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热线15年 万次“摆渡”自杀者

[摘要]如何在短时间内取得电话那头陌生人的信任,让他们放弃瞬间的自杀冲动,这对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的27名接线员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

心理热线15年 万次“摆渡”自杀者

心理热线15年 万次“摆渡”自杀者

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接听自杀倾向电话1万多次,资源有限仅三分之一电话能被接听

“从20楼跳下去,会摔死吗?”一个女声冷冷地说。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王景娜头脑一片空白。不禁打了个寒战,不敢回答。

“算了,再给你三句话的机会,说吧。”

“其实,抑郁是可以治疗的。”王景娜说。

“这是第一句。”

“我真的只能说三句话吗?”王景娜忽然就慌了神,脱口问道。

“第二句,就聊到这吧。”电话那头“啪”的挂断,转为忙音。

这是王景娜与心理援助热线中有自杀念头或正要实施自杀行为的高危人群首次接触。如何在短时间内取得电话那头陌生人的信任,让他们放弃瞬间的自杀冲动,这对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的27名接线员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

15年间,这条面向全国的首个心理危机干预热线,一刻也没间断过。据该部门负责人王翠玲介绍,热线自2002年开通以来,共接听来电近30万个,其中包括1万多次有高危自杀倾向的电话。

每当戴上耳机,王景娜就像来到另一个世界。在这里,她是一个船夫,在湍急的河流中,她负责救起失足落水者,渡他们上岸。

“自杀是一瞬间的念头”

“再给你三句话的机会。”那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冰冷的气息透过话筒传进王景娜耳中,她忍不住颤抖。

这是一个20岁出头的女子,此时是凌晨零点,她告诉王景娜她正站在北京市某个20层公寓的阳台上。

电话随机分派给了刚工作两个月的王景娜。

“你说,我现在从20楼跳下去,会不会死?”女孩反复问这个问题。简短的交流后,王景娜判断女孩有明显的自杀倾向。

尝试劝说回到屋内无效后,王景娜想要求助督导,却发现每个人都忙着接听电话。

深夜,她第一次在岗位上感到深深的无助,对方的沉默让王景娜开始发抖,手中的笔怎么也握不住。最后三句话没说完,对方挂断电话。

“她跳楼了吗”?王景娜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立刻拿起电话回拨。连续打了六次,隐约听到自己心脏砰砰的跳动声,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第七次回拨,电话响了很久,忽然一个声音闯入,“喂?”

确定是她的声音,王景娜才缓过神来。再次聊天,那个女子的语气缓和了些,开始描述自己的感情问题,“活不下去了,忽然就很想从楼上跳下去。”

王景娜一次次的回拨,扰乱了她的念想,做出接电话的选择后,她短暂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十几分钟后,王景娜感到女子疲惫了,她答应返回屋内睡觉。王景娜才放心挂了电话。

24小时之内,热线的随访电话又一次对该女子做了心理危机干预,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半年和一年,接线员都会对自杀高危人群做跟踪随访。“她后来主动接受治疗,状态好转了很多。”王景娜回忆。

这是王景娜2010年8月入职后第一次遇见高危来电,也是她干预成功的典范。

那一次让她意识到,有时候自杀是一瞬间的冲动,那些来电者可能下一秒就去赴死,却把上一秒生的希望交到你手上。

每当桌上那台巴掌大的黑色电话响起铃声,王景娜曾担心自己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可能你真诚的倾听和安抚,就能让他暂时冷静下来,放弃此刻自杀的念头,这已经功德无量了。”此后,她渐渐摆脱了对未知来电的恐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