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燕郊白血病人用血之困

[摘要]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聚集了数百名白血病患者在此治疗。由于患者用血需求量大,有血头长期盘踞医院,从网上招聘献血者来燕郊,以“互助献血”的名义“卖血”,每个单位血小板向患者收费五六百元。

燕郊白血病人用血之困

11月16日,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因为肠道排异反应,10岁的白血病患者萱萱(化名)躺在病床上输液,其母亲在一旁照顾,父亲则透过门缝看孩子一眼。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大路

燕达陆道培医院集中大量血液病人,获血站大比例供血仍现“血荒”;血站、医院呼吁社会捐献血小板

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聚集了数百名白血病患者在此治疗。由于患者用血需求量大,有血头长期盘踞医院,从网上招聘献血者来燕郊,以“互助献血”的名义“卖血”,每个单位血小板向患者收费五六百元。

血头现象的背后,是大量需要长期输血的燕郊白血病人。因为用血无法得到保证,他们除了找血头,也尝试了其他办法,如患者之间互借血小板以解一时之急。

没有家属不同意出借。借了血小板的家属,也会抓紧一切时间还上。他们欠的不仅是一个血小板,有可能是一条命。

当地血站以及医院表示,用血缺口最好的解决办法,依然是呼吁无偿献血,尤其是对血小板的捐献。

11月16日晚,张磊又接到了“血头”电话。在找了十多个人都不合格后,对方终于找到一位血型匹配的献血者。

次日的献血完成后,血头把采血通知单送到了医院。看在张磊是“老客户”的份上,这次采集的两个单位血小板,血头只收了850元。

11月19日,一个单位的血小板输入张磊10岁女儿萱萱体内。另一个还给了其他病友。

在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患者之间的“借板”(借用血小板)普遍存在。因用血无法保证,数百名白血病患者开始了长期的互助式救助。

白血病患儿每天需输血

萱萱5岁时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化疗起效后去年又复发。为给萱萱治病,张磊和妻子辞了工作,从兰州到北京,再转到燕达陆道培医院。

今年3月份到医院化疗后,医生表示5月份可以移植。但因为经费问题,一直拖到7月。

7月26日,萱萱终于进舱移植造血干细胞,张磊是供者。术后效果很好,新的血液开始在萱萱体内流动,张磊觉得女儿重生了。

9月29日,萱萱开始出现腹痛,被发现存在肠道排异反应。萱萱的大便渐渐从黄色变成黑绿色,再到褐色,最后变成血红。

由于肠道排异,萱萱近两个月没有吃东西,靠输营养液维持。她脸色苍白,腿瘦得皮包骨头,体重只有30公斤。

一开始,需要隔两天给萱萱输一次血(血小板和红细胞),10月15日之后,萱萱几乎每天便血。输血也成了每天必须。

燕达陆道培医院是一家针对各种血液疾病治疗的专科医院。住着约500名血液病患者,大多数患者造血功能差,需要长期输血。

一般情况下,患者如需用血由医生提出申请,再由公共血库进行分配,医院分配时根据用血的紧急情况有所侧重。

张磊说,每天医院分配用血时,优先血小板量最低的病人。萱萱的血小板一般50以上,根本排不上。

萱萱还是便血。

11月16日早上7时许,她拉了320克血。当天下午和夜里,又拉了300克血。

“一个孩子拉这么多血怎么受得了。”张磊很心疼。一位白血病患儿因缺血导致脑瘫的事,让他非常害怕,他担心一个不小心,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更重要的是,女儿聪明懂事,他们舍不得放弃。

当天,医生安排给萱萱输了一个单位的血小板以及400cc血红蛋白、300cc血浆。张磊听医生说,这几乎是每天的标配,如果出血严重还要加量。

红细胞好找,但血小板难求。他又想到找血头。

他第一次找血头是今年4月。萱萱化疗期间需要用血,医院的“公共板”(公共血库血小板)约不到,他通过病友介绍找到了一名血头。在血头找来的人完成献血后,张磊松了一口气。

萱萱化疗时,张磊每半个月找一次血头。移植手术后,他几乎每天或隔一天就得找血头。

11月16日早上,原本约好的一位献血者临时反悔,张磊又联系了三位血头,但都没找到献血者。

11月17日,由于出血严重,萱萱打了止血药,花费3万多元。

张磊说,在医院输一次血小板要两千多,血红蛋白一千多,血浆五百多,相比于一次数万元的止血药,最好的方式还是保证萱萱缺血时能输上血。

他手里存着三四个血头的号码。从4月份至今,他找血头互助了近30次血小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公益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