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公益国际论坛 > 正文

窦瑞刚:腾讯公益产品资源分享

2011年12月03日17:31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窦瑞刚:腾讯公益产品资源分享

窦瑞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

腾讯公益讯 2011年12月2日-3日,“社会化媒体与社会公益”国际论坛在京举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百度公益基金会三家公益机构,腾讯网、人人网、百度、阿里巴巴等几家互联网企业,共同签署了《北京宣言》,以推动中国公益事业更加开放透明、实现“互联网技术改变公益”的目标,与公益组织共同推动中国公益事业的可持续发展。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窦瑞刚应邀出席论坛并演讲,以下为窦瑞刚演讲全文:

窦瑞刚:在所有多少是做NGO或者是做公益领域的从业人员?大部分人都听过我讲了,你们最关注哪一部分?月捐平台的运作还是筑力计划?

因为月捐平台对于中国监管来讲,我们的月捐和公募基金会合作,更强调的是有公募资格。第二,正如老李所讲的,有很多项目其实不是特别适合通过网络平台向公众筹款的。我们一定知道,作为一个公益机构来讲,要清楚自己项目的特点以及潜在的捐献人。像“给孩子加个菜”、免费午餐这样的项目,媒体很关注的项目或者叫慈善救助类的项目,这样的项目实际上是比较适合通过公众进行筹款的。但是,我们有一些项目,比如说产出不是很明细,项目的效果不是短期内可以看到,实际上不太适合使用网络筹款或者向公众筹款,更要关注的是企业或者基金会战略合作伙伴,哪些合作伙伴有可能是关注这个领域的?以及如何向他说服此项目本身的解决方案以及社会价值。

月捐平台,我们现在的合作伙伴都是比较大的公募基金会,在公募基金会选择网民比较理解、比较认可的项目,基本上都是以救助类为主,集中于妇女、儿童和教育领域。对我们来讲,我们主要是提供一个平台,我们希望这个平台完成什么样的目标呢?我们搭建一个平台,把腾讯的海量的用户,6亿多的用户吸引到公益项目当中,谁来完成的?我们只是中间的媒介或者社会化媒介,谁能让用户完成习惯的培养,实际上是两方面。一方面项目本身的吸引力,项目本身透明度和及时反馈以及公信力能够吸引到普通民众,网友特点是什么呢?能吸引这样一群人的关注和注意。除了做这个平台之外,剩下的事情就是也会努力地开发公益的产品,我分享过关于爱心果、徽章,公益性的产品协助于吸引这些人参与月捐和公益的手段。最终能否留下?实际上是一个合力,公益项目本身的吸引力。我们能把它吸引到店铺里来,听别人介绍哪儿有一家饭馆很好吃,决定吃或者没有人介绍,被人强拉进去,给你了折扣和优惠,去了饭店,但是忽然发现那个饭店并不能吸引你,实际上所有的推销和促销措施都是没有用的,从现在的经验来看,也一直在困惑这个问题。我们一直用公益的产品拉了很多人捐了第一次钱,没有新的公益产品刺激它的时候,留下来为这个项目捐赠的非常少,很多人捐了一次就走了。习惯的培养和正向反馈,依赖于几个条件,除了平台和个人努力,更重要的是项目,以及项目本身和公众的沟通,昨天讲过爱德的项目,因为爱德的项目非常清晰,孤儿救助,1400元钱,每次看爱德的项目,网友的留言是最多的,每一篇反馈有一百条以上留言,其中都是质疑的,非常诡异,为什么在南京救?不在我家救,如果还在南京救,我就不捐给你,我这十块钱到底给了哪个孩子,我们的民众非常不太懂得公益本身,包括媒体都不太懂得公益本身的运作机制,过分强调了捐赠者的权益,实际上忽视了捐赠者本身有权益,捐赠是每个个体捐赠或者捐钱的权利,自己的内心自我价值的实现,过分公益组织对援款人的承认。美国认为公益组织为捐赠者提供献爱心的组织,应该感谢公益组织。这个公益组织不好选一个好的公益组织组织,无论如何要实现捐钱帮助别人的权利,而不是因为有公益组织不好就不捐钱了,在此过程中,公众的教育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我们至今看不到郭美美和捐款有什么关系,所有人都不捐钱了,但是我们都知道,民众捐款变成自己的豪华车以及豪华支出,美国民众的捐赠并没有因为件事情下降,这是值得我们反思。我一直认为月援不是捐了多少钱,而是在个过程中,通过透明的手段改变了多少人公益习惯。

