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筑梦新乡村论坛 > 正文

谢庆生:民族音乐数字化保护的研究与实践

2012年07月20日10:29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谢庆生:民族音乐数字化保护的研究与实践

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庆生做主题发言:“民族音乐数字化保护的研究与实践”

【腾讯公益编者按】如何在经济发展的大潮席卷之下,重新评估和建设乡村价值,建立乡村的文化自觉与自豪?通过保育乡村文化平衡城市化的浮急之气,找回人与自然更本真的文化脉承?7月17日,来自两岸三地的知名专家、学者和媒体人相聚在被誉为“人类疲惫心灵最后家园”的黎平肇兴,在“腾讯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上坐而论道 ,研讨“探寻乡村文化保育,重估乡村价值”的主题,试图为这一命题找到解决之道。

论坛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委统战部、贵州省文化厅主办,中共贵州黎平县委、县人民政府承办。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贵州省委统战部部长龙超云,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庆生,贵州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茂爱和腾讯公司主要创始人、首席行政官、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执行理事长陈一丹,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翟红新等领导和嘉宾共100多人出席了论坛,并参加了《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的发布。

查看详情,请点击专题:腾讯筑梦新乡村绿皮书发布暨保育乡村论坛

主题发言1:民族音乐数字化保护的研究与实践

谢庆生简介:1954年10月出生,贵州贵阳人,1970年11月参加工作,农工党成员,研究生学历,工学硕士,教授。2008年1月起,任贵州省副省长。

主要观点:音乐的多样性,让人类的生活更加绚丽。贵州在用不同民族的不同形态表演中国现代的民族乐器。

民族文化的艺术家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在三地农耕的环境下形成。如果三地农耕文化生态环境消失,那这种艺术可能也会消失。

我们可以用数字技术来提供更多的素材,用数字技术来突破音乐创作的时空限制。很多音乐家通过网络看到了贵州的素材,我们传播素材,他们用此创造音乐,而不是一定要到贵州,当然到贵州很重要。

数字释放人类能力,网络拉近世界距离。用民族数字技术来增强音乐作品的推广能力,促进民族音乐的交流。

点评嘉宾:杨锦麟:香港卫视副总裁兼执行台长。

以下是来自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庆生的主题发言实录:

谢庆生:今天我的题目叫“民族音乐数字化保护的研究与应用”,我主要是以贵州为例讲三个方面,但是这个理念可以广泛适用。第一是音乐的多样性,让人类的生活更加绚丽。第二是怎么去保护它,这个保护多样性的途径和内容是什么。第三是数字化技术,这是我们人类技术的进步。

我首先讲第一个方面的第一点,即特定的文化生态环境形成多样的民族音乐。在不同的文化生态里面会产生不同的文化,中国是这样,全世界也是这样。人类创造多样性的民族文化,音乐是其中的一个部分,贵州民族音乐非常丰富。

贵州最早居民主要是仡佬族先民,后来苗瑶族系的苗族、瑶族由东向西进入贵州;氐羌族系的彝族、白族从西向东进入贵州;百濮族系从西北进入黔东北;百越族系的布依族、侗族、水族、毛南族由南向北推进。早在秦汉时期,贵州就成为了四大族系的交汇处。

贵州具有独特的地理环境,喀斯特地貌为主,93%的地区为山地和丘陵,长期较为封闭。逐步形成了苗、布依、侗、仡佬、土家、彝等17个世居少数民族。长期历史演变中,各民族间的不断征战、迁徙,不同部族分裂、消失和融汇。不同民族以“大分散、小聚居”格局在全省分布,保持和发展着独特的文化,包括民族音乐。

在元、明之前,贵州仍是“夷多汉少”,民族文化的多样性特征十分突出。对此,200余年前清人陈浩(清嘉庆初年曾任八寨理苗同知)所著《八十二种苗图并说》有生动的描绘。这里所称的“苗”不仅是苗族,而是指贵州世居的少数民族。如今,陈浩描绘的这些文化生态多样性仍然可见。

第一个方面的第二点是多样性的民族音乐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它使得人类的精神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以贵州为例,当地世居的17个少数民族音乐都各具特色,其中,苗族、侗族、布依族、水族、仡佬、彝族、瑶族、土家族等民族的音乐十分丰富,同时保存也相对较好。由于特殊的自然与人文环境,贵州民族音乐带有很强的山地农耕文化色彩。

