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公益国际论坛 > 正文

李玉霄:2011腾讯微博公益项目盘点

2011年12月03日17:26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李玉霄:2011腾讯微博公益项目盘点

腾讯微博公益项目年度盘点

腾讯公益讯 2011年12月2日-3日,“社会化媒体与社会公益”国际论坛在京举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百度公益基金会三家公益机构,腾讯网、人人网、百度、阿里巴巴等几家互联网企业,共同签署了《北京宣言》,以推动中国公益事业更加开放透明、实现“互联网技术改变公益”的目标,与公益组织共同推动中国公益事业的可持续发展。腾讯网副总编辑李玉霄应邀出席论坛并演讲,以下为李玉霄演讲全文:

李玉霄:我参加公益界同行在一起交流的次数不多,虽然我的朋友很多做公益,原来做记者,后来跑去做公益了,早在微博兴起之前。当下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密,大家强调分工,记者和律师两个人群结为伙伴和朋友。但是呢,历史证明媒体界和公益界是紧密合作的关系。从实际操作的案例来看我还是有一些困惑和不解,两个行业和人群之间存在着大面积的信息不对称。你做什么我不清楚,我们在做什么你们也不清楚,哪些项目,哪些事情,在什么时间点,我们进行合作,以什么样的模式进行合作,应该有成功的做法,但是还没有成为集体的习惯和动作,并没有形成共识。

以下介绍我们这一年做过的公益项目:

宝贝回家。这是和民间NGO宝贝回家及张宝艳女士合作的,挂靠在吉林民政局下面的。这是宝贝回家的网站,春节前先推出来了,于老师推出了解救被拐儿童,然后合在一起的。为做这个项目我们动用了新闻报道资源。腾讯新闻的图片频道有个《活着》栏目,这是非常好的栏目,很有名的,腾讯图片的名牌栏目。这三组是由有两组是请的摄影记者拍摄的,这里要感谢腾讯公益基金会,活着这个栏目全年费用由公益基金会出资了。另外一组是自己派人拍的。这些有策划的图片报道推出来之后,传播效果非常好,访问量都是以百万计。所以我们做公益的第一个体会是一定要先有料。有可能来自于NGO的某一个问题,某一个社会问题,在NGO组织来看是非常重要的,简直天底下最重要的事情,放到公共层面未必如此,纯粹依靠NGO或者公益界人士提供的信息,在微博上在网站上掀起一场公益行动,后果未必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像钓鱼一样,先放一点鱼饵上来,人为抛出一些案例,让这些案例被关注,然后在由此引发出要推出的公益项目。

接下来做了尘肺病。去年的春节都在电脑跟前渡过的,从大年初一开始,解救乞讨儿童和宝贝回家。结束之后3月份两会之后基本上告一段落,在正月初五和北京厨子一起喝茶,当时解救乞讨儿童已经很活跃了,当时发起甘肃鼓浪尘肺病到北戴河疗养的计划。厨子想推到全国,一个人一万块钱,给一千个人洗肺,尘肺病要洗肺的,末期尘肺病是无法挽救的,一期、二期是可以挽救的,基本上挽救一个尘肺病人多活十年,一个人需要一万块钱,一千万万该一千个人的十年。我和厨子密切沟通了一个月左右,后来因为费用没法解决没有做成,不做了,厨子也就不做了。而且在做NGO做很多公益项目的时候,在微博掀起一拨又一拨的公益项目繁荣表象背后有暗流的。很多人会参与进来,人与人之间\认证的名人之间是有利益纠葛的,就像北大师老师所讲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老大,互不服气,不抱团,某某发起的,我就不参与,有这种情况吧?这是回避不了的,我也非常痛苦。升级到公司层面,你那个公司做的,我就不做,你那个报纸做的,我就不参与。我们衣加衣在一些省会城市,某某报做了,怎么选了他们,我们报社就不做了。这叫什么公益?