除了月捐以外,我们也在尝试,莉莉也在讲,散捐的平台,大病救助。我们把莉莉收集到孩子以及确定的金额以及孩子的情况放到网上,这是大病救助的平台,11月17号放上去的,昨天我看的时候已经完成了。这样的捐赠很清晰,特别符合中国人的需求,我要知道我钱给谁了,确定给那个人,我们有一个里程碑,能很好地看到还差多少钱以及项目的救助情况,这个孩子的医疗费用清单等,然后给到捐赠者,我们希望这样的捐赠中真正让捐赠者觉得钱甬道了实处,是透明公开公正的。我个人很深的体会是说,我们做捐赠的时候,一定还是要考虑如何利用媒体的途径向公众进行反馈。社会化媒体不是指每一个媒体和应用,提到社会化媒体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应用,有腾讯微博、搜狐微博、新浪微博等各种各样的微博,有IM、博客、论坛,甚至有视频,有这么多的不同的运营商提供的海量的应用,对于公益组织来讲,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整合这些应用,实现你和潜在捐赠者、受捐者以及公众之间的沟通,这是每一个公益组织要考虑的问题,如何能够真正整合媒体。实际上公益组织连如何用都做不好,更谈不上整合了。我们尝试的是,我们整合一个平台给你们,对腾讯来讲,最大的优势是产品线非常齐全,社会化媒体的应用都有,并且都在市场上能占据第一和第二的位置,如果没办法整合的话,我整合一个给你们应用。

我们努力和QQ整合,包括QQ的面板,QQ的对话框通过logo整合,包括反馈,博客、邮箱以及微博进行整合。博客的整合以及微博和互动机制的整合。这些捐赠很简单,就是互联网的电子支付,通过网络进行支付,支付手段无外乎两种,电子支付比传统支付优势在哪里,零成本和及时性,邮局和邮政要付汇款费的,还要跑到邮局承担巨大的时间成本。5.12的时候很多的感受,很多人已经捐过钱了,为什么腾讯平台都募到2400万,捐赠很多时候也是冲动,看到这个这个场景和新闻,给他据他的心理震撼的时候,我要做点什么,让他做点什么,把帐号记下来,跑到邮局,然后再汇款,这样的过程冲动已经消失了。电子支付好在冲动一刹那间,5.12和腾讯网的整合,新闻觉得做点什么的时候,一按在线捐赠就援了。手机支付中间成本是最高的,因为手机支付涉及到和SP之间的结算,结算比例是60、70%,还有SP本身的运营费用,手机支付门槛和运作条件成本也比较高。成本比较低的就是网上银行和第三方支付,网上银行和第三方支付都是可以通过在线捐赠整合在一起的,网络捐赠的核心,通过网络整合第三方支付以及在线捐赠,和所有的合作伙伴提供这样一批项目,让网友自己选,尽可能提供不同种类的项目,有环保、孤儿等。

很多网站建得在线支付的平台非常琐碎,按照传统的捐赠逻辑,要求填真实姓名、家庭地址,当年我们也是这样的思路,先要登陆进去,注册成我的会员,登陆完了还要先填一群信息,最后进入支付,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潜在捐赠方被你惹毛了,填着填着说太麻烦了,就终止了。做支付的时候会发现,很多人点他的页面填了,填了一般都放弃了。我们的捐赠,把所有的环节都省调了,我也不要登陆,也不要你填所有个人的真实信息,选择捐款,我们给了你一个默认的QQ号,然后可以留言,选十块钱,选一个支付方式,留一个祝福就可以了。发票怎么办?因为很多人为什么要设计那么多东西?就想说我想把发票寄给你。十块钱要寄一个发票,免不了多少税。没有多少人做小额捐赠考虑发票的,第三你给他寄发票的成本基本上大于十块钱本身的收益,后面有一个选项,如果要发票的话再提交一个东西,这是很深的体会。

我们是没办法和NGO和非公募基金会做在线捐赠的,因为我们是公众平台,可以自己在自己的网站上嵌入在线捐赠,这是不违规的,我和民政部的官员讨论过无数次,在自己的网站上留捐赠帐号以及提供第三方支付和网上支付是不违规的,可以在自己的网站上做,其实很简单,流程非常简单,只要嵌入第三方捐赠就可以了,留一个捐赠页面,后台有一个数据,关键是自己网站的捐赠入口,而不是第三方入口。不要站在你的角度上,让捐赠者被迫写一群东西,还要站在捐赠者角度考虑这个问题。如何能够告知善款的去向,我们丢种通道告知方式,捐赠者很多时候表达一个情感,给他机会流言和表述。

拉用户到公益事业当中,这是我们能做的,可以把人拉过来的,但是留下是靠项目的,到了你家门口没有办法留下来作客,那是你的问题。和在座绝大多数公益组织有关系的就是筑力计划。在这样的富媒体时代,有各种各样的SNS的应用,实际上对于草根公益组织来讲没有专业化的IT人员,不了解互联网的技术和手段,在这么多应用中建构自己的平台和应用是非常痛苦的,我一直想强调,我们提到SNS和社会化媒体时,恩一上网自己建一个网站,你们可以看一看,中国一流基金会的网站到底有多少访问量?很多人说我要做平台,我要建网站,平台的本质不是网站,本质是人。必须要保证,只要能聚集到足够多的人,你就是一个病态,如果聚集不到,所谓的技术和产品都是瞎说地尤其是草根的NGO不要考虑自己建拥有各种各样的网站,建好之后这个网站基本上第一没有人访问,第二是黑客挂码最主要的地盘,那个地方充满了病毒或者崩溃了,这么多年很深的体会不要做这个努力,要想到平台的本质是人,要考虑如何利用具有巨大人气的平台实现自己向公众的传播,处于这样的目的,我们达到筑力社区,为所有公益组织提供的平台,我提供的平台我没办法做到个性化。在个性化和安全和稳定中一定要取舍。

相关专题:

社会化媒体与社会公益国际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