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新经济形势下的基金会筹资
近来,世界银行和IMF等国际机构纷纷下调了世界经济增速,中国经济也难以避免步入下行通道,并已经波及到以散财为主业的公益行业,叠加慈善丑闻的持续发酵,基金会募款的形势不容乐观。长期以来对企业捐赠依赖极大的基金会是否已进入筹资困境?基金会筹资面临的挑战是什么?筹资前景预期如何?…[详细]
本期嘉宾
王振耀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何道峰 (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
魏久明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理事长)
杨 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涂 猛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
刘小钢 (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秘书长)
窦瑞刚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执行秘书长)
吴 冲 (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新经济形势下的基金会筹资

王振耀:“四大”问题需注意

王振耀:坦率地说大家对目前公益形势有些悲观,我倒比较乐观,我认为四大值得注意的现象同样需要大家的关注:一是政府要做社会改革,社会改革需要谁?需要在座的各位,社会改革是大量的组织出来做服务;二是政府另一个渠道已经打开,即支持宗教进入慈善领域,各种各样的宗教团体要大量加入公益中,值得我们考虑和探讨;三是很多新基金会成立,大量新基金会在注册,但他们没有项目,怎么办?四是财政部都着急了,政府采购服务现在不得不采购了,采购怎么做大家准备了吗?我觉得这四大财源大家还没有讨论,先别光说冬天来了,从社会角度而言,经济出现问题,有可能是社会改革的机遇,大家要注意换一种思维方法。[详细]

何道峰:存活放在第一位,发展放在第二位

何道峰:中国现在所有的基金会、所有的组织如果用标准来看肯定非法,套用“它不是经典的脚,但它可是现实的脚”的说法,每个基金会都是一幅现实的脚,我们生长在这片土地,没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也没法选择我们的长相,但我们可以选择从今天开始好好活。在经济不好的前提下怎么办?活下来是硬道理,发展自己和存活自己,存活放在第一位,发展放在第二位。[详细]

何道峰:先说一点超越扶贫基金会的事。几位对当前经济形势有自己的判断,对于经济形势肯定是一个不好的判断,今年不好,明年也不会太好,后年能不能好取决于新一届常委尤其是习总书记和克强总理怎么整顿,因为未来不是一个固定曲线,未来取决于今天的选择,今天的选择导致未来的曲线是往上面走、往下面走还是往平的方向走,所以未来是一个扇面。爱因斯坦后,物理学家、哲学家研究的成果是未来绝对不可能是直线,所以不要用昨天推断明天。[详细]

魏久明:慈善公益事业不是冬天,而是春天

魏久明:我们的慈善公益事业不是一个冬天,而是一个春天,青基会发展了30年、儿基会20年,这是公募基金会的历史。私募基金会在2008年以后刚发展起来。美国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做,近80年。我们起步还不到10年,应该讲我们处于春天时刻。[详细]

杨鹏:生存没有问题,发展等待机会

杨鹏:机构的生存在于它的基础,基础就是项目做得好、管理做得精。公益机构是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和项目的,当然也包括管理很干净等。草根的民间机构很努力在前进,生存没有问题,发展等待机会。[详细]

杨鹏:讲到内功,我认为就是六个字:第一,有效。有效是非常难做到的,但必须有效;第二,透明。透明并不一定有效,但透明是获得基本尊重和信任的来源;第三,参与。有效、透明、参与家家都碰到此挑战,这三个方面是我们明年要做的非常重要的工作,参与主要是指捐赠人和志愿者的参与。管理构架是否适应这六个字的要求,大家考试就就考这几个字。 [详细]

涂猛:对公募基金会来说,现在是生存问题

涂猛: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因为10%的影响,比较关心一些机构能不能扛过去。固定成本比较高的基金会今年或者明年费用能否装进去是非常巨大的考验,有的非公募基金会可以把人员工资、费用支出放到出资人那里,做些转移,但对于公募基金会来说怎么办,现在可能是生存的问题。[详细]

