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讲堂嘉宾

林克,独立摄影师林克。自2012年起,在腾讯《活着》栏目发表《小吉祥》、《割皮救女》、《没有身份的群落》等10个纪实专题。数个专题在线为故事主人公募集善款130多万元。2012年底应邀为腾讯公益"新年新衣"项目拍摄《大凉山失依孤儿》、《毕节的冬天》。出版公摄影图集《索玛花开》,义卖为大凉山失学儿童及支教志愿者筹款。
王崴,腾讯纪实专题《活着》栏目王牌编辑、创始人。
  •   段超,国国际贸易中心工会主席。
  •   曹维,整合传播动画专家,大型项目及活动策划与管理。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
  •   蔡田,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组委员会副主任,三代单传的北京乡村教师。

本期读点

  • ·“如果我能够畅所欲言,何必又背上相机。”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照相机这个介质来传递我们的事业,成就我们的事业。
  • ·也许会拍半个月爬山涉水的,有时比不上在北京拍两天商业摄影的收入多,但我既然选择了这样的路,便会坚持下去。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纪实摄影的社会责任

第一:毕节,谁来温暖孩子们的“冬天”。

一切皆是偶然,2011年9月给杂志采访一个人物,他叫王克勤。王克勤先生是大爱清尘的发起人,那一天被他感染,然后走上了纪实摄影公益的路子。目前我是两个公益组织的志愿者,他们会去化缘给我弄参与费。像大爱清尘所有的募捐都是救命的钱,不能在里面动一分钱。一起聚餐的时候,一些企业家或者是律师的志愿者赞助我们就一起吃,要不AA制。所以他们会另外去化缘整一点参与费,是免费拍摄。后来我发现我也得养家糊口,其他的都会收费。也许会拍半个月爬山涉水的,有时比不上在北京拍两天商业摄影的收入多。我既然选择了这样的路会坚持下去。

2012年冬天,贵州五个孩子在垃圾箱里烤火窒息而亡。我到达当地是第五天,打算头七那天买三瓶酒,去孩子家里面一趟。后来发现根本到不了中心地带,因为太多便衣和制服了。我还没有记者证。我就在地图上随机选了三个点,都是西北方向的几个地方。其中一个是何官屯镇旁边的一个村庄,坐长途大巴过去,再步行10里山路。没有任何目标,摸着石头过河一样探索。


第二天从毕节到40多公里之外的清场镇拍摄另外的家庭。这个垃圾箱被转载了很多,因为几个字:严禁人畜入内,违者责任自负。相当于是当地管理者的态度,引起了公众的一种愤怒。后来发现留守儿童是当地最明显、最普通的一个现象。拍完回来中央电视台对我做了一个采访。我曾经说了这么一段话,当留守成为一个国家的一种常态,是一个莫大的悲哀。[详细]

第二:永远诉说不完的“大凉山”。

我到了山上,发现女孩的父亲由于去运送毒品,在云南被抓,被判刑死缓。母亲被娘家强行改嫁,这样她母亲家里可以再拿到一笔彩礼。彝族几千年来一个习俗是改嫁的妇女是不能带着前夫家的孩子过门。在法律界定上这个小女孩不属于一个孤儿。而实际上她就是一个孤儿。她每天的主要任务是爬上海拔3000多米去砍柴。隔壁的一个老奶奶扶她一把,把柴火背上肩去。下山的时候,我背着20多斤的摄影器材跟着跑,累得气喘吁吁的,他们有时候太重了累了也会休息一会,确实背不动就拖着走。她曾经上过一星期的学,后来被国外的一个公益组织接到20多公里外的县城去上学。


她同时见不到父母,心理上肯定是受到严重地创伤。一星期后放假回到家里,她再也不愿意离开奶奶,所以再也没有去上过学。拍完这张照片,奶奶对我说,我死了以后,你把她带走吧。这是隔壁的另外一个孤儿,他父母是由于艾滋病相继在他几个月的时候去世。他的爷爷奶奶年纪稍微轻一点,还能够照顾他。他这样的情况是属于受到政府救助的孤儿。所以他能够去上学,情况会稍微好一些。这是安坯墙。11月份特别冷,就这么喝着凉水。


  

再到另外一个县城,墙上是一幅遗像。母亲因为艾滋病去世留下了八个月大的女婴和一个3岁的小女孩,整个家就破落了。由于奶粉很贵,所以他奶奶就是咬碎这个土豆让他吃。[详细]

第三:心在,学校在。

  

