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讲堂 > 正文

最公益第五期 公益机构与政府如何合作?

2012年07月05日11:40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五期 公益机构与政府如何合作?

清华大学创新与社会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

崔永元:公益项目受关注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有负面,媒体需要反思立场。

主持人:崔老师是否同意网上提到,有可能是因为你个人名气的原因才引来那么多的合作者支持你们的项目?

王旭明:这也是我疑惑的问题。其实这也是很多网上质疑的。邓老师来做这个可能也不行。

崔永元:我觉得这个特别好,我特别愿意面对这个问题。首先是这么多年走到这儿了,我们第一次的时候也整不明白,我看到乡村教师那么可怜,也不知道飞机是什么样,也没有坐过火车,我能把他们接出来,让他们坐一次飞机和火车,让他们知道飞机的起飞和降落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可以了,后来我知道还可以做得更好更细,是这么做起来的。这个事情做什么秀有什么轰动?真的是你们对公益慈善没有那么深的了解,我们乡村教师培训项目并不是一开始大家就关注的,而是从是第五期开始,因为第五期的时候混进了五个官员被我们除名了,被媒体关注和曝光。媒体就喜欢这个,当时所有的记者来采访我的时候,问我的问题都是说你怎么想起来要办乡村教师培训?我说这都第五期了。前四期因为没有出事所以你们根本就不知道,第五期出事了你们知道了,第六期还没有办呢你们就知道了,不要太看重媒体,你以为他们对慈善有多大的兴趣,他们对慈善出事儿有兴趣,他们对真正的慈善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包括公众参与慈善的热情,因为慈善组织出了那么多的事导致大家的不信任,非常难受,我也不愿意跟他们说话,我也不愿意为他们在这儿讲话,我希望国家对民间慈善组织的政策再放宽一点,门槛再低一点,不要设那么高的门槛让真正有爱心的人做不成这个事。

邓国胜:作为公益慈善机构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为公众奉献爱心搭建一个平台,小崔讲的是这点,为很多有爱心的人搭建,很多人有爱心但不知道从哪儿奉献爱心。小崔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的人愿意来支持他,其实最主要的是把自己的声望、名誉作为抵押来获得人们的这样一种支持。万一有丑闻是小崔毁了自己的声誉。我们这个社会应该更多地鼓励名人去做公益慈善给他们更多的支持。

另外我也给小崔泼泼冷水,作为公益慈善机构一定要知道自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毕竟你的资源还是有限的。那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因为公益组织最能够支撑最能深入基层发现社会存在的问题是什么,你发现了乡村教育这个问题,政府有时候不能很敏锐地意识到,你是发现了这样一种需求,同时你应该找到解决问题的比较好的模式。这种模式能够为其他的公益慈善机构所模仿去学习,那有更多的人象你一样解决这样的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帮助一个两个乡村教师,而是探索这种模式让更多的人可以跟你一样解决这个问题,同时能够借助政府的力量,通过跟政府的合作影响政府、沟通政府,其实也在做培训,其实按我这种培训的模式可以更有效地解决这样一个问题,这才是公益慈善机构更大的价值所在,更有效地发挥慈善稀缺资源的作用和它的效果。最重要的不仅是解决小崔的问题,小崔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更多的是解决公益慈善机构的问题,让更多的公益慈善机构发挥更大的作用。

主持人:政府和公益组织双方都有义务提供社会服务,崔老师所说的做公益项目的时候当地的政府给予了支持,但并不是所有的公益机构都可以得到支持。

崔永元:这都是不良媒体胡说八道。有的媒体说我们,到哪儿做慈善都是省长出来接见,都是省委书记出来接见,我都不知道消息来源在哪里。我的原话是说,我们去甘肃的时候参加一个慈善活动,碰到了甘肃省主管教育的副省长,副省长跟我说你们的乡村教师培训能不能多给我们几个名额,就是这么一件事,媒体把它弄成了说崔永元走到哪儿都有省委书记接见,这个事情太无聊了。

