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北大公民社会论坛 > 正文

李安山 中国对非援助及基金会走出去策略

2012年02月20日13:26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2年2月17日,由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南都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中国扶贫基金会共同资助的“2012北京大学公民社会发展论坛”在北大博雅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会议邀请来自学界、业界、媒体界的代表60多人参加,探讨中国公民社会未来发展的路径,此外针对目前比较热门的议题“基金会国际化发展战略”进行研讨,并现场投票揭晓“2010年中国公民社会发展十大事件”。腾讯公益作为独家网络支持本次会议,以下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主任现场发言:

李安山:大家好!这有几张照片,非洲的覆盖面很大,地理位置也是非常的重要,它的资源像黄金、白金、钻石这都是在世界上占有很大比重的。当代世界只有一位受到了东西南北欢迎,这位人士就是曼德拉,他的雕像在伦敦。

非洲国家的重要性。我们知道一方面是地缘政治,一方面是在国际政治上的影响,可以说是票仓,对东西方的沟通非常重要。非洲文化,像美术、音乐、舞蹈,很多西方有影响力的作品实际上都是受非洲文化的影响。

为什么说边缘的中心化呢?因为在90年代中期以前,二三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是处于边缘化的时期。但是现在越来越受到世界的重视,上次我接受了世界自然基金的一个项目,研究中非合作论坛的可持续性,我在前年十一月的时候搜了一下网页,中非合作论坛的论文,发现有30多万的词条数目,影响力和被关注度是相当高的。

我们说非洲现在是一个新的交易场,这些可能大家也比较清楚,从2006年以来,非洲受关注度越来越高,这个地方我们等一下要提到。

中非关系的正当性影响表现在一个是政治号召力。2006年有40多位非洲的国家领导人或者是元首出席了中非合作论坛,当时西方国家大吃一惊,他们也不知道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影响力。非洲统一组织开会都没有这么多的领导人出席,这是一个震撼性的影响力。

去年年底的统计数字已经出来了,中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双方的贸易额突破了1600亿。在投资方面,虽然有一定的增加,但是投资方面还是始终处于比较落后的位置。还有一点是中国发展经验的影响。正当性的影响在非洲的反应,塞内加尔总统发表了一篇文章,说西方应该实现他所说教的地方,他非常明白的说了两个观点。你们老是说让我们搞自由的市场、自由的经济,我们按照这个原则搞的,结果中国经济的影响力很大,如果是自由,成本低,他们进来,你们又说我放开了。

他说我想申请一点援助,给世界银行提出要求三四年都没有结果,我跟胡锦涛主席一说,马上就到位,还提了一些比如说中国比较廉价的汽车,在他们那儿妇女组织了出租车俱乐部,有了职业。这篇小文章还是比较有影响的。

战略性投资的问题,去年十月份坦桑尼亚的大使和埃塞俄比亚的大使坐在从杭州到上海的车上聊天,他们说你们中国就是对油气比较感兴趣,其他方面不感兴趣。我说比如呢?他说可持续能源、有机农业、渔业等等。这是比较缺的。在农业、制造业这些方面是有可持续性的。当然还有其他方面的我就不多说了。

西方的反应是比较明显的,新成立的美军非洲司令部,在非洲五十多个国家打了一圈之后,找不到落脚点,最后总部设在德国的斯图加特。

我个人总结了一下,觉得西方的反应最开始是无所谓,因为都是他们的老地盘。但是后来发现中国的进展很快,所以很警醒,调动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攻击,最后提出了合作。但是合作是想把中国纳入既定的框架和秩序,有两个小例子,如果有人提出来,我们再详细解读。

西方的反应,希拉里的指责也是很明显的,中非合作关系的一些特点,我总结了四个。

第一,首脑外交,这一点比较明显。胡主席去过很多次了,以前江泽民主席也去过了很多次。每年新年过后的第一个外交部长的出访国是非洲,从1991年开始就是这样的。当然反过来也说明问题,就是我们的民间外交或者是多国外交是做的比较弱的。

平等观念是我们的特点。互利双赢、规范机制,所谓规范机制就是每三年一次的中非合作论坛,今年马上要召开第五次,今年是在北京,通常是一次北京,一次非洲国家,今年这一次是在北京。

中非合作的经验与教训,实际上有很多,我稍微列了几条。相等相待的精神,我在香港参加一个会议的时候,当时邀请了尼日利亚的总领事,他做了一个午餐发言。他提到说我们就是喜欢和中国打交道。为什么呢?一旦有问题,我们可以坐下来平等的谈,平等的交流意见,这是比较客观的反映了官方层次的交往。互利共赢的原则,现在我这里写了马里、坦桑尼亚,这是两个比较好的,比较典型的例子。

坦桑尼亚有一个公司,六位中国主管,当地的雇工是一千多人,在当地反应很好。还有长远计划、本土因素。阳光集团在苏丹找了一个当地的女士作为公关经理,把联合国维和部队各方面的人都拉来,实际上就是充分发挥的本土因素。当然也存在很多问题,我列了一下,应付外交、去工业化问题、技术转让、环境问题等等。

最后谈一谈中国基金会走出去的策略。我提两点。

第一,泊尔基金会在中国并不大,但是非常活跃,主要是在中非关系上,他们曾经资助十位中国学者到内罗毕召开了一次会议,大前年又在北京举办了类似的一次会议,今年听说要到非洲去进行第三次会议。我虽然是被邀请,但是外国人出钱我心里还是有一点不舒服。在座的基金会也可以介入其中。

有一些东西肯定还是自己先要有一个定位,是中国单方面还是中非合作进行,是在中国运作还是在非洲本土运作,在政治层面还是在经济层面,还是文化层面、社会层面?我觉得不要事无巨细,最好是发挥自己的优势,集中某一点。

我上次和北大非洲留学生联席会的几个干部聊天,他们说我们有很多小学生上学没有钱,我们有一些基金会如果钱不多,可以选点,可以选面,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白内障援助在非洲也进行过几次,效果也是很好的。有一种人得到了中国的奖学金,但是他们没有钱买机票过来,这个问题大家也要注意一下。

规模、管理运作、是否在当地设立办公室,这些都是要考虑的问题。还要去注意的几个方面,一定要和前方使馆,和非洲的使馆先沟通,扶贫基金会在苏丹也做的不错,我和中非友协交流的时候,他们说想50万块钱资助尼日利亚的中小学,结果根本没有人收这笔钱,这就有一个对口不对路的问题。

资助的重点你们也要选好,最好的、最差的、最需要的都要定一下点。最差的未必是最需要帮助的,有不同的类型。我们到非洲去也参观了一些项目,我们去工厂看也并不复杂,就是告诉工人把他们的螺丝钉、工具之类的东西很规则的放好,用这种方式提高工作效率,这是很简单的事,但是这是一个理念的问题,使得工作更有秩序。

这些就是我给大家提出的一些建议,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2012年北大公民社会发展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