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筑梦新乡村论坛 > 正文

张小军:少数民族文化保护的思考

2012年07月20日10:38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小军:少数民族文化保护的思考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张小军做主题发言:民族文化保护的现状、困境与思考

张小军:少数民族文化保护的思考

著名杂文家、时评家、南方报业传媒集团高级编辑鄢烈山点评

【腾讯公益编者按】如何在经济发展的大潮席卷之下,重新评估和建设乡村价值,建立乡村的文化自觉与自豪?通过保育乡村文化平衡城市化的浮急之气,找回人与自然更本真的文化脉承?7月17日,来自两岸三地的知名专家、学者和媒体人相聚在被誉为“人类疲惫心灵最后家园”的黎平肇兴,在“腾讯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上坐而论道 ,研讨“探寻乡村文化保育,重估乡村价值”的主题,试图为这一命题找到解决之道。

论坛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委统战部、贵州省文化厅主办,中共贵州黎平县委、县人民政府承办。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贵州省委统战部部长龙超云,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庆生,贵州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茂爱和腾讯公司主要创始人、首席行政官、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执行理事长陈一丹,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翟红新等领导和嘉宾共100多人出席了论坛,并参加了《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的发布。

查看详情,请点击专题: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

以下是来自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教授张小军的主题发言实录:

张小军:大家好,我是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张小军。我的题目是《少数民族文化保护的思考》。实际上人类现在面临很多的挑战。文化生态,特别是民族文化的生态现在面临着危机。少数民族的村寨实际上正在从中国的文化版图上抹去,这是个非常严峻的现实。所以为了促进人类的和谐发展,保护少数民族的文化,我们在呼吁一种共同尽责,致力于人类发展和文化保护基础上的少数民族村寨乐观保育。这里包括三个重要的基本,第一是人类发展;第二是文化或者文化遗产的保护。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才可以来谈所谓的少数民族的民族村寨文化保育。

在人类发展的领域提炼出了八个人类发展的基本的品质。第一个是人权,对应的发展品质是人的发展;第二个是文化自由,一会儿我会特别提一下,对应的是多样性发展;第三个就是生态和环境,对应的是可持续发展;第四个是公平,对应的平等发展;第五个是赋权,对应的是民主发展;第六个是互换,对应的是参与发展;第七个是包容,对应的是众生发展;第八个是责任,对应的是团结发展。这八个关键词和八个发展的品质是我们不管是做文化保护,还是做乡村的保育的重要基础。

这里我特别提一下和文化保护相关的文化自由的概念。这个概念是由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玛蒂亚•森提出的重要概念。大家知道联合国计划开发署从1990年开始每年有一个《人类发展报告》,每一年的报告都有一个主题。比如说妇女,比如说扶贫,比如说民主等等。2004年的《人类发展报告》的主题是“多样性世界里的文化自由”。报告明确地指出,人类必须在不受歧视的情况下,发表文化认同的自由。文化自由是一种人权,也是人类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

2003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特别强调承认各群体,尤其是土著群体,各团体、个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作、保护、保养和创新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从而为丰富文化多样性和人类的创造性做出贡献。

有学者也特别指出全球化的强势就在于它全面取代传统农业的生产方式,摧毁了传统的狩猎、采集的部落文明。特别是为了发展经济,需要一些大型的建设项目。比如说我们金沙江怒江修水坝,修电站,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些政策剥夺了当地居民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因为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实际上是将当地的文化连根拔起,所有这些对文化自由的剥夺正愈演愈烈,我不知道在贵州的情况怎么样,在座各位可能比我更清楚,而且这种情况都发生在近40年来南半球国家中。以前这些国家都有着极其鲜明的文化特色,贵州也是如此,但是现在本土文化的界限是越来越模糊。所以以牺牲文化自由为代价,发展中国家并没有获得他们所期望的物质富足。今天大多数不发达国家注定永远不可能成为发达国家,因为今天的经济格局决定了不发达国家处于一种被掠夺的地位,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

今天的经济全球化和以经济为中轴的发展模式也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贵州的情况我不是特别清楚,在一些尚没有失去自己文化的民族地区,那里的人们正在遭受着追逐单纯经济发展给他们带来的对自己文化和自由的剥夺。所以文化自由的发展观反对单纯经济增长的发展观。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玛蒂亚•森曾经明确地说过,“发展应该看作是扩展人们享有真实自由的一个过程,聚焦于人类自由的发展观与狭隘的经济发展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他特别指出狭隘的经济发展观就是国民生产总值GDP的增长或个人收入的提高,或工业化,或社会机构,或现代化等等的观点。希望我们共同来思考什么叫发展。在人类学里专门有一个分支叫发展人类学,基本的问题就是什么是发展,发展为了谁,谁从发展中获益,希望大家共同来思考这些基本问题。

这里特别提出基于人类发展的八个技能品质和这些原则。民族文化遗产是当地人民上千年积累的文化财富,作为群体和个体传承的天赋财产,他们对其非物质文化的遗产拥有天赋的权利,并优先享有与之相关的全部战略。任何外部机构、企业或者个人都无权以任何方式强行占有其文化遗产。所以我们特别坚持要让当地人民成为自己文化的真正主人。刚才包括省长包括一些嘉宾都特别地提到了这一点。