北京皮村的同心实验小学是融汇全社会爱心修建起来的打工子弟小学,受到崔永元等名人的支持。但在全城取缔打工子弟学校的风潮中,它差一点变成废墟,700多个孩子面临分流。当时盛传北京到9月份的时候会有几个打工子弟学校开不了学。这个学校的创办者是孙恒。当年他的第一个单曲专辑得了7.5万的版权费,7.5万正好可以租这个地方一年。他就拿着这些钱,跟几个伙伴说,咱们别分了,来干这么一个事业。在短短一个假期的时间,志愿者一砖一瓦就把这个学校建起来。



当时有四五家媒体都在拍。他们拍了以后,当天晚上可能写稿,第二天见报。我的拍法是跟别人不一样,我前后去了这个学校,拍这个学校的师生,单独去拍老师,到学生家里面探访。包括这个事件而被迫已经转学的学生家里。前后一个去了七次。每一次来回都是一百公里。就会拍得更细腻,更全面一些。当时特别喜欢一个小女孩。当时挖掘机来的时候,她母亲是用自己的身体去阻挡这个挖掘机。她就觉得这么好的学校如果被拆了,我女儿怎么办当时我去的有点晚,没有拍到那个瞬间。



我之前看到一些问题,其中有一个那些并没有什么暴点,一些缓慢而平静的题材,你们会不会做,你们会怎么做?这个题材风格跟大凉山失依孤儿或者黑户村落完全不一样。事实上,它的流量也没有那些题材高。但是从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愿意做,这一天的价值并不是推广那一天的流量能够推广完的。那一天是100多万,但是可以在后续的传播当中体现它的延伸出来的价值。比如我们今天把这个作品又拿出来放。我之前也跟罕见病中心刚发过一个。你不孤单。我请了一个叫李拓的摄影师,他去拍了得SMA,肌无力症,非常罕见的病症。他去全国各地拍了大概十来个病友,这个题材没有什么爆点也不揭黑,也没有博人眼球的地方。但是我还是做。我觉得媒体的价值就是让媒体关注这些应该被关心但是久久没有关心的人,这样我就不以流量为主了,就以媒体的责任感去做。而且他们的价值也是很大的。 [详细]

第四:没有身份的群落,如何存在。

《没有身份的群落》是2012年春天的时候,一位朋友提供了这样一个信息给我。在大凉山有一个地方叫马厂坪,有4000多彝族的山民,就在山里没有户口,有很多失学儿童。然后顺这这个点提供给他们《活着》的王葳老师。


小南,是一个志愿者,没有依附任何组织。小南说四川大凉山彝族那边有一个村子没有户口。我听了很震惊,很想做这个题跟林克一起合作。因为这个题很苦。我可以讲一个笑话,我曾经跟壹基金的工作人员聊过,他是回民,吃完饭很晚了,挨家挨户去寻找,咱们今天晚上睡哪儿?人家说我已经带你看过了。刚才我们看的是一个猪圈。原来就是在一个羊圈,那个羊圈分了一半,这边是羊,那边拿砖和板搭了一个铺。人家说这个条件已经很好了,我们考虑到你是回民。当时林克是背着睡袋去的,就没有地方睡觉。不背着睡袋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我觉得这个题也就林克能够做。林克在山里钻了十天,把失学儿童的每一个姓名都记了下来,有户口还是没有户口,有学上还是没有学上,踏遍整个山村。挺不容易的,这里面有许多故事。 [详细]

对话

公益纪实摄影如何生存

学员:我们主要是做纪事摄影,并且试图通过纪事摄影实现社会责任的一部分。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团队是一些独立摄影师类似于联盟的性质。我们经常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我们去做了,然后也有人帮助我们去实现它了。回过头来我们自己如何生存?这个问题刚才各位嘉宾也一再提到。实际上我们看到的是公司也好,还是各个公益组织也好,是需要这样的纪实摄影专业人士来实现它的一些影像力量的。实际上也有一些纪实摄影师有志于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常常有很多摄影师到了这个门前又止步了,最基础的一个原因,止步在吃喝的基本生存问题上。


曹维:公益本身是资源,首先是基于一个平台的大家可以进入的。做公益的包括公益组织是不能从你做的公益行为当中拿一分钱的,要不然不叫公益。所以林克们是不能凭着做公益这件事情去挣钱养活自己,这是肯定的。但是现在我做的公益范畴,刚才已经说到四个空间,第一个空间是政府空间,第二个空间是企业空间,第三个空间是媒体空间,第四个空间是NGO组织,就是在座大家的空间。林克门发生关系的并不仅仅是NGO组织,一个NGO组织特别简单,NGO要做的事情是通过你的传播去吸引企业,然后去成就CSR的行为。

