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讯公益网 > 公益人物 > 正文

香港儒商寥僖芸:三年捐赠604万元人民币助学
http://gongyi.QQ.com  2008年03月14日17:19   公益时报  胡丽波  我要评论(0)

头发梳得整齐光亮、身着一套考究而笔挺的深色西服的寥僖芸靠在沙发里,温文尔雅地跟记者交谈,散发着儒雅的书生气质。接待客人时,他坐在靠门的沙发里,让客人坐在他对面靠窗的沙发。阳光从他的正面洒进,使他沐浴在其中。回忆往事时,他喜欢把玩着无名指上的戒指,保持着超乎寻常的谨慎与低调。他的眼神很温和,当他望向你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双眼睛正聚精会神看着你,不怒自威,在温和的深处是无边无际的坚毅,让你感觉仿佛面对一只吊睛猛虎。

与他倾力打造的康泽集团有限公司、新天康投资有限公司和新福利集团有限公司等产业相比,这位年过五旬的中年人显得含蓄而内敛。不了解他的人,可能会以为他是个学者,无法想象他在商界的叱咤风云。

他此次来天津的目的就是为了看望他资助的300名特困大学生。当他跟记者谈及这些贫困生时,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慈父般的温柔。

廖僖芸夫妇看望受助学生

三年捐赠604万元人民币助学

从2004年开始,廖僖芸就通过扶贫基金会资助特困大学生,到2007年年底,他总共向新长城项目捐赠604.4万元人民币。在新长城项目工作人员印象中,他是一个用心做慈善的人。“很多人把钱捐了就不管了,而廖先生还会跟贫困生保持着很好的联系,还会亲自给他们回信。”

“不管我平时有多忙,只要他们给我写信,我就一定会准时给他们回。”在廖僖芸看来,捐助一个学生,不仅是钱的问题,在思想方面要给受助学生一种精神的寄托。

为了便利,廖僖芸一再跟学生们强调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但还是有一部份学生坚持用手写。当他问及原因时,得出的答案让他“心酸”,“他们说怕我收不到邮件,其实,他们是为了省钱,上网费比邮寄费要贵,所以他们才选择用手写。”尽管廖僖芸很想给他们回信,“但我简体字的辨别能力有限,更别说用手书写出来了。”对此,廖僖芸觉得很内疚。

在跟受助生频繁的通信中,廖僖芸与学生之间建立了一种深厚的感情。他发现大部分学生把“金钱”看得很重。对此,廖僖芸表示理解,“他们都吃过太多的苦,在他们中间的大部分人看来,有钱的人就是高高在上,就是有出息的唯一标准。”在给学生的回信中,廖僖芸会告诉他们,能多赚钱固然很好。但有了钱以后,要更好地回报社会。“我是想树立他们正确的金钱观,培养他们的爱心。”

廖僖芸还会关注学生的成绩,“到年底的时候,我会问他们的成绩,并不是给他们压力,只是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关心一下他们的学习。”让廖僖芸欣慰的是,大部分学生的成绩都很好。

“我能从信中感受到他们的悲伤与快乐。”当毕业生找工作碰壁时,他会为他们难过。当他们在恋爱中感到迷茫的时候,他会为他们指引方向。当他们取得好的成绩,找到好的工作时,他会为他们感到高兴。“上次有个学生,签到了一个很好的单位,他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廖太太对记者说。

“说实话,我孩子都没有这样跟我沟通过。”廖僖芸有两个儿子,现在都在英国,廖僖芸在儿子的心目中,扮演的是一个严父的角色,“他们很怕我的,有什么事只跟他们的妈妈说。”廖僖芸显得有点无奈。然而,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位没有亲和力的父亲,却跟100多名贫困生保持着非常亲密的联系。

天津大学一位受助学生告诉记者,他已经把廖僖芸当成了自己的父亲,让他感动的是,去年暑假期间,他跟新长城自强社的贫困生一起去深圳参加夏令营活动,这群贫困生中,有8个学生是廖僖芸资助的。得知这个消息后,廖僖芸夫妇连夜从澳门开车赶到深圳,就是为了看他们。

当记者问及这些受助生中,有没有学生在信中找他要过钱,廖僖芸迟疑了几秒,果断地回答:“没有,跟我通信的这些孩子都很安份,从来没有提出过份的要求。”