第二点就是少数民族的文化保护。文化保护目前的困境主要是来自于现代化,这是盲目的现代化、城市化,过渡的商业化,还有过渡的行政化。这个大家很清楚,我就不详细说了。面对过渡商业化,我们提出的是适度商业化。这个在2007年,我曾经负责2007年贵州世界银行的项目。我们当时就提出适度商业化的原则,就是防止过渡商业化。要坚持任何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不允许进行买卖,就是我们不能把它简单地当做可以买卖的商品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

有学者列举了一些国家在文化保护方面的成功例子。比如不丹,在1974年开放边境,每年只允许1000名游客进入,每一名游客至少要付1000美元进行为期一周的旅游,而且只能走固定的路线。在这种高端的旅游下面,村民和游客之间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1988年不丹政府关闭了一些寺院,拒绝向外来者开放,他们认为旅游业的发展,日益增强了僧侣的物质给予思想,因为游客不断地向年轻的僧侣送象征性的礼物,钱、糖块、铅笔,这个当时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例子,一种极端控制的文化保护,当然不一定是完全对的,大家可以思考。另外是秘鲁马丘比丘,马丘比丘的景区里面是没有垃圾筒、厕所的,不准带任何的软饮料,不准上厕所,这些是在世界上比较成功的文化保护做法。这里留给我们很多思考,怎么样面对这样的文化,怎么样尊重它?

我们国内的丽江,已经受到了教科文组织批评的,2007年就给了红牌。所以在这里我们基本上有三个概念,首先是文化自杀。我们现在面对文化自杀和文化他杀,我们是不是参与了文化他杀?不知道,这个是我们要静下心来想的。第二个就是我们提倡文化自觉,第三个就是文化自由。最后我想讲一下少数民族文化村寨保育里面的几个非常重要的原则。腾讯把乡村最核心的东西理解成文化,我觉得这个理解是非常到位的。

第一个主谓原则,就是自我造血,刚才提到了,这个是很重要的;第二个就是双生态保护,我们现在光提自然生态保护,但是忽视了文化生态的保护,文化生态也有污染,也需要保护;第三个是外部元素有条件地谨慎参与。当然后来还有一些发言者,我想特别提出来,我们的位置到底在哪?我们在鼓楼下面开会,我们在台上讲,老百姓在,我们要特别地自觉地反省我们自己的位置,防止因为我们盲目的一些自以为是的做法破坏文化的根基。最后一点就是要反对简单的扶贫模式。在座有很多NGO都希望做扶贫,但是谁是贫困者?贫困里面有三个概念,资源性的贫困、制度性的贫困和文化性的贫困。我们现在国内很多的扶贫,最后的结果好像资源性的扶贫扶了一点,但是造成的结果是他们文化的贫困更加加剧。希望大家共享,我自己的想法。谢谢。

杨锦麟:谢谢小军教授,有请鄢烈山点评,时间不要太长。

鄢烈山(著名杂文家、时评家,南方报业传媒集团高级编辑):我完全赞同张小军教授的意见,他是专家,他也有实践,所以他讲得非常中肯,从人类发展的基本品质到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我想在他的基础上简单谈一点我的想法。我想我们这两个关键词是很好的,一个是“筑梦”,要有一个美梦的梦想。有这么一个梦想,就会有实现的一天。再一个就是“重估价值”。现在的乡村是世界性的问题,因为中国的转型期将会更严重,特别是在城市过程中,农村的个性化的问题,所以乡村价值的“筑梦”和“重构”这两个关键词,我觉得非常重要。

对我来说,我觉得筑梦,这个梦想借助于一个什么样的基本的观念和原则呢?第一个,就是要尊重人权,今天张教授一再讲到,尊重人权就是一句话,追求幸福的权利;第二个,就是要顺势人性,率性自为,我们要相信人,他的本能、本性就是要趋利避害的,不要把你自以为正确,自以为伟大的一些想法强加于人。你搞的那一套乌托邦带来很多灾难。所以我们讲要尊重人的本性;第三个,就是相信未来,这个未来一句话概括就是,世界潮流,浩浩荡荡,要走向大同。这一点是基本的趋势和潮流,是不可抗拒的。在这个基本的理念和价值观指导下,建立梦想。梦想是美丽的,但是现实却是非常严峻的。我们该怎么面对这个挑战?我们当下可以做些什么?我认为宏观的层面,从制度性建设到具体的措施,张教授刚才讲了几个贫困,讲了几个原则。

第一个从宏观来讲,就是城乡贫穷,这一点非常重要。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会离乡背井去打工?我在苗寨里面,在那边的小房子上看到了关注留守儿童的标语,这里也有很多出去打工的,城乡贫穷问题,分配结构的改造非常重要。

然后是教育普及,这些有更多的选择。因为文化水平、教育程度跟他选择的范围、适应能力有很大的关系,改变自己的诉求。

第三就是除了城乡贫穷、教育普及,我对未来乐观的心态就是我们想想交通的便捷,10年以前和现在就是不一样的,20年前更不要说了,所以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这些便捷的交通工具使我们对外部信息的了解,特别是对于偏远的山村地区来说有很多的提升。

最后是信息网络,这样我们可以回归乡村,做很多事情。就像台湾某些地方的朋友,有一个纪录片的摄影师,他跟着我们转,回到家里,他有几亩田,他觉得在台湾是很幸福的,他就可以回家做很多事情了。乡村一体化、城乡一体化,在这个信息化时代,在交通便捷的条件下,是可以实现的。

相关专题:

筑梦新乡村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