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燕郊白血病人用血之困

[摘要]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聚集了数百名白血病患者在此治疗。由于患者用血需求量大,有血头长期盘踞医院,从网上招聘献血者来燕郊,以“互助献血”的名义“卖血”,每个单位血小板向患者收费五六百元。

燕郊白血病人用血之困

11月17日,燕郊一献血屋门口,“血头”(右)向患者家属(中)及献血者(左)交代献血事项。

多名患者家属向血头买血

不止张磊,医院许多患者都找过血头。

40岁的刘英进舱移植后20多天,血小板一直下降,“公共板”一直约不上,丈夫陈强担心她出意外,想尽办法为她找血。

今年5月刘英发烧不退,到医院检查出白血病。起初在徐州当地医院化疗后,效果不理想,辗转来到了燕达陆道培医院。

又进行一次化疗后,9岁的儿子作为供者,为她进行了移植。

一米六五高的刘英,体重从128斤降到了100斤。陈强给她剃了头发,为了不让她难过,自己也剃了,陪她一起光头。

刘英虽然移植成功,但细胞长得慢,造血功能没有完全恢复,有时一天需要输四个血小板维持指数。陈强想,眼看病就要好了,一定不能在输血这块耽误了。他开始寻找血头献血。

来自湖南的孙乐这一周也忙着给女儿找血。

11月13日晚,孙乐的女儿因胃出血,吐了血丝,先输了血浆。晚上12时许,又出现胸紧、喘不过气的情况,医生抢救后,当天为她安排了一个公共血小板。

“孩子血小板只有30,还每天往下掉。”说着说着,孙乐的眼圈红了。女儿只有7岁,2岁得病,目前刚做完移植。

孙乐是供者不能献血,血头找到的人,不是血压高就是转氨酶高或血液油腻,好几个都不合格。14日,她叫来了正要备孕的妹妹献血,但15日,她还得继续找血头。

来自新疆的冯炎11岁儿子正处于移植前预处理阶段,医生告诉他备两个单位的血小板。14日,他联系了一整天,直到晚上11时许,血头才告诉他有一位可以献。

在医院呆了快半年的冯炎看见过很多患者家属找血头买血的经历。“有家属为了能给病人找到血,甚至差点给血头跪下了。”

听到找血这么困难,即将进舱移植的患者家属张芸也担忧起来。“我老公没有兄弟姐妹,我跟他血型不符,如果公共板约不上,到时候也得找血头。”

血头每运作一单获利数百元

在燕达陆道培医院,至少有五六名血头长期盘踞。

几位患者家属介绍,以前在医院有好几拨血头,后来被一名叫“小孟”的血头统领。患者家属都是通过病友介绍认识血头。

随着对血头的打击越来越严,血头已很少在人前露面。他们往往要求家属将互助献血单放在某一个位置,约好时间去拿。

张磊找血头时,很多次被要求将互助献血单放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他不知道是谁拿走单子。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血头大多从网上征集献血者,根据患者家属所需的血型,前往燕郊献血。

11月15日,新京报记者加入一个献血QQ群,群内不停有血头发布各种有偿献血的信息。其中一名血头明确找O型血者前往燕郊献血,两个单位血小板费用500元。

这名血头称,这是互助献血,用血的都是燕达陆道培医院的患者家属。到了燕郊联系另一名血头见面,会带着记者与家属见面,一同去献血。

11月17日上午9时许,新京报记者按约定来到燕郊北欧小镇附近,与一名东北口音的血头联系后,该血头再次确认了记者的血型,让记者到廊坊市中心血站燕郊爱心献血屋排队献血。

由于当天有城管部门组织献血,血头迟迟不出现,直到确认不是警察后,才来到献血屋。

该血头约莫40岁左右。一进来就与献血屋内多名手里拿着“互助献血单”的家属打招呼。“张哥,你还要不要人了?血型对的,人我都给你找来了。”

“李哥,你这咋回事?人来了还不能献啊?医院咋没报上去啊?”

这名患者家属正因为医院没有将互助献血上报,导致血头找来的献血者不能献血。

这名血头给家属出主意,“你联系血液科的给献血屋说一下,就可以献血了。”他还询问这名家属,“你明天要不要三个人?要的话,立马给你找人。”

家属同意后,血头拿出手机,用微信给一名备注为“负责找血”的人发了微信:“明天上午,三个AB型。”

这名血头自称是辽宁锦州人,今年才来北京,干血头这行几个月。他们主要是以“互助献血”的名义,在网上找人前来献血。

互助献血是法律认定的无偿献血形式之一。《献血法》规定,为保障公民临床急救用血的需要,国家提倡并指导择期手术的患者自身储血,动员家庭、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

献血者与用血者之间通常具备直接的亲戚、朋友、同事等关系。一般情况下,患者亲友可在血站献血(任何血型),凭献血证可为患者换取等量指定血型用血。不过,在燕郊爱心献血屋,需要献血者与用血者血型相符。

在记者排队献血时,血头反复强调,如果被问到谁让来的,就说家属朋友。

约十分钟后,血头介绍的家属前来见面,手里拿着一张“廊坊市互助献血申请表”,病人是一名8岁的孩子,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申请表的上方,黑体字加粗写着“郑重告知,严厉打击血头血霸非法卖血行为”字样。

家属让记者记住患者姓名,带着记者前去打印体检表格。体检合格便可以献血。

献血成功,会有一张“献血证”。见到献血证后,家属才会给血头钱。

排队献血现场还有多名被血头找来的献血者。一名24岁的石家庄小伙儿说,他在北京工作,为了来献血还特意请了三天假。

他自称从2015年就开始“有偿献血”,“我只献血小板,一献就是两个单位。2016年,我一共献了48次。”

听闻记者献两个单位血小板才能得到500元,这名资深“互助献血者”直言,“你被血头坑了,一般家属给血头是一个单位血小板500元到600元。”

多位患者家属证实了这一价格。张磊说,在血头处买一个单位血小板的费用,从以前300多元已涨到了600元。

以两个单位的血小板为例,患者家属需付给血头1000元-1200元,血头将其中的500元付给献血者,剩的钱自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公益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