侗族大歌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利用声腔模仿鸟叫虫鸣,《蝉之歌》就表现出来世界高水平的音乐。苗族飞歌,声调高亢,有极强的感染力。姑娘们都用飞歌给对面山上情哥哥唱歌,这种飞歌传得很远。水族调歌有很强的叙事性。彝族情歌情绪起伏跌宕,以浪漫委婉的方式表达爱慕之情。

像这样一些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我们要保护它,不要让它消失掉。这些文化的艺术家是普通的老百姓,在三地农耕的环境下形成。如果三地农耕文化生态环境消失,那它可能也会消失掉,这是我们很担心的一件事。

第一个方面的第三点是文化生态环境的变化使得音乐多样性改变。

民族文化多样性与各民族的文化传承、生存状态、社会结构、经济基础等诸多因素构成的文化生态环境相关,是民族物质与精神文明发展在不同历史阶段的产物。文化多样性对于人类长期生存与发展至关重要,它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动力。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全球化的进程加快,世界各国、各民族的传统文化生态环境发生了显著变化,文化趋同倾向明显,民族音乐多样性正在迅速改变。在贵州可以看到民族音乐多样性正在迅速改变的典型实例。

中国音乐研究所1957年编的《苗族民歌》引言中写到:“我们选择黔东南州台江县为调查重点。该县聚居着苗族同胞6万余人,占全县总人口百分之九十二以上。台江县蕴藏着丰富的苗族民间音乐,尤以民歌更为突出。长扬嘹亮的“飞歌”处处可闻。男女老少,人人善唱”。

我们于2012年1月在台江县进行了调研。随着城镇化、市场化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当地的文化生态环境与55年前有了很大的变化, “男女老少,人人善唱”的状况已经有了改变,很多苗族青年不再能掌握丰富的曲调,擅长民歌演唱的主要是少数年长歌师。当代音乐对年轻一代产生了较大影响。苗族没有文字,音乐主要靠口口传承,一些苗族民歌已濒临消失。

民族文化很丰富美好,但是我们可以做什么?

第一我们应该提高全社会保护民族多样性的意识。国家有文化的遗产法,贵州颁布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条例》,我们保护音乐、舞蹈、戏剧,保护工艺美术,保护口头的文学,传统的礼仪节庆习俗等等。我们通过这些宣传,使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我们民族最值得骄傲的东西,是我们民族跟别的民族的差异。我们要让全社会认识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第二我们要创造保护民族文化的生态环境。黔东南有很多学校,民间艺术家教孩子们唱《琵琶歌》。不是说我们的房子不能改变,我们的居住条件不能改变,但是他们要有文化,他们也要学会我们侗族的音乐。

第三将民间音乐提升为艺术,由专业艺人保护与传承。随着现代社会发展进程的加快,不同区域的民族文化生态环境将不可避免会发生改变。同样,贵州山地农耕文化生态环境正在逐渐变化。将贵州少数民族自娱自乐为主的民间音乐提升为表演艺术,由专业艺人进行传承与表演,这是对民族音乐多样性可持续保护的有效途径。

例如,黔东南台江县反召乡苗族青年潘兴周、潘成增,两位土生土长、热爱本民族音乐的小伙子,通过专业培养已成长为杰出的专业民族歌手。毕节威宁县彝族女孩阿鲁阿卓,经过专业学习和培养,成为总政歌舞团独唱演员,获得中国声乐最高奖“金钟奖”金奖、中央电视台“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金奖。

第四,加强民族音乐文献的整理与研究。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贵州省先后组织大量人力,编撰出版了《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贵州卷》、《中国民间歌曲集成•贵州卷》、 《中国曲艺音乐集成•贵州卷》、 《中国戏曲音乐集成•贵州卷》、 《侗族大歌研究五十年》、《贵州少数民族音乐》、《本土乐话》、《贵州少数民族音乐文化集粹》等一大批音乐专著与文献,研究贵州民族音乐文化的传承与表现形式,整合现有文献与数字资源,建立贵州省民族音乐的资源档案库。目前正在逐步建立多媒体数据库,有效地保护和传承了民族民间音乐。

第五,采用现代技术加快民族音乐样本的保存

当前民族文化生态环境变化迅速,多样性的民族音乐正在濒临消失。现代数字技术为保护宝贵的民族音乐样本提供了良好条件。一方面我们积极维护民族文化生态环境,尽力保护民族音乐的多样性。另一方面我们充分利用数字技术,以音频、视频、文字、图片等方式,最大限度地保存民族音乐时间样本的真实性、可还原性。

