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北大公民社会论坛 > 正文

寥羽翎 我们缺乏一些真正的人才和平台

2012年02月20日12:50腾讯公益[微博]
字号:T|T

2012年2月17日,由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南都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中国扶贫基金会共同资助的“2012北京大学公民社会发展论坛”在北大博雅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会议邀请来自学界、业界、媒体界的代表60多人参加,探讨中国公民社会未来发展的路径,此外针对目前比较热门的议题“基金会国际化发展战略”进行研讨,并现场投票揭晓“2010年中国公民社会发展十大事件”。腾讯公益作为独家网络支持本次会议,以下为安利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寥羽翎现场发言:

寥羽翎:我是马来西亚出生,2007年来到中国。我之前在投行工作,2008年金融风暴之后,我想休息一下,就加入了公益圈。加入了公益圈我不知不觉的把它变成了我自己终身的工作。刚开始在北大研究院做社会企业,后来到了壹基金,我又参加了免费午餐,作为他们管委会的委员,帮他们做了一个淘宝店,希望给孩子更多的筹款。我可以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外国人是怎么看中国的慈善行业。

中国很多的信息是没有被外界知道的,我做免费午餐的时候,很多记者来拍摄纪录片,很多外国朋友打电话给我们说想要捐款,但是不知道怎么捐款。其实有很多海外的人士是很想进来,但是没有一个沟通的渠道。

我们每一年有一些无国界的医生会来中国做一些项目,甚至有很多海外的组织,他们是希望通过跟国内的NGO组织进行项目,但是他们没有对接口,也不知道怎么去对接。

NGO和基金会并没有真的想要走出去,你没有去执行和做的时候,不一定拿得到钱。综合来说,这里头有几个问题是可以看得到的。

我们缺乏了一个信息的平台,因为我们缺乏了一些真正的人才,我们没有在做一些跨界的合作,因为我做企业,所以我们跟很多企业有合作。你去一个NGO组织中聚会,你会发现这个NGO和那个NGO没有结合起来,大家都是各自在运作的。免费午餐本身的成功在于是很开放性的,是野蛮成长型的一个方式,是吸引了很多不同的企业,不同的一些机构或者是一些NGO组织,我们大家一起结合起来,把这个力量加大。

还有很多工具我们是没有发掘的,因为现在我加入了安利基金会,我们今年的战略要在海外募款。企业基金会是去年唯一的外资来到中国成立了非公募基金会,我们的注册资金是一个亿,去年我们就花掉了五千万,我们建了三百个厨房,每个厨房给到六万块钱的配套。

今年我们怎么去考量我们的独立性、公信力,怎么样去持续性的发展呢?我们今年的定位定位在海外募款,在海外募款回来的时候,有几个方面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现在在看的是美国的市场,美国的市场一年有大概两千六百亿美元给到NPO的组织,NPO的组织大概有120万左右,其中只有7万7000个是基金会,35000个是宗教团体等等。

在基金会的捐款来说,每年有70个亿美金是捐助到海外,这个增长每一年是非常非常的惊人,增长每一年是10%以上的。其实美国有一个很特殊的情况,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平台,所以可以了解到海外的一些信息。每一年会放很多的钱在海外。

我们做了一些分析,个人的捐款是占了80%,基金会是占了14%左右,而企业占了6%。没有探索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今天应该放出来,我们要去看一看。

我们还有一些机构是可以帮我们在海外做募款。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微博很发达,可以看到美国的方向是什么?现在有50%左右的人是通过网络来捐款的,这个数据可以提供什么?网络就是一个没有边界,就是一个国际化的层面,所以我们是可以很容易的走出去,可以在网络上面拿到一定的份额,这里面也缺少一些募款的平台,募款的平台可以有很多,我们可以做到帮助NGO组织或者是基金会走向海外的一种方式跟工具。

我们怎么跟一些机构合作?我们怎么去跟CSR的机构合作?我们可以结合这些企业的背景,他们的管理能力跟他们一些现有的网络的平台等等合作,能够帮助到NGO的组织,更加有效的开展,帮助到基金会更加有效的运作。

我看到的问题是什么呢?中国的问题是在于我们往往一件事情过了一阵子不再持续下去了。所以当海外的一些基金会要支持的时候会很担心项目做做就没有下文了。

我说说我自己参与的两个项目,一个是打拐儿童,这个项目是不是以后不做了呢?还有一个是免费午餐,政府说给予160个亿的补助,是不是代表免费午餐已经达到了使命呢?在这个十大事件揭晓的时候,我更加希望我们要知道这个事情背后我们还能够怎么做,媒体还能够怎么样的去支持到我们运作。我就讲这些,谢谢。

相关专题:

2012年北大公民社会发展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