后来没有做成,尘肺病还是要做的,中华救助基金会、腾讯、搜狐公益、克勤他们在做。

我们仍然要付出报道资源,这种炒是善意和良性的炒,是一种引导,为了尘肺病农民工做了一些特刊。

腾讯关注留守儿童已经很多年了,寒假马上就要到了。寒假和暑假留守儿童的候鸟现象、小蝌蚪找妈妈这样的故事屡见报端。09年的夏天,浙江交警部门拦住一辆从江西开过去的长途大坝,47个座位装了130多个孩子,车门一打开都是留守儿童跳下车,到长三角那边找他们的父母,和父母团聚。每年到寒假父母又回家,每年的春运大潮中这是让人心酸的人口流动,我们一直想办法找什么样的业务操作可以操作起来。

去年微博没有火起来之前,我们动用媒体的报道,我们直接派人采访报道,做了一系列的纪录片,觉得还是意犹未尽。有了微博之后直接做“国家的孩子”,为留守儿童满足心愿,我要一个玩具,我要一把枪,我想要爸爸等等很多。又做出一系列的报道,另外做了微心愿征集,我们动员了大批的各地的媒体和各地的爱心人士参与进来,有些爱心人士现在又参加了衣加衣。

到了7月份的时候,正在操作“国家的孩子”的同时,迎来了高考分数发布,高考有落榜生,考不上大学的很大比例不是城市的孩子,北大一个班子有几个户口还是来自农村的?这是非常悲哀的事情。有一点资源之后一定为此做一点事情,我知道全国三百万落榜生不是因为他们不辛苦,而是教育资源不公平和平等,吃得也差,教育资源也比较差,家里没钱,整天为家里的学费担忧,因为家里的经济困难没法安心上学,又没有钱请老师补课,我们想帮这样的孩子。三百万的学生,免费给他们提供培训和就业的机会。我们左手找企业,右手让这些孩子在微博上发微简历。有几个大公司是参与的,太阳能行业的领军企业德州的皇明集团,福建的恒安集团,海南一家环保企业,北京的几家公司,他们会接受这些孩子,免费提供食宿,在这儿学两年或者三年,中间会安排学生到企业当中做勤工俭学,毕业后颁发正式的毕业证书,可以留在企业当中工作,也可以自主择业。这是我们做过的扬帆行动。

又做了“老兵回家”。实际上有另外一个项目,还没有启动。我们想帮助一下孙春龙,和春龙一聊大家一拍即合,引进给了窦瑞刚和腾讯公益基金会的其他领导,列为腾讯公益月援平台之一的项目,这样可以解决孙春龙的“老兵回家”的项目费用,不用他再每讲一次PPT,特别盼望台下的听众现场掏钱了。

让克莱斯勒资助,当年美国大兵开的是美国吉普就是克莱斯勒生产的,有重返野人山的计划,今年做不成了,明年还会加大力度一起合作。老兵已经不多了,接下来和孙春龙一起合作,到台湾找老兵。台湾老兵也想回来,回不来,或者能回来,但是没钱能回来。朝鲜战争老兵,越战老兵,老兵项目我们会一直关注。

现在在做的是“衣加衣”,这是我们目前做得反响特别大的。一点也不新鲜,捐衣服的事情,在座的公益机构很多同行都已经在做了,而且做的不止一年两年。源起是范炜的微博,他去了西藏一次,到阿里地区,看到一所贫困学校的孩子,他发来的微博。纪连海老师和江西电视台吴永俊三个人联合响应。后来又了衣加衣的官号了,有了各地志愿者、受捐点和公众官员以及媒体,还做了微访谈,让被援助的孩子或者代表,比如老师和校长和发起人在一起,在微博上进行沟通。

这是衣加衣微博专题。因为所有的活动我都是参与的,坦白来说,之前做得那些老兵很受关注,但是可参与性不高,对公益项目非常感兴趣的普通网民,发一些感慨,网络参与足够了。像留守儿童等其他项目,是需要网民从微观变成执行和参与的,做起来就很吃力。目前做得比较好的就是解救乞讨儿童、免费午餐在十几个省、110个点。不管是NGO组织或者是比较强势的媒体,或者是比较有号召力的意见领袖,由你主导一个公益项目的时候,甘苦自知,那个项目到底做到什么样的水平,做成了多少个案例,有多少个学校多少个孩子得到了救助?

