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北大公民社会论坛 > 正文

刘文奎 国际化是扶贫基金会重点战略方向之一

2012年02月20日12:46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2年2月17日,由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南都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中国扶贫基金会共同资助的“2012北京大学公民社会发展论坛”在北大博雅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会议邀请来自学界、业界、媒体界的代表60多人参加,探讨中国公民社会未来发展的路径,此外针对目前比较热门的议题“基金会国际化发展战略”进行研讨,并现场投票揭晓“2010年中国公民社会发展十大事件”。腾讯公益作为独家网络支持本次会议,以下为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刘文奎现场发言:

刘文奎:扶贫基金会是2005年开始做国际项目的,当时是印尼海啸通过紧急救援的方式来做的。2008年的时候,我们的理事会讨论,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强大,我们预计再过十年中国经济可能会有非常大的影响力。我们没有很高深的理论,从基金会的宗旨和公益人的角度出发,既然在我们贫困的时候,我们也接受了很多的外援,包括像洛克菲勒基金会、福特基金会。在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时候,他们还是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资助我们的医院、教育,为什么我们不能呢。

从很简单的逻辑出发,我们确定了扶贫基金会两个战略,其中一个就是国际化战略,中国筹到一部分钱,用到国际上去。2008年开始有计划的,以专题的方式走出去。我们首选的是非洲的苏丹,从医院开始援建,2011年我们援建的第一个医院已经投入使用了。

过程中有很多的困难和麻烦,包括很多社会的认同,政府的支持,经验的不足以及风险。我们的人到苏丹、肯尼亚也被抢了,被袭击一空什么的。对于国际战略的认识,首先我们就是谈一谈对国家的关系,为什么需要,刚才王老师说了,中国在国际的形象是一个巨人,为什么呢?这其中的关系像个人一样,不取决于你自己想怎么做,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非常重要的是在别人的眼里看到的你是什么样的人。

国家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政治上从非洲开始做起,都是兄弟,我们做了很多的投入。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很多企业去海外投资,去购买资源。我们去非洲,一说到国企,很多当地人是很反感的。

一个完整的国家形象不光是政治和经济,还有社会和道义。如果只有政府的身影,只有企业的身影,那就是在权利公益之间我们只做了权利。很多人说我们政府投了很多钱,帮助当地做公益事业,但是这是很直接的交换,为了交换利益。这样,你投入再大,也没有起到恰如其份的效果,没有达到你希望达到的目标。

这种情况下,我们在2008年做战略的时候,我们觉得未来十年,也就是到2018年的时候,中国的影响力可能比今天更大。随着你实力的增强,你在全球的社会责任是无可逃避的。如果只有权利,不尽义务,你的国际关系肯定是不会好的。像我们人一样,你只索取,不回报,怎么可能有好的人际关系。从简单的角度出发,政府的需求肯定是日渐增长的,企业的需求也日渐增长,政府的投入和企业的投入,如果由专业的第三部门去运作,同样的钱可能会发挥更好的效果,或者是达到同样的效果,花更少的钱就可以做到这个我觉得是对未来我们发展空间的一个判断。

社会组织和政府在国际化领域的关系,我觉得出发点是不一样的,目标也不应该是一样的。社会组织国际化,不应该带有功利色彩。我们去跟政府说,可以促进外交什么的,这些客观效果可能有,但是如果我们带有这样功利性的目的,你的援助计划就变味了,最后会走进死胡同。但是并不妨碍我们的国际化、社会组织的国际化和国家的利益是一致的。

大家出差到北京,坐的是同一班飞机,出发点和目标不一样,但是我们可以走同样的道路,一块儿修一条路,这就是国际援助。我们应该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投入更多的资源,支持、培育有能力的社会组织国际化,多开展项目。

社会组织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宗旨,坚持自己的方法,不能简单的变成政府的工具。有一个注意的地方就是提防功利主义和工具化。如果是有这种功利主义和为了国家什么的,我觉得我们的国际化不会成功的。

刚才顾老师说了今天很多政府官员很希望大家的意见,大家没有功夫,我觉得不仅仅是没有功夫,还说明现在政府和社会互动的机制是非常不健全的。可能是因为没有一个充分负责的机制,每个具体官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就变成了媒体推动了社会事件,对公共政策的决策产生了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大多的困难。他不会主动的跟你分析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你推动了事件,该他这个部门负责,他无法回避,这时候他必须出来解决问题。

出来解决问题,他很大的决策依据是什么?是舆论的导向,一个公共事件出来,什么结论?比如说校车事件,大家都认为应该配校车,买校车,把校车做的更安全,投入更多的钢铁,做的更结实。如果是这个结论,政府要出相应的决策。现在的媒体,尤其是评论员,出思想的人,他的责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政府的很多决策是从你的公共事件的导向去寻找依据。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出了责任,你们社会负责。回到事件上,我们只是评出了十大,并没有对它进行定性,说哪个事件是好的,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这个是不是可以更完善。

其中某一个事件,比如说校车的政策,我觉得从校车事件出来以后,如果今天真的拿出那么多的财政资金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失败的案例,非常失败的决策。为什么呢?校车的事情产生是因为撤乡并校,这个事情是合理的,因为学生数在减少,必然会有一个资源整合的过程。带来的相关问题并没有配套解决,学生离学校很远,有的学生要走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因为他们贫困,付不起交通费,所以运输公司不可能得到合理的回报,只能买破车降低成本,拉更多的人凑数,实现经济回报。

是不是解决交通的问题,一定只能买更结实的校车来解决,这也不是一定的。经过调研我们推出的解决办法是建宿舍,让孩子住在宿舍里面去。可以解决交通的问题,也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留守儿童没有人照顾的问题。是不是这个投资更有效率,我们没有论证和比较,但是我觉得这些结论可以继续探讨。

相关专题:

最公益第一期 基金会如何透明 2012年北大公民社会发展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