王旭明:我要是你,就理直气壮地说两点,第一,我是名人我做这件事人家看着我名人的关系什么也好跟我一起做提供便利,这是好啊。我利用我的资源吸引更多的资源做善事。第二,省长、省委书记为这个善事来接见我有什么不可以啊?他应该接见推动慈善事业的发展,这是好事。

崔永元:我觉得倒没必要接见,我觉得邓先生的话对我有启发,民间组织在做慈善的时候应该是一个什么心态。我认为这个话题非常重要,我有一个很大的教训,因为我们做了几个慈善项目除了乡村教师培训还有给孩子加个菜给孩子加双运动鞋都在进行。给孩子加个菜是当时我们去广西一个贫困的农村,现这个学校1935年就有了,现在还加菜,但孩子到现在都吃不上热菜、吃不上肉和鸡蛋,吃的都是黄豆,我觉得太过分了,我们当时去的时候县长想接见我们,我就拒绝了我觉得他们失职,他们不应该让孩子到这种地步。第二天我们徒步去那个学校的时候,那个县的教育局长跟我一块儿去的,徒步走跟我聊天我觉得那次对我的教育特别大,他说他小时候就吃这个,所有的孩子都在吃这个黄豆蒸饭。他们从来没觉得黄豆蒸饭不好吃,因为祖祖辈辈都吃这个,他们都觉得这个很有营养挺好吃的。因为他们都是吃这个长大的,孩子吃这个也能长大,也照样能为国家添砖加瓦,他们没有把这个事当成特严重的事。当你们媒体参与的时候,你们在电视上一播给大家播得眼泪汪汪,我们觉得这是事情,我们这辈子已经吃黄豆蒸饭长大了,不能再让孩子们吃了,我们应该想想办法,他说你要知道在我们这儿能吃得起黄豆蒸饭的属于中上收入,因为那没有什么太大的地,就能种黄豆,黄豆因为产量低还不能吃到孩子的嘴里,一般是把它卖了补贴家用的,如果一瓶子让孩子抱到学校当饭吃这个家还是不错的,那段谈话对我的触动挺大的,我们不能坐在家里看电脑和电视享受,你必须要到实地看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环境,不是说你指责谁和批评谁这个事情就能解决的。民间的慈善组织在做善事的时要想办法了解真实的情况,同时慈善不是挑刺,不是揭丑不是钻空子,而是解决实际问题。这样才能把实事做好

王旭明:我看到了什么样的情况呢,就是我们慈善是应该做的,但有一些事情我觉得就是地方政府应该办的事情,不是慈善和地方政府联合办的,这是地方政府应该解决的,这让我很生气,比如说资金挪用、经费乱拨、贪污腐败,该办的事情没有办。为什么我想起来就堵得荒。

主持人:您觉得公益组织与政府合作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抱怎样的心态?

崔永元:就是我说的就是帮忙。

王旭明:觉悟挺高的。如果中国慈善组织都有你这样的觉悟我都要哭了。

崔永元:我就是想跟您说说心里话。就是说我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高尚,心眼儿也挺小的那么一个人,当大家指责我说用慈善作秀,想用这个博取功名的时候我真的特别委屈,因为你知道我的市场价很高,理论上讲你们今天请我来做这个节目至少得给50万以上,这还是友情价呢,因为请我做演讲的200万的都排队,但我从来都不做,因为我有公职我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主持人就得主持节目主持公道,你不能破坏你的形象,但并不意味着我不喜欢钱,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中央电视台的岗位了,你再来请我试试?我觉得在什么职位说什么话,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必要说坐在主持人的岗位上然后用做公益给自己抹粉添彩我觉得没有必要做这个。我心里有时候着急的是慈善组织的公信力越来越下降,大家都不愿意给你捐款了,都不信任你了,这对整个国家是不好的。