涂猛:中国的经济回暖,包括周期性、结构性,都有问题。可能最要解决的是政府和市场关系问题,在这当中怎么弱化政府的经济职能,强化它的社会服务和社会保障职能?此话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非常困难。所以我认为这个过程比较长。早上看电视,克强副总理正在开会,他讲很难能回到过去两位数的增长,7%、8%也很好了,而要做到7%、8%需要改革。在这个大背景下,不知道我们处在冬天还是春天,但我认为NGO处在困难时期,去年困难,因为遭受问责风暴;今年又经济下行、社会公民慈善的供给可能会萎缩。 [详细]

刘小钢:接受目前的经济形势,练好内功

刘小钢:作为企业家为主的基金会,我想我们要做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平常心接受目前这样的经济形势。我自己感觉这个形势有点挑战反而给了我们一些机会,这个机会在于我们内部怎样将自己的能力提升。[详细]

刘小钢:作为企业家为主的基金会,我想我们要做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平常心接受目前这样的经济形势。我自己感觉这个形势有点挑战反而给了我们一些机会,这个机会在于我们内部怎样将自己的能力提升。现在很多机构都存在着内部能力不足的问题,如果我们内部能力不足,会让我们没有筹资的空间。就我们现在的SEE来讲,今年能够把我们现在用的钱做好,项目做得更扎实,能孕育出更多的民间环保组织,然后更多的环保组织有能力促进基金会间合作的环境,这是SEE基金会近年来一个重要工作。所以我想不管是挑战还是机遇,对于基金会和民间组织总是一件好事,总是能往前走。 [详细]

窦瑞刚:公益组织要明确自身价值定位

窦瑞刚:基金会为什么面临筹资的问题?在基金会起源的美国来看,经济形势不好,但美国的基金会绝不会讨论筹资是否出了问题,他们会说减少资助支出,因为股市不好,投资收益少了,所以我们只能减少资助支出。谁在乎筹资问题?NPO、NGO,那些人要筹款。基金会有筹资问题,恰恰说明在中国没有美国典型意义上的基金会。[详细]

窦瑞刚:为什么做项目必须要筹款?公益最核心的能力是什么?是筹款吗?是花钱吗?在当下真正存在的价值就是筹款、救人吗?这是不是我们存在的价值?这需要我们反思。作为一个公益组织到底为什么在世界上存在,在当下存在?我们的价值意义到底是什么?在中国当下的背景下,和财政相比,无论我们有多少钱都是九牛一毛,我们一定要想当下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如果我们把眼睛只盯在钱上,钱永远不够,我们看到的就只会是被钱压死的基金会,因为基金会钱多了,却忘了自己要去哪里,有钱不是好事,所以一定要想到自己干什么![详细]

吴冲:危机带来调整机会

吴冲:危机带来一个调整机会,要收窄自己的领域。中国整个公益行业比较普遍的一个问题是太少的钱做太多的事。另外对钱负责,首先要做很多研究,现在我们也有精力坐下来做研究了。经济形势不好,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一个好事,因为会使你不得不去变得更专业。[详细]

吴冲:其实从所有产业来看,不光是公益行业,而是所有行业都面临危机。大家一直在疑问支出,一个基本必须从现在开始看未来两年能否维持支出。我的话很简单,要么你是没法加人、必须裁人,要么是所有人没法加工资,而通货膨胀一直在,所以如何把业务做一个相对平滑的调整,因此我们主动愿意把支出降低10%、20%,但在这个情况要开始动用原有的储备,来保证明年的支出,这个是策略性的,事先要想清楚的,明年要消耗储备。 [详细]

讲堂嘉宾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监制:翟红新、王齐、窦瑞刚

策划:李玉霄、贺国帅、傅剑锋

主编:杨子云

编辑:陈菲 制作:陈菲、张云明

微博:http://t.qq.com/yanshanforum

电话:010-62671215

邮箱:yanshanforum@qq.com

QQ群:19071221

出品:腾讯新闻、腾讯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