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讲堂 > 正文

最公益第五期 公益机构与政府如何合作?

2012年07月05日11:40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公益第五期 公益机构与政府如何合作?

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公益基金创始人崔永元

王旭明:农村很贫困,重视教师培训工程,是核心和根本。

王旭明:虽然我没有接触到乡村老师的情况,可是四年前我做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的时候我几乎每年都要十几次地随记者去边远的山村采访,我看到的、听到的和小崔说的是完全吻合的。而且中国实际的的确确就是他所讲的这种情况。我要特别向小崔和乡村教师培训活动致敬,他作为一个城市人,作为一个电视人,在大家都关心城市的教育或者城市的生活、城市的变化,高楼大厦的时候,他把触角伸向了农村而且是最边远、最穷苦的、最不被人关注的一大部分的群体,这是知识分子的良知,我认为这是奇缺,真是值得崇敬的。我不是出身农村,我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有一个过程,但随着这个过程不断的加深和认识,我现在就总结出一条结论,谁对中国农村或者是谁对中国农村的教育认识到了这样的一个深度,谁才是抓住了中国社会或者说中国的教育最本质的那一点。另外一个方面是农村很贫困,农村的学生也很贫穷和落后,抓什么?我觉得抓老师是抓住了根本。当前中国的教育大家也知道,虽然我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全国100%都可以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但我们还是低水平的,尤其是农村地区是很低水平的。因此在这个角度上讲我特别不赞同所谓九年义务制教育应该往下延或者是往上伸,我认为我们国家的九年义务教育远远没有达到基本线,还是很低水平的。因为我们在抓教育的时候应该正视这样一种现实。那么抓什么、怎么抓?小崔他们是抓教师培训工程,我认为是核心、是根本。下一步的关键问题如何培训,培训老师的水平很重要。在抓住培训的同时怎么培训,这又是一个更重要的命题了。

邓国胜:政府无法全部解决老百姓的多元需求,公益组织有存在的必然价值

邓国胜:刚才永元介绍了他为什么做这个项目,讲了他到农村调研的感触,我觉得难能可贵。作为一个名人到乡村调研反映了中国慈善的真谛,不仅有爱心而且有行动,同时还亲自组建基金帮助乡村教师。第二,通过小崔的介绍也说明公益组织存在的价值,发现未被社会发现的需求,中国的乡村教师特别是农村的教育质量是非常堪忧的。他们通过探索一种新的模式,因为他也非常清醒地定位自己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所以他要找一个根本性的东西,就是通过乡村教师的培训去改变更多的孩子的命运。另外一个通过小崔的介绍也发现了他前五期做得很顺,那到第六期遇到了新问题,说明公益组织做事非常难,不仅难而且跟政府的合作会更难。所以我想通过小崔刚刚介绍的我有这么三点感触。通过刚才王老师的介绍我也有几点感触,第一是说明中国的城乡差距确实是中国当前面临的一个巨大的挑战,怎么去缩小城乡差距可能是21世纪中国面临的很大的问题,需要我们更多的城里人关注农村,更多的知识分子要以自己的良知努力地缩小城乡的鸿沟。另外王老师刚才也提到了乡村教师的培训确实是非常地重要,有非常大的需求,而政府又不可能完全一下子全部解决,政府有失灵的时候,它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这里面更凸显了公益组织的价值,我们不仅需要政府来解决这些乡村的教育问题,而且需要动员所有的社会资源,大家齐心协力来共同解决这些问题,才能探讨一种更好的政府和公益组织合作的模式,用更高效的创新性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几位嘉宾的观点:第一,这个公益项目很有必要做。另外,公益组织做公益项目是很困难的。接下来我们结合今天的主题,探讨公益组织如何与政府通力合作,把公益项目做好?