王旭明:非常不好,非常恶劣。

崔永元:这等于是整个社会诚信的丧失,我们也是做慈善的我们能不能做得好一点,我们不能做到滴水不漏但我们能不能错误少犯一点,我们能不能做到首先公开透明让大家监督,就象我们加菜一样,每个黄瓜和西红柿的钱都可以报帐。所以我们也想用民间慈善的方式给慈善长长脸面,让大家恢复信心。第二,我不想把慈善塑造成高大全高富帅的形象,我希望象发达国家一样,把慈善当成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我的慈善理念是八个字,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我的慈善概念是全民慈善,我都希望每个人实现自己心中的力量,哪怕你心中的力量是有三套别墅,有五辆世界名车,你的手表价值700万,这也不妨碍你捐出1块钱来做慈善,我们照样喜欢你。这就是你生活方式的一种。而且我个人还特别反对自己活着都不行还要把钱都捐出来,然后还得给你捐钱。

邓国胜:我觉得小崔说这个话特别有道理,我们做慈善的本身要量力而行,另外不要做慈善的人一定要带上道德的枷锁,就是完美无缺的。其实在国外,做慈善就是和正常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允许他做慈善的时候也多元的选择,有的人可能做慈善可能也会甚至一些企业也讲究一些长期的形象的回报,这个也很正常,但不要对他过分地苛求,过分地苛求就会扼杀慈善的空间,要把他们当成正常人不要给他们过多的道德的束缚。

主持人:也就是说保持平常心,不矮化。

邓国胜: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自主性,因为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是相互合作平等合作的伙伴关系。

主持人:您提到了公益慈善组织应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您觉得中国目前的慈善组织的独立性情况是怎么样的?

邓国胜:中国现在大多数的公益慈善机构很多还是官方设立的,他的自主性和独立性其实不是很够的,它就是依靠行政手段来做事的,这个独立自主性其实是不高的,正因为这样才会导致中国公益慈善活动的困境。

王旭明:再说透一点,就是中国的行政力量干预的慈善组织要尽快和政府分开才是中国慈善事业发展、发达的那一天。

邓国胜:对,必须得这样做。

主持人:既然中国慈善组织大部分还是不能独立的,他们肯定是对政府有一种需求的,是不是所有的公益项目政府都应该是给予支持呢?

王旭明:刚刚他们两个说的是作为慈善组织自身如何做。反过来政府必须习惯,要习惯一种不习惯,要改变一种不习惯变成习惯,什么呢?就是和公益组织和NGO和个体打交道,不要政府组织只跟上下级打交道,就是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太习惯甚至把公益组织当成自己的下级,把个体捐钱的当成自己的下级,吆五喝六的。我真是说,一定要让慈善公益事业正本清源还它本来的面目,这真的是我希望我们今天做完这个节目的时候做的呼吁,推进中国的慈善事业健康地发展。

主持人:那么您的意思是说如果说公益慈善组织有需求,政府应该给予帮助。

王旭明:那当然。

邓国胜:实际上是看方式,因为大家都是目标一致的,那么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应该尽可能给予更多的帮助。我觉得最重要的帮助还是一个词,扶持培育支持。

王旭明:我觉得应该是共赢、互利,我觉得好像这个词更准确,它不是两股道上的车,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都奔共产主义走,然后这两辆车的运作的方式都不一样,大家要互相来这样,但最后达到一个共赢不是说谁要占谁的便宜,不是谁要坑谁。

邓国胜: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一个是很多信息的资源其实是垄断在政府的手中,公益慈善机构有时候得不到这种资源开展活动会有很大的困境。另外就是渠道,很多公益慈善机构开展机构没有空间和渠道,需要有政府的文件介绍信否则根本就进入不了基层,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打开空间,让公益慈善机构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不是小崔进入慈善才能得到支持,而是所有的公益慈善机构去做公益慈善都能得到政府的帮助。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北京和睦家医院将为110名湖南乡村教师进行高质量的免费体检,上一届的100名乡村教师的免费体检也是在这里由来自美国、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优秀医生志愿提供的。谢谢和睦家!
    2012-06-30 00:03:15
  • 王旭明听众:
    北京大三学生蔡润彬设计的以春秋战国时期布币形象衍生的金字,被北京选中成为金融街官方标志。三年来,小蔡参加了十几个各类比赛并获奖。他不是高考状元,他没有实现清华梦,他只考进另外大学,他暑假打算当背包客游历四方,他活得自在、学得自在、不被社会、学校和媒体炒作状元般炒作也自在,真好!
    2012-07-05 07:57:58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