东西可能会对前面的讨论有回应。比如讲ABC的时候,我先说明一下,ABC简单来讲就像一棵树,树的根部是作为整个的支撑,它是基础,是基因,树干是中枢,是筑巢,是支撑,上下支撑,树冠是花朵或者是光合作用,伸张破苗,而且把果实奉献给别人,记住,果实不是大树怎么要吃的。我们有些人的观点可能会从这里得到启示,就是果实不是大树自己要吃,大树的维系在于它的树根和树干和树梢交换,壮大自己,但是产生的果实是给社会的,是为了传播自己,把种子传播得更远,给别人。这样,可在这个基础上探讨刚才前面谈到的发展问题就清晰可见。

现在说一下我们的理解。农村村寨基本是整个根文化的资源地和持有地。这个基础一旦丧失,中华文明的多样性就会整体地蜕变。从这一点上来讲村寨是非常必要的,整个中华民族多样性的根文化的基础在这里。所以提到保育乡村,我从这一点上是支持和赞成的,当然还有一些提法还值得商榷,保育的姿态准不准确,我觉得更多的是助推。

那么乡村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是人的问题。我们不管怎么保育,提什么样的想法,如果族人们没有后继承接者,这个民族是虚的,在世界上,大多数民族很多人是在右上角贴的表格,自己的母语不会,歌曲不会,民族文化不会,历史传播完全不会,并不比我们强多少,这样的族人子弟大批地存在于社会上。相反不一样的就是在咱们今天到达的地方是整个社会进程传承得比较好,我们所工作的区域是偏远山村,有的村落只有几十户,形成一个社会整体的进程,社会发展主要谈的这个问题。

讲到大树问题的时候,根部是埋在地以下,看不见的,这个根不是长给别人看的,当我们发现如果根全翻到地上了,给人看的时候,整个群落就消亡了,因为根掉了,根要别人交换的是树上的花果,也就是说它的灿烂的花果、成果,需要传达给社会,越远越好,这是世界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是商业技术操作,社会技术操作的问题。在这个领域里面怎么做?有很多研究,但是我认为基本是开放式的。但是村寨要保护的应该是基因。现在我们发现最多的情况是大树的根受到阻挠,土壤在改变,污染在妨碍着它,高楼大厦遮住了它,甚至铲断了它可以生存的空间,于是没有土壤的情况下,你怎么让根文化传续下去?我们大多数根,年轻人大多数跑掉了,优秀者离开自己本土了,我不赞成盲目地城乡一体化,我不赞成国家一刀切的政策,我更不赞成下了人头令,每个村必须有多少打工者,才算完成了这个事情,那是一种倒根式发展。一个族群总共就那么几千人,几万人,它连接续都没有的时候,何谈保育?你保育什么?保育老头吗?老人在世为了传续。如果我们族群没有一群人站在我们面前,整个民族是消亡掉的,消亡的一个民族是不可挽救的,我们可以改造一个城市,甚至有天发现错了,把城市全部推倒,重新再按原来建立起来,甚至还很接近,民族不行,元气没有了,这个很清晰,所以保住根,为根提供土壤,提供环境,让它发育下去,这个大树就有希望,否则没有希望。

我们讲到ABC的问题,我们这里集中一个问题就是要谈传承的问题。或许传统式的发展,所有的民族,所有的文化都是在传统的方式中传递的,这个在今天的现实挑战下很难维系了。有的村寨无法进行传承和传承,它的环境改变。所以有必要激励族人们面对今天的现实站起来,有组织性地传承。

第二个问题就是自组织传承的问题。其实我们在整个文化传承工作中注意两个问题。一个是第三代传承人,一个是村寨自组织,所以我觉得侗族的工作,NGO的工作,政府的工作,包括我们外来者的工作是扶持帮助培训村寨的自组织站起来去进行传承,有效地在自己的体系,利用自己的规则进行文化传承。在这个方面跟大家交流个信息。土风计划近年已经升级成云南省政府的文化项目,变成一场云南“土风计划”文化传承示范工程,把将近20年各个组织机构、各个不同层面的工作成果和村寨都划进来,选择了30个示范村,将来要到50个,把它们连接,构成一个示范的工程,希望这工程到每个村能以自己的方式和特点把文化传承的模式总结出来,连成一条线和阵容,告诉中国的地平线还在,没有消失。这是我们现在要走的路,我负责这个工作的重点。

这个示范工程主要的重点就是两个:第一,把资金全部输进村寨;第二,培育和激励本村的自组织善做事,会做事。我们希望将来能够对本村的自组织进行多方面的沟通、引导、培育,相关的方法和知识开拓下来,让族人们站在舞台上。我就想如果我们土风计划做得好,你们也一定能培育第三代传承人,他本身就是民族文化坚实的传承者,各种武艺全在身上,同时能跟我们大家对流,表述自己村寨渴望的愿望,第一时间、第一语言地告诉我希望什么,希望你做什么,同时他了解我们,知道我们在哪里,也知道自己在哪里,这就是我们讲的第三个使者性传承人,这是今后工作的重点。使者传承需要教育,需要社会上的支持,但是重点是族人的后续,而不是我们站在这里空讲理论。

杨锦麟:谢谢陈哲,非常精彩,时间控制得非常好,我对有时间观念的学者充满敬意,因为这个没给我带来太多麻烦。点评的嘉宾是高宏明,有请。

高宏明(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陈哲先生的讲话非常受人启示,社会有思想者,也有行动者,我认为陈哲先生是行动者、思想者,我们需要这样的行动者、思想者。这个讲话虽然话不多,但是给我的启示很大,因为我以前是做纪录片的,我对西藏、内蒙古和云南、贵州这块的音乐和舞蹈也比较关注。我想举一个例子,因为陈哲先生提到根、干的问题,还有果实的问题,还说到了传播问题。

我们今天在搞传播,我们怎么传播,怎么去最本真地保留下原生态的东西去传播,有一个失败的例子。奇正藏药集团的雷菊芳,她在西藏有个药厂,她的员工里一些年轻人也在唱歌,非常漂亮,也有合唱,她说你能不能给我找个专家,把我这个歌整合推出去,推到全国去。我请了一位精通合唱的专家,半年以后,这个专家说对不起,我要辞职,这个雷菊芳藏族人经营的企业是一塌糊涂,他们不懂音乐。雷菊芳也找我,说你那哥们整个脑子是坏掉了,他把这个破坏了,把藏族歌曲的原汁原味的东西破坏了,他要往里面加美声的唱法,要在里面做很多很多的有悖于藏族整个文化根基的一些东西,他要换动,他的意思叫国际化,实际上这个事情就是做坏了。

另外是10年前凤凰卫视的王纪言先生跟我们探讨,关于呼伦贝尔五彩合唱团的事情,这个事情现在就做得很好,就传出去了。现在我们都在讲传承文明,怎么保护,怎么传承,这个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筑梦新乡村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