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种狗的特殊使命

一种狗的特殊使命

呆萌穿着红色工作服和徐清在一起。新京报记者 王佳慧 摄

独立出行的尊严

作为盲人来讲,独立出行是他们的尊严。自打今年大年初四,徐清把呆萌从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领回家,她实现了这个夙愿。

白皙的皮肤,身量高挑,徐清戴着珍珠耳坠,配搭着项链与浅白色手镯。她还刷了睫毛膏,根根分明,带着卷翘。她全然不像影视作品中盲人戴着黑色大墨镜,不修边幅的刻板形象。未有呆萌之前,徐清拿着盲杖乘坐地铁,人们没觉察出她是盲人,问她是不是在玩cosplay。

她有自己的工作,曾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了7年电话热线客服,和视力正常的人一同办公。每天从大瓦窑到莲花池,视天气状况搭乘地铁或公交,路上单程花费1个小时。66岁的父亲和她一起挤早高峰,到站后剩下的2分钟步行,由徐清自己完成。

去年年初,公司搬家。下车后的步行时间变成了20分钟,其中包括上台阶、过地下通道,这已经超出她个人独立所能完成的极限。而且“拿盲杖太明显,我的朋友拿着出门,被尾随了4天,女生不安全”。

自从10岁时,患了视网膜色素变性(RP),随着年龄的增长,徐清视力每况愈下。如今,她的双眼已经没有光感。不想过多劳烦身边的人,申请一只导盲犬的想法愈加强烈,虽然在10年前,她就有这个念头,但因居住条件、经济状况等原因未能实现。

向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填申请、进行盲人能力考核、筛选条件、配选犬只……之前的3次匹配都没有轮到徐清,直到今年2月,有人放弃了申领,她排到了。

按要求,申领者需在培训基地与导盲犬一起共同训练30天。徐清仍记得,她与那只唤做“呆萌”的狗狗第一次见面时,小狗就把一只爪子搭在了她的膝盖上,一直扒着她。“老师说,只有我的狗对我有反应。”缘分展开了。

经过训练的导盲犬呆萌,有着优秀的专业素养。她能辨别车况、找斑马线、人行横道、听得懂直梯与扶梯的差别,熟悉几十种动作口令。认路门儿清,能在不同落脚位置,找到数月前去过的宠物医院。

一次,她领着徐清上扶梯,临到电梯处,呆萌感觉不对劲儿,立在那儿想了一秒,“是下行”!她掉转头绕了半圈,将主人领到了扶梯上行口。

“这种关系,是你照顾她,她依恋你”

钢琴调音师陈燕有只陪伴了7年的黑色拉布拉多导盲犬,珍妮。9岁的珍妮在狗中已是高龄,换算下来,相当于人类63岁的花甲之年了。

只要珍妮陪伴的时刻,陈燕从没摔过。去年和朋友在三亚,因为聚餐饭店不允许导盲犬入内,陈燕吃饭时没带着她。朋友们左右搀扶着,一个没注意,陈燕脚踩在拳头大小的石头上,摔骨折了。

遇上分秒之间的事儿,只有导盲犬与盲人一起共担。

2014年,陈燕牵着珍妮走出小区口,身后不远处跟着家人与电视台拍摄纪实的工作人员。在人行道边的马路牙子旁,拐角处突然蹿出一辆带兜的电动车,人尚未反应出的时间,珍妮一个猛转,用头把陈燕顶到路边。几乎同时,珍妮被刹不住的电动车撞飞了出去。

“我觉得那时候天都塌了。”陈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珍妮的惨叫声与后面工作人员发出的惊呼。经检查,珍妮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那种时候,家人都来不及帮我挡危险”。

7年里,导盲犬珍妮没撂过挑子。最具诱惑的一次,是她正在家吃着羊棒骨,兴头上,她把骨头吧唧吧唧来回摔着啃。有顾客找陈燕买钢琴,她必须出门去琴行。这可为难坏了珍妮,她在骨头和主人之间两边跑,来回了十几圈。“我一看,得了,也别为难孩子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吧。”临开门,珍妮的身子横在了陈燕跟前儿,戴上导盲鞍,她一步一回头地出门。

数年间近乎须臾不离的陪伴,导盲犬对使用者而言,早已不是一种工具、一双看世界的眼睛那么简单。

徐清每天至少有一个半小时花在呆萌身上,帮她梳理柔亮的毛发、洗澡、检查身体,往狗粮里拌鸡蛋。几个月,呆萌长了十几斤肉,原先可以摸到一根根肋排,现在感触不到了。陈燕去了南宁找教盲人画画的老师学油画,她用一周的时间,拿软橡皮、胶带定位,用嘴吹感受风的反射画轮廓,做出一幅自己心里珍妮的样子。

“这种关系,是你照顾她,她依恋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公益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