我们建立了民族音乐数字化研究与保护的专业实验室,开展相关关键技术研究,完善了民间音乐田野考察技术系统,构建了民间音乐多媒体海量数据库、分布式异构信息系统等技术支撑系统。现阶段,重点开展对贵州苗族、侗族、布依族、水族、仡佬、彝族、瑶族、土家族等8个少数民族的音乐样本进行数字化采集与保护, 加快建立贵州民族音乐多媒体数据库。

第六,加强民族音乐保护理论的研究。

在推进贵州省民族音乐保护的过程中,我们开展了“民族音乐文化生态学”、“民族民间音乐田野考察学”、“民族音乐数字化保护”、“民族文化多样性动态保护”、“贵州世居少数民族音乐类别与形态”、“民族音乐形态模型与智能识别技术”等理论的研究,初步形成了一套民族音乐多样性保护的理论体系。

第七,加强民族音乐公共基础设施建设。

整合民间与政府的相关资源,加强贵州省民间音乐数据库的建设,并在此基础积极推动民族音乐博物馆与民族音乐数字图书馆的建设。在保护贵州民族音乐多样性的同时,大力推动民族音乐的普及教育与高层次人才培养。

那么,数字技术对民族音乐的保护作用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第一,数字保护为音乐创作提供了丰富素材。

民族音乐数字化保护是一项庞大的基础性工程,它为最大限度保存民族音乐多样性提供了可能,能够便捷地实现对海量民族音乐素材的检索、体验、鉴赏、参考和利用,为现代音乐创作提供了极其丰富和高品质的素材,为不同类型的音乐创作提供了优良的支撑条件。

第二、数字技术突破了音乐创作的时空限制。

采用数字技术能够实现对多种环境、不同时间段的民族音乐样本进行采集、加工和存储,使得数字时代的音乐家能够突破时空的限制,体验不同年代、不同区域的多样性民族文化生态和多样性民族音乐,从而极大地激发和提升了音乐家的创作能力,为创造出更加个性化和创新性的音乐提供了技术支撑。

第三、数字技术增强了音乐作品的推广能力。

数字技术不仅为获取不同类别音乐的元素提供了便利,还为,为音乐作品的推广创造了更好的传播手段和技术支撑条件。

清水江情歌《对歌对到日落坡》通过数字化方式进行了推广传播,取得了很好效果,中央音乐学院的笛子演奏家通过网络了解了该音乐,创作了笛子独奏曲《对歌对到日落坡》。

第四、数字技术促进了民族音乐的交流合作。

随着数字化、网络化、云技术等数字音乐技术的发展,为音乐交流与合作提供了便捷的条件、高效的手段和高端的技术,使得不同方面的音乐人能够突破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开展对音乐的欣赏、研讨、创作、制作等全方位的合作,极大地提高了民族音乐交流的范围和水平。

《杜鹃花开》是采用贵州黔西北彝族音乐元素创作的一首彝族情歌。我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萨克斯演奏家李满龙教授、中央民族大学作曲系主任、著名作曲家张朝教授之前未曾见过面,通过数字化技术的支撑,合作完成了彝族情歌《杜鹃花开》萨克斯曲的创作,其中包括对原创音乐的沟通与理解、演奏编曲、萨克斯与乐队协奏、音乐合成与制作等。

我们非常欣赏像腾讯这样用社会力量跟政府合作,我们可以用数字技术来提供更多的素材,用数字技术来突破音乐创作的时空限制。很多音乐家通过网络看到了贵州的素材,我们传出去,他们来创造音乐,而不是一定要到贵州,当然到贵州很重要。

我们用民族数字技术来增强音乐作品的推广能力,促进民族音乐的交流。最后我用一句话来结束,数字释放人类能力,网络拉近世界距离。谢谢大家!

杨锦麟:谢副省长开了一个好头,很有学者的风范,谢谢谢庆生教授。我很同意你刚才那个意见。城里人的视角来看原生态,和我们在这块土地上成长的人的视角不一样。这种认知的差别如果不给予实时的纠正,往后的路也许会有所偏差。我们要少一点城里人的高度,多一点脚踏实地的平视;少一点悲情,多一点敬畏。挖掘我们的乡村价值,才能真正具有人文的价值。

  • 杨锦麟听众:
    贵州省副省长谢庆生以学者身份做了专题发言,准备得相当详细,也极具专业性,也算是给今次论坛开启了一个凤头,希望后续的讲者也能有同样的精彩。
    2012-07-17 09:42:37

相关专题:

筑梦新乡村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