王旭明:政府包办时代成为过去时,与NGO之间缺乏缺乏商量和沟通,需双方适应

王旭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是因为我们国家长期以来政府因为计划经济,改革开放才30多年,改革开放以前没有这些,一切都是靠政府,政府是大包大揽的,一个老百姓的感冒小病没有人治了赶紧给政府,政府全包全揽。可是30年改革开放之后有一个事实我们必须要面对,政府大包大揽已经过去了。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光靠政府包打天下的情况已经过去了。一个社会要治理得好,一个社会要更加地开放和民主、必须是多元的,这种力量一定有NGO。但确实给政府部门和官员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同时也给我们国家的NGO和社会公益组织提出了一个课题,其实这个课题是一个话题的两个方面:一方面,对政府官员和政府部门来讲,要学习如何与NGO打交道。过去他们只是与上下级打交道,下级听上级告诉怎么办就完了。但现在公益组织甚至是个人捐助出现了,该怎么对待他们。对待他们可不能向对待上级和下级的那种办法,政府更习惯把他们当做下级的身份,双方缺乏商量和沟通。而跟公益组织打交道要更多地沟通,更多地交流,更多地商量,没有命令可言。另一方面,公益组织和NGO跟政府部门打交道也面临着如何沟通,如何熟悉政府这一套运作机制,我特别希望我们NGO公益组织能有一个退休的政府官员做顾问,告诉他们政府机构是怎么回事,因为你必须面对这种现实,它繁文缛节也好,官僚主义也好,就是这样一种现实,因为我们还必须要互相地沟通和理解,在此基础上把这件好事做好。

崔永元:政府有两重功能:一重功能是纳税人选出的机构,代表纳税人行使社会管理的责任。第二,就是服务,提供服务。温家宝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上说要建服务型政府,我就坐在他下面离他20多米,这句话听得特别清楚。我记得当时记者采访我们的时候,我就发议论,我说这个服务型政府此处应该有掌声,甚至我们听着也特别振奋。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感受不到这个,政府相关的部门脸色都是难看的,办事都非常难。然后他们老挤兑我说,说你是央视主持人你是名人,你能得到无数的好处,我承认我们真的是得到了无数的好处。但就是你们眼中所谓的央视主持人、所谓的名人,见到的白眼、不理睬太多了。所以我在政协会上就说,我说就算我是一个名人,连我遇到的情况都是这样的,那普通老百姓谁管呢?谁理呀?政府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他有服务的内容。可能在转型的过程中,政府行使管理的职能,他们的意愿都在不断地加强,但是行使服务的职能还没有摆到议事日程上来,也没有想那么多。我也同意王先生、邓先生的观点,政府不能大包大揽,即使大包大揽也没有实际的意义。比如说湖南省教育厅,我了解了湖南省教育厅他也有专门对乡村教师进行再教育的教育机构,而且湖南省政府就有一个政府服务规定,说的就是提高义务教育水平,开展继续教育,发展职业教育。他们也确实做了,他们每年都会做几千名甚至是上万名的乡村教师的培训,他们在做。那么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好像崔永元公益基金做就意味着湖南教育厅无所作为,这是大家对事实的不了解。

其实我们在网上都公示过这些内容。如果大家能互相尊重或者是互相支持,前提可能就是互相了解。当我们知道了湖南教育厅也在持续地做乡村教师的培训,包括对他们的收入、待遇、校舍做了很多的事情,我们觉得教育厅也不像我们想象的一样是吃闲饭的地方。但即便是这样,我觉得确实也有需要民间组织再添一把柴、添一瓢水,再帮帮忙,也非常有必要。在我看来社会服务的角度来讲,政府和慈善机构NGO应该没有什么冲突。因为大家都是为了提供社会服务。

王旭明:但他们听说可能是在运作方式、工作程序和决定的人和事等等这些方面可能不一样。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公益。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北京和睦家医院将为110名湖南乡村教师进行高质量的免费体检,上一届的100名乡村教师的免费体检也是在这里由来自美国、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优秀医生志愿提供的。谢谢和睦家!
    2012-06-30 00:03:15
  • 王旭明听众:
    北京大三学生蔡润彬设计的以春秋战国时期布币形象衍生的金字,被北京选中成为金融街官方标志。三年来,小蔡参加了十几个各类比赛并获奖。他不是高考状元,他没有实现清华梦,他只考进另外大学,他暑假打算当背包客游历四方,他活得自在、学得自在、不被社会、学校和媒体炒作状元般炒作也自在,真好!
    2012-07-05 07:57:58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