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公益资讯 > 正文

打工子弟新校园承载力逼近极限 家长忧差别教育

2011年08月30日03:20京华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随着分流方案的出台,北京市关停的24所流动人口自办学校的1.4万余名学生去向基本确定。随着开学日的临近,各接收学校的准备如何,是否有足够的教师、校舍、桌椅、活动空间来接收这些被匆匆分流的打工子弟?

  多名安置学校校长表示,接到教委通知,“无条件接收,有多少报名就接收多少,先把学生接下来再说”。实际上,各学校承载能力均逼近极限。

  >>安置学校

  9月1日前突击建校舍

  9月1日建不完也要开学,腾出会议室和教师办公室,让孩子上课。

  8月25日下午,朝阳区金盏乡金盏村,这是一个典型的城乡接合部。午后,一阵小雨过后,道路成了泥汤路,村内随处可见流浪狗,地上有牲畜的粪便。相形之下,星河双语学校金盏分校显得干净又整齐,门口写着“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的语句。这里是经朝阳区教委委托的合法民办学校。按照朝阳区教委公布的分流方案,该校将接收被关停的本村驻京学校和邻村的汉硕学校的学生,两个学校共300多名学生。

  进入校园,左手边的一片空地上已经用红砖砌好了八个小方块。校长方原介绍,这是区教委的建校舍工程。学校本就有600多名学生,没有多余的教室和办公场地。由于接收新生,不得不突击建校舍。

  这些建设本来计划9月1日前建好,但方校长“估计建不完”。他表示,如果9月1日建不完,也要保证按计划开学,最可能就是腾出现有的会议室和教师办公室,先让孩子们临时有地儿上课。

  学校目前仅招收了一名安置过来的教师,还紧缺桌椅、老师等这些必需的教学资源。“我们都把报告打上去了。”方校长说,区教委说下午就过来装饮水机,教师等其他资源,他们也都承诺给配备。

  对于9月1日开学后的情况,方校长还没有把握,现在每天都有来报名的,算上原来的学生已经有800多人了。“新校舍建好了,估计极限能容纳900多人。”

  “这种突击建设的校舍是否足够安全,会不会成为另外一所违规的打工子弟学校。”

  另一所接收海淀区苗苗小学学生的六郎庄小学,也在加紧施工。上周六,学校的操场上已经盖好了两排彩钢房,每排有4个房间,两排共有8间,每间房屋约有70平米。现场施工人员正在做房屋的吊顶和风扇的安装,“今天晚上就彻底完工,铺上地毯就能上课了。”

  据施工负责人介绍,这种彩钢房不同于建筑工地上的活动板房,“那种不结实,最多用两三年,这种彩钢房都是钢架,用十几年没问题。”施工现场,海淀区教委的工作人员还在监工。之前,海淀区政府公开承诺专项投入900余万元,用于校舍修缮、改造,搭建临时教室,配备课桌椅,增加配备师资144名。

  在朝阳区的博雅学校,工人同样在加班加点地赶建教室、食堂和厕所。施工人员称,8月初进场施工,被要求在9月1日之前交工,为赶工期,他们最近差不多24小时都在施工。

  在朝阳区另一所安置学校定福庄校区,工作人员称近日不断有家长前来咨询报名之事,但此处并未设报名点,也无校长、老师到来,听说9月下旬学生才能进驻。至于接收哪几所关停学校的学生,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谢女士是海淀区被关停学校绿园小学一位学生的家长。在带着期望实地探访安置学校石油附小后,她的心情有些低落,“没想到是个活动中心改建的”。她担心,“这种突击建设的校舍是否足够安全,会不会成为另外一所违规的打工子弟学校”。

  >>分流学生家长担心差别化教育

  “如果人家学校的孩子在前边的两层楼里上课,我们的孩子在活动房里上课,中间隔着操场。我觉得像两个世界,担心孩子心里难过。”

  参观过六郎庄小学的刘女士说,感觉新学校很好。原来孩子上的苗苗小学太差了,学校很脏,校园内还有人随地大小便,“但是也没办法,我们也没时间管孩子,想换学校很难,又担心安全问题,就选离家近的了。”

  刘女士是河南周口人,中坞村全村几乎都是河南周口人,他们共同在这里的四海市场卖菜,这几乎是他们的世界。但细心的刘女士也发现了六郎庄小学正在施工的一排彩钢房,不知道孩子是不是要在那排新建的房子里上课,“如果是那样,人家学校的孩子在前边的两层楼里上课,我们的孩子就在活动房里上课,中间隔着操场。我觉得像两个世界,担心孩子心里难过。”

  “原来的学校就在村里,我们因为上班早就得很早把孩子送到学校里,什么事情也不耽误。今后这边我们两口子得有一个人送孩子。”

  同一天,住在朝阳区东窑村的两位母亲来到星河校门口,她们手里拿着转学通知单和学费的收据,准备为孩子办理入学手续。因为村内的汉硕学校关闭,新学期开始后她们的孩子将到这所学校上课。

  “这里比我们那边学校的环境好。”一位母亲回答,就是有点远,要坐四十分钟的公交车。“原来的学校就在村里,我们因为上班早就得很早把孩子送到学校里,什么事情也不耽误。今后这边我们两口子得有一个人送孩子。”但这位母亲也承认,虽说远了点,可学费低了,“比原来的学校少了250元,原来交600元,这边交350元。”

  两位母亲填好了“朝阳区自办学校学生分流登记表”,5分钟就办好了入学手续,匆忙地走了。她们没有对新学校的安排做任何详细的咨询,“有学上就行了”。

  办理手续的老师提醒她们,拿下桌上摆放的资料,一个是“新生须知”,一个是“星河双语学校金盏分校招生简章”。

  “新生须知”写明,所有家长必须最晚在8月29日办理入学手续,交清学费、午餐费、保险费。8月30日,全体学生返校,进行发书、编班。9月1日正常开课,需要在学校就餐的,每月缴纳120元,保险费一年80元。

  但被分到肖家河小学学生的家长却有点不满。“一天8块钱呢,就这中午一顿饭。”一位刚刚从报名教室走出的家长告诉记者,孩子之前在绿园小学就读,一个月伙食费只需要75元。现在伙食费每天8元钱,她算计着:“这一个月就得160块,比以前贵了一倍。”这位家长无奈地叹口气说,自己和丈夫都是在树村附近卖菜的,收入不高,“实在不成就每天给孩子送饭,反正离学校近。”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