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云南地震灾区志愿者见闻
2012年9月7日11时至十二时许,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连续发生5.7、5.6两次破坏性地震,造成81人死亡,7千多户民房倒塌损毁无法居住,数万灾民无家可归。灾害发生后,多支民间力量星夜驰援,抵达灾区,在艰险的救灾环境里,与当地政府、救灾官兵一起为灾后救援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燕山大讲堂最公益邀请河原启一郎、郝南、蒋怡李分享你所不知道的地震背后的志愿者见闻与故事 …[详细]
本期嘉宾
河原启一郎(日本青年,国际友人,云南地震灾区救灾亲历者)
 蒋怡李(壹基金救援联盟总干事)
 郝 南(北京大学牙医,卓明地震援助信息小组、华夏公益宣传服务中心负责人)

地震灾区的志愿者见闻

河原启一郎:做志愿者从身边日常生活小事开始

河原启一郎:我对志愿者的理解:做志愿者不要做很大的事,日常生活中很小的帮助他人也是志愿者行为。在别人需要帮助时我帮助别人,在我困难时别人也会帮助我。如果帮助别人时只是想自己的金钱、时间,那当自己遇到困难时就只有一个人孤独。我没有多少钱,但我若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我总是希望能帮到他们。大家可能也知道我在贵阳因为政治原因受到一次袭击,当时我很哀伤,但不会放弃,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人和人在哪里都一样,我在中国有很多朋友都是非常好的人。后来我增加了保护措施,包括物资和我的朋友。[详细]

河原启一郎:我的旅行哲学:我的旅行是5%的金钱,5%的努力,90%都是好心人的帮助所完成的。人们会教我很多包括中文、中国文化,世界是我的教科书。我旅行的目的很多,第一是在旅行过程中帮助别人,比如在没有医疗条件的地方给大家医疗支援,和大家成为朋友,为了和大家说谢谢,我在我的自行车后面写着:谢谢中国。我在加油,希望大家一起加油,这也是我旅行的目的。当我成为父亲时希望以我的经历激励我的孩子像我一样。[详细]

郝南:救灾援助是一个长周期的工作

郝南:无论是什么样的自然灾害,我们关注它也只有一、两天的时间,但实际上他们需要帮助的时间可能长达三个月、半年甚至一年、两年。对救灾来讲,他们需要的关注、关怀要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点是灾害和其它事件所不同的地方,当他们被遗忘时才是他们真正孤立无援的时候。[详细]

郝南:作为普通人、作为公民支持灾区有多种方式,我分成两类:一是提供灾区实质上的援助,比如可以捐东西、捐钱;二是做志愿者服务,大家印象中的志愿服务是冲到灾区,但不知道做什么,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网络时代大家不去灾区仍然可以做很多对灾区非常有用的工作,这些工作恰恰是现在整个救灾环境中比较缺乏的工作。[详细]

郝南:我觉得志愿者遇到的困难分两方面:一是做救灾的志愿者或者关注灾害的人太少,而且都集中于前线,可到前线做什么,后续东西了解的人太少。中国是世界上受灾害损失最大的国家之一,以中国现在每年受到的灾害经济损失来讲,以现在民间力量的回应远远不够,救灾志愿者面临的困难可能也是一个民间的困境,即关注救灾的人、救灾的力量太少,和我们面临需求与挑战相比太少。第二,作为救灾的人不知道不了解,不知道灾害发生时做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做,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这种帮助你了解的信息渠道,不知道怎么去了解这些信息,这是一件比较严重的事情,现在为止是一个摆在当口的严重问题。[详细]

郝南:我们的组织里都是志愿者,我是志愿者,河原君也是志愿者,我们都是普通人,为什么普通人要做政府的事?大家可能认为救灾是政府做的事,其实救灾不仅仅是政府需要做的工作,在任何国家,在每一个国家救灾是政府和民间一起协同工作,只不过协同方式在每个国家根本国情有所不同,认为民众不参与救灾是很大的误区。[详细]

侯昭敏:志愿者需要提前做好救灾功课。志愿者到灾区后是否真的能够发挥作用,志愿者到了现场做什么、目的是什么、怎么做?弄清楚这些问题很重要。首先要对整个灾害救援过程要清楚。我分成三段,一般灾害发生后首先是抢险,抢人、抢物资,使人员伤害最少、损失最低。第二个阶段是人道救助,保障灾区一些基本生活的保障,进而进入第三个阶段:灾后重建。[详细]

张炳钩:救援工作细节也很重要。我记得在救灾现场,我为志愿者做了一件事情,每个志愿者写了一封感谢信,寄到他老家。虽然一封信只是很简单的内容,也花不了多少钱,就是一张邮票、一张纸、一个信封而已,但我们知道我们能给他的以后带来一种回忆,一种纪念,可能比他很多东西更重要。[详细]

民间救援组织与政府扶持

蒋怡李救援工作无需区分你我。在一些有专业能力的志愿人员中做一些不管是以往政府做的工作或是民间做的工作,就我个人来说不必要界定中间的界限,我认为界定这些界限是搞理论的人做的事,搞实事的人去说没什么意义。就民间救援力量和政府的关系而言,政府的力量很强大,所以能解决95%的问题,甚至99%的问题,但对于每一个个体人来说,家庭、生命、亲人或者所有未来发展的机遇是他的全部,我们作为一个有爱心的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任何一个地方的人,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尽量挽回或者弥补这些损失,我们让他能够做得更好。并不关心他占了多少比例,最重要的是去做。从结构的角度讲,民间救援是政府相关工作的补充,我们做一些拾遗补缺的工作。我现在的工作是努力支持让救援队有所发展,让他们起到更多更有效的作用。[详细]

张炳钩倡导民间机构与政府携手合作共同救灾。作为一个民间的救援机构我们会选择与政府部门合作,很多人没办法理解民间机构为什么要和政府合作。这里我简单跟大家讲一下,你们遇险时会找谁?会打110,不会打救援机构,救援机构被人知道的概率有多大?老百姓不可能都打电话给你,这是很重要的。一直以来我提倡救援一定要跟政府部门合作,如果不跟政府部门合作没办法获得救灾信息,最后变成了又聋又瞎又没事干的救援队。政府本身在救援这一块有很大资源,另外我们跟政府合作,政府出钱给我们装备、培训以及其它各方面的支持。 [详细]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监制:翟红新、王齐、窦瑞刚

策划:李玉霄、贺国帅、傅剑锋

主编:杨子云

编辑制作:陈菲

微博:http://t.qq.com/yanshanforum

电话:010-62671215

邮箱:yanshanforum@qq.com

QQ群:19071221

出品:腾讯新闻、腾讯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