扬帆计划是落榜生,到底有多少学生报名?最后解决了多少个学生的入学和就业问题?这是非常关键的。不能只是赚一场忽悠,吸引眼球,让网民上上网,有什么用,解决不了实际的问题,我们要的不是那个,不少缺吆喝,缺的是实效。前面几个都是很累的,说实话成就感不大。大爱清尘,投入资源非常多,包括新浪也参与了,克勤为此殚精竭虑夜不能寐,但是难啊,我在媒体这一端能够用的资源都用上了,难道我辞了职,到村里把那个人拉到医院里吗?显然也不行,资源整合是很难的事情。做衣加衣的时候就很顺。做什么项目里面还是有门道的。哪些项目容易见效,哪些项目在宣传时容易引起关注,容易操作,容易收到实效和推广,这里面都是有门道的。我们接到很多民间机构和慈善机构、NGO组织给我们的方案,有的时候真是爱莫能助。

这个项目现在已经由云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当组长牵头组织云南衣加衣项目的落地,不是由他们包了,是教育厅配合当地NGO来做。还发动一批企业捐新衣服,过年穿新衣过新年这样的大众心里,他们会捐助一批新衣服,企业已经都动员起来了,官员和政府机关、政府机构也参与了。

数据每天都是更新的。

心得分享,我觉得我们讲问题比较过瘾。这张表是昨天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给我的PPT,我在纸上列出这样的单子。我们做公益项目的话,NGO参与社交化媒体,做公益项目需要这些元素,需要这些人出现。媒体、网民、NGO、官员、政府、受捐对象,中间是微博平台。双向的甚至多方向的、非常顺畅实现沟通的、能够达到和谐的、几乎就很难,也是很少的。在座的诸位如果是来自NGO的话,每年都有工作计划,都会有自己的项目计划,你们的项目想和媒体合作的话,那个项目是怎么样来的?是自己想做的?还是,假设是一个慈善项目的话,是来自于受捐人的需求?还是说来自于机构总部的计划?还是来自于团队智慧的结晶、头脑的风暴呢?有没有根据媒体的需求?项目计划都是非常好的,质量很高,有没有媒体,有没有你需要借用的社会资源?你有没有渠道和网民、公众非常好地选搭和推广呢?搞不成就是自己在那儿做,自己在那儿做的话,全国NGO非常多,草根NGO怎么样,整合的资源很难充分,能够动用的资源很少?媒体也是这样的,所有的公益项目,包括免费午餐和解救乞讨儿童。解救乞讨儿童是来自于于老师长期的观察,根据底层的体验,他知道有这些问题。免费午餐按照邓飞的说法,他参加天涯的一个活动去了海南,见到了贵州的老师告诉他说,我们那儿孩子中午没饭吃,总之是来自于大面积的存在,是一个久拖未借的社会问题,只有这样的问题浮出水面,才能短时间内迅速引起公众层面全体共鸣,才会形成合力。NGO已经有计划或者都是关注过的,但是大家没有在一起沟通和交流。官员和政府掌握资源最多,也是我们做公益项目亟需要把他们卷进来的,我们做慈善的希望政府能够出手解决。我们希望衣加衣民政局能接,教育厅能接,我们当然很高兴了,我们来监督。

这个项目是久拖未解,是长期存在的社会问题,不是我们凭空头脑风暴出来的,也需要头脑风暴,但是是客观存在的。确实需要一个发动机,可以把它通俗化为带头大哥,或者没有带头大哥可以三个臭皮匠也是可以的,强势媒体或者平台,名人或者团体的介入,知名的公益机构和知名公益人都是可以的。需要一个发动机,项目面向弱势群体。成功的公益项目大都面向老人、孩子、女性,如果是农村的老师,农村的孩子,农村的妇女更好,如果是偏僻的农村的妇女好上加好,如果是生病,又是恶着的,又是挨冻的,更容易,很容易产生强大的情感冲击。而且这些问题身处都市的人带来强大的视觉上的反差的刺激,容易形成一种波浪,把大家卷进来。当然还有透明完善的运作机制。

媒体的不足。几位老师讲得很有见地,很深,做过事的人一听就能明白,有些时候媒体是很功利的,做公益媒体是主力军,是先锋队,但媒体必然是有选择来做,必然会挑一些性价比最高的项目来做。对于媒体来说性价比最高,对社会和公众来说是不是性价比最高呢?或者未必是。从目前我们做的来看,有些项目很难吸引人的眼球,很难长期占据媒体的版面。所以媒体做公益包括个人做公益,确实存在狭义的慈善、狭义的公益,都去做很直接的公益项目,容易操作的公益项目。前两天听我的同事说了一些项目,有些项目是很难操作,很难进行媒体化处理的,真的需要默默无闻来做的。基于此,我们也想能够从现在开始,希望借这个机会,把我们的困惑和不足呈现给大家,希望日后能多加强合作和沟通,多一些互相的拜访,换一点名片,大家在一起进行头脑风暴和出谋划策。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社会化媒体与社会公益国际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