 

大家知道中国那么多企业,每年上市企业在上市报告中有一个部分是社会责任部分。这么多公关公司每年去拿公司项目的时候,这种事我经常去干,有一个大部分是今年CSR帮你花多少钱的问题,需要看这部分钱的,但怎么拿这部分钱?公益组织在设定公益行动产品的时候,要让对方看到什么?看到市场空间。而且在这个市场空间有特别具体的表达,特别简单的。


我们企业说为了达到一个社会传播的目的,我需要10个像林克这样的人,我需要给他们提供最好的设备,最好的拍摄条件,你们干不干?加在一起20万。大家知道一个企业做CSR、做公益可能投120万,但是在传播过程中投可能几个亿的20万在传播。我们是在投20万的情况下产出了几个20万产出的结果,这个钱容易挣啊,所以你的钱不是问题。 [详细]

如何通过创意设计把公益影像传播出去

曹维:我说一个控烟的事,大家发现近几年国内做控烟都很高调,经常有控烟组织过来说跟工信部又怎么样?但是大家去想在2007年控烟之前,中国的控烟是什么状态?我第一个大型公益项目做的是控烟。我记得当年世界控烟的一个大会上,中国的外交部的代表团在上面说,大家知道控烟的烟盒有警示标志,有烂心烂肺的标志。这个人是外交部的部长,他就公然站在大会上说,烂心烂肺怎么可以跟我们的华表、跟我们的中南海放在一起,这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心理情感所不能接受的。这个话出来以后当天就被大会给了中国代表团一个脏烟灰缸奖,我们当时控烟正愁着没有切入角度,一下子就抓住这个角度。我们做了一个全国控烟标志的设计大赛,这个大赛一出来非常好,紧接着网络互动。当时国内有一个警示性烟标的管理办法,紧接着我们就动这个管理办法,把它变成了提案,这个提案直接送到“两会”,先是在网络上做了7天的征集,拿了几百万的支持以后就送到“两会”。2008年的“两会”,关于控烟我们同时上了28个控烟提案,就是在中国控烟市场从来没有过的。


王葳:这也是我之前说到的问题当中一个问题,有人问,你拿到那么多素材之后,有什么编辑的技巧?其实我就《活着》而论,我一般会选20张图片左右,可能会在18张、20张,如果太长网友不一定有那个耐心去看。我一般一组图片选18张。这些图片我非常讲究他们的顺序。 我很希望这些图片看下来像一个小电影。有开头有结尾,中间有高潮,最后有收尾。配合着文字,我希望把它们串起来,一气呵成。


林克拍摄的素材量非常大,既拍了有还在世的人,也拍一场葬礼遗孤,还有其他的一些。要有舍弃,有梳理。最后我想了一下,我把它分成三部分,就是生、卒和续。生就是还在世的,但是在残喘的尘肺病患者的故事。卒就是讲已经去世的尘肺病患者的一场葬礼,这是全程跟踪下来的一场葬礼,很典型的农村的电力。续就是讲尘肺遗孤的这个小美海,这个肖像是林克的一张代表作,也曾印成明信片,我就讲这个女孩的故事。这就是一个生命从存在到消逝到延续的过程,这是这个故事的思路。[详细]

往期回顾

  第3期:吴声,大分流时代的公益传播

林克纪实摄影集《活着》

毕节的冬天
贵州山区沁骨的寒冷是北方人想象不到的 …[详细]
心在,学校在
全城取缔打工子弟学校风潮中的幸存者 …[详细]
没有身份的群落
四川大凉山深处一个“不存在”的群落 …[详细]
割皮救女
父爱无声,为全身烧伤90%的女儿植皮 …[详细]
不能承受的呼吸
重度尘肺病患者,从患病到死亡最后直至撇下遗孤…[详细]
大凉山失依孤儿
吸毒及其带来的艾滋病,让这个昔日的“世外桃源”满目疮痍,不少儿童因此成为孤儿…[详细]

现场图片

不支持flash

栏目团队

监制:翟红新、李玉霄

策划李倩苏苏

主编苏苏

编辑张瀚宇刘淑芬于何、刘雨凝

联系邮箱qqgongyi@qq.com



扫描二维码,关注腾讯公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