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公益资讯 > 正文

来自台湾女厕运动的启示

2012年02月28日06:30云南信息报李可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来自台湾女厕运动的启示

从茅坑、厕所到洗手间,这个原本单纯用以解决生理需求的功能性空间,随着人们生活品质提高,称呼越来越隐晦,以示文雅。对舒适、清洁的要求也逐渐提高,如今更在实质功能外,多了性别平权的象征意义。

台湾媒体人 李可

广州女同学发起“占领男厕”运动,无异将女性如厕权扩大为社会运动的第一步。这条路,台湾不是没有走过,而且同样由女学生揭竿起义。

1996年的台湾校园内,已经累积不少女性主义论述及两性平权的讨论。目前任教于中山大学公共事务管理研究所的彭渰雯,当时还是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学生,她观察到,女厕前老是大排长龙、男厕却空无一人的现象,源于男女厕空间规划只是面积上的假平等。

那年5月4日,彭渰雯与台大女性研究社同学发起另类“五四运动”,一行20多人到台北车站“抢攻男厕”1小时,并聪明地预先召开记者会,吸引媒体报导,将男女厕数量比例不公的问题化为公共议题。彭渰雯等人诉求“女厕不够,就用男厕”,当时社会不分男女,普遍给予正面回应,促成相关部门在同年10月修改“建筑技术规则建筑设备编”,调整公共场所男女厕所比例,例如音乐厅、电影院、集会堂等公共场合的男女厕所马桶数从1比1调整到1比2。

几乎与此同时,“抢攻男厕”连带让公共女厕收取“清洁费”的不合理现象浮上台面,形成“拒付费”运动,后来也成功取消这项不成文规定。

然而,1比2的比例未经过精算,女性在公共场所如厕仍然常受枯等之苦。在妇女团体要求下,相关部门于2003年委托台湾卫浴文化协会,普查出男性在公厕小便时间平均约为34秒,女性70秒。

有了数据,比例分配得以更科学、更合理,另外也将人潮流量纳入公厕空间规划考量。

因此,台湾相关部门于2006年再度修正“建筑技术规则”,将新建公共场所卫生设备依“同时使用类型”及“分散使用类型”定不同比例。“同时使用类型”指突然涌现大量使用者的场合,如戏院散场、列车或班机到站,男女用马桶数比例应为1比5;“分散使用类型”则包括工厂、办公室等,比例为1比3。

比例问题得以缓解,但革命尚未成功。

当时的国民党籍立法委员黄义交认为,建筑规则的位阶仅属于行政命令,没有法律强制力,也管不到大多数的旧有建物,因此于2010年提案修正“建筑法”,规定旧建物的男女用马桶比例不得低于1比3,同年底三读通过,要在5年内建构对女性更友善的如厕环境。

如今,台湾公厕品质已改善很多。以台北捷运站厕所为例,马桶具备蹲式、坐式两种,活动空间足够,卫生纸随时补充,每个隔间都有方便女性吊挂皮包的挂勾,盥洗台有洗手乳、烘手机,专人定时打扫,有风扇保持地面干燥,并考虑到身障人士,普设无障碍厕所。同时,公民对“公平”意义的自觉,使得女性在厕所排队的方式也悄悄改变。过去,女性进入公厕,会随意挑选一间在门外等待,若运气好,使用者很快结束,就不必浪费时间,运气不佳,只能枯等。

但现在,都会女性已很习惯在公厕入口处排队,依先来后到顺序如厕,平均等待时间也不会相差太多。

与16年前相较,现代女性在外如厕的环境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判别一个社会是否文明,最佳指标总是少数族群及弱势分子获得多少关照。时至今日,关心厕所平等权的人们已将注意力放在跨性别者及高龄族群。彭渰雯曾经询问身边的女同志友人,发现她们因做男性装扮,担心上女厕时惊吓其他人或被质疑性取向,在外通常选择上男厕,即使不免有安全顾虑。

此外,年长者在外如厕需要协助,公厕若仅区分男女,女儿就无法陪伴父亲、儿子无法陪伴母亲如厕,迈入高龄社会的台湾,不便的现象会越来越明显。

在这种趋势下,无性别厕所(unisex toilet)成了可行的解决之道。

去年10月,世新大学启用台湾首见的无性别厕所,内有男用小便斗、坐式马桶、蹲式马桶及无障碍空间4种隔间,不分身体状况或性别认同都能使用。

台湾性别人权协会秘书长王苹认为,这是旧建物无法扩展女厕空间时的聪明做法,且有性别友善的双重意义,不仅增加女性如厕空间,对部分认同上是男性、构造上是女性的跨性别者来说,上男厕心里不舒服,上女厕怕引起别人疑虑,无性别厕所让他们免于有苦说不出的折磨。

台湾经验可供广州女学生借鉴,但更进一步,两岸如出一辙的女厕运动,还能给彼此什么启示?

彭渰雯在一篇文章中叙述,许多人对社会上各种不公不义感到愤慨,但多数人并不采取积极行动来改变现状,女厕运动启蒙了她的社会运动意识,并让她体认,每个人都可能是进步改革的种子。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