对于这个答案,新长城项目负责人陈红涛持保留态度,“300多个孩子都给他写过信,以我的经验来看,肯定有学生提出过这样或那样的要求。只是廖先生的心里能包容一切,什么孩子他都能接受。不像有些资助人那么苛刻,只要发现受助学生有什么不好的心态,他们就会有这样或那样的说法。”

被拯救的日子

也许每一个拯救者都曾有过被拯救的时刻。出生在香港的廖僖芸永远无法忘记7岁那年的冬天,那时,贪玩的他掉进了水井里。爸爸飞奔过来,想都没想就跳进水井里,用尽全力将廖僖芸举过头顶。很快廖僖芸上去了,但因为井口太小,救援人员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将父亲救上来。

一到春节,他家就非常热闹,因为,父亲是澳门某知名学校的校长,学生们都会给他来拜年。父母都忘记了学生的名字,可是学生们坚持认为,是老师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没有老师,就没有他们的今天。

老师在当地是一种很神圣的职业,因为老师会将一个人化腐朽为神奇,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但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会得到这样一份尊重。父母经常会带一大群孩子回家补习,加上他们兄弟几个,简朴的生活和热闹的家庭,构成了廖僖云童年的主色调。这些关于往事的回忆是在一个问题之后引发的:和你一起做操作工的人很多,但为什么只有你站在山顶?

没有人不喜欢做英雄。50年代的人尤其如此,对他们来说,英雄主义情怀已经为人生上好了色调,廖僖芸也不例外。也许他需要这种被需要的感觉,也许当父亲跳下水井的那一瞬间,他就被刻上了烙印:要做一个拯救者。他在一个几乎可以被评为全国五好的家庭里长大,他希望做一个圣贤达人,他希望可以成为这个世界上倍受瞩目的人,他希望可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他希望自己可以放射出光芒。这些希望都裹胁在模糊的云雾中,隐藏在对父母的仰慕和推崇中。

换句话说,他是一个有很大雄心的人,他在英国从事了七年会计生涯,拥有英国皇家特许会计师职业资格,英国曼彻斯特经济学荣誉学士、英国特许会计师等学历证。7年后,他决定回澳门创业。他进了由何厚华创建的澳门新福利公共汽车有限公司当董事总经理,先后涉足房地产、汽车、投资等行业,创办了新天康投资有限公司、新福利集团有限公司等属于自己的公司。

在助理的眼里,廖僖芸是一个严肃而简朴的老板,“工作忙的时候,他就会用一块面包,一瓶矿泉水打发他的时间。”为了工作,他的眼睛有时候会因为晚睡早起,而黑着眼圈,所以被人戏称为“熊猫眼”。只要到了车上,他几秒之内就能进入梦乡,他甚至牺牲了同事和亲朋之间的交流时间,听部下说起同事聚会,他很是羡慕,因为他已经许久没有再重温过这个场景了。他和下属也很少有机会在一起促膝谈心,更多的是一起开会,跟十几号人同时说。他几乎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但这台跑步机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他只有不停地坚持跑下去。“我不是机器,机器不会懂得成功的快乐。”廖僖芸这样解释。

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廖僖芸看到和经历的都太多,但又有什么东西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呢。他说他很清醒,并时刻保持着清醒。他现在是广州市的政协委员,在广州市政协的引荐下,廖僖芸开始关注内地的慈善事业。在内地遭到各种自然灾害时,廖僖芸都会以个人名义慷慨解囊。2004年,在原广州市政协主席陈开枝的牵引下,连续三年,捐赠604.4万元人民币给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新长城项目,资助天津、广东、安徽、北京等高校的700名贫困生。“廖先生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他从来不以公司的名义捐赠,也不要求基金会对他的公司进行宣传。”广州市政协秘书长对记者说,而廖僖芸的行为也证实了这一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一再强调不要提及他公司和个人的名字,他只是想踏踏实实的做一点他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说,“我不知道一个成功商人的标准是什么,但我至少能养活700名大学生,我觉得这就够了。”就像在那个井里的少年,他永远记得把他托出冰面的那双有力的手,他决心要做这样的人,所以他更在乎的,是这个世界是否还需要他这样的人去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