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违法交易活跃 有网店“一只包邮”

鹦鹉违法交易活跃 有网店“一只包邮”

昨日,南宫世界地热博览园内养殖的金刚鹦鹉。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深圳男子贩卖两只自养小太阳鹦鹉(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被法院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

近年来,媒体公开报道的因买卖鹦鹉获刑案例并不少见。而新京报记者线上线下探访发现,活体鹦鹉交易活跃,且涉及多地。

“私人鹦鹉交易属违法行为。”鹦鹉养殖业内人士介绍,目前的人工驯养鹦鹉,主要用于动物园采购,及养殖基地间互相引进。

早在2003年8月12日,国家林业局发布的《54种可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野生动物名单》中,鹦形目中只有虎皮鹦鹉、玄凤鹦鹉等5个常见品类,且仅供观赏。而小太阳鹦鹉等,并不在可人工驯养之列,更不能进入市场交易。

一、 贴吧电商

鹦鹉交易活跃,“成活率不保证”

多名鹦鹉爱好者称,由于毛色艳丽,乖巧聪明,因此小太阳鹦鹉最受追捧。

百度“小太阳鹦鹉”吧,鹦鹉交易极为活跃。仅5月来,就有超过500条收购及转让信息,涉及全国多地,其中以广东为最。

吧内一条名为“5月份买卖求购帖”的帖子被置顶。这是“贴吧交易专用帖”,鹦鹉转让者发布信息,需上传鹦鹉照片,标明价格与联系方式,并说明运输方式,包括运输风险如何分担处理等。而求购者则要标明需求购的鹦鹉大小、外形等信息,并留下联系方式。

跟帖中,数百名鹦鹉爱好者,交流小太阳鹦鹉的交易信息,出手价格多在300元到500元。一名山东泰安的转让者提出,购买者最好以“自提”形式完成交易,如果发往省内,则只支持客车“带货”,否则不会出手。

一名广东河源的网友说,出售的小太阳鹦鹉幼鸟,均为自家鹦鹉繁殖而来,行内称为“亲鸟孵化”。

在淘宝上搜索“小太阳鹦鹉”,能找到不少卖家。这些活体鹦鹉多打出“一只包邮”的招牌,价格则便宜得多,普遍在50元左右,交易量多在数十笔。

一名来自苏州的卖家称,店铺共卖出17只活体鹦鹉,多为虎皮及小太阳,购买者分布全国各地。“如果确认购买,可通过快递正常发货,但成活率不能保证,建议一次购买多只,防止途中损耗”。

京东上也存在不少类似店铺。一名山东临沂的店主说,小太阳鹦鹉幼鸟每只400元,从临沂发货,北京三环内包邮。

二、花鸟市场

商家售卖隐蔽,“查得严价格高”

5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北京紫竹桥新官园花鸟鱼虫市场。地下一层约两百平米的市场内,有几家卖鸟笼和鸟食的商铺。多数商家称,现在花鸟市场不能售卖活鸟,所以只提供鸟具。

市场进口处,一家卖鸟笼的商户则表示,如果想购买鹦鹉,可以“带人去看”。

随后,三位有购买意向的顾客,被引到地下四层一个关闭的铁门处。用力拉开门后,是两个相通的房间,约50平米。屋内灯光灰暗,没有窗户,外侧屋鸟笼成堆,内侧房间数十只鹦鹉和八哥“嘤嘤”叫着,一名年轻男子正在喂食。

记者注意到,二十来个鸟笼内,包含虎皮、牡丹、玄凤等种类的鹦鹉。

“有小太阳吗?”面对提问,卖家指着其中一个笼子,三只彩色羽毛的鹦鹉立在铁笼栏杆上。“小太阳属中型鹦鹉,1200元一只,会学说人话,安静又聪明,很适合家养。”其介绍。

问及买卖此类鹦鹉是否违法时,对方摇头表示,“家养的没事,很多人买”。

十里河天娇文化市场内,也有多家店铺售卖鸟具。商户均称,北京市内花鸟市场不售卖活体鹦鹉。

“想买什么鹦鹉?”一名吴姓老板表示,虎皮能帮忙买到,100元一对。对于小太阳鹦鹉,他指向左侧的店铺称“有卖”。

该商铺老板透露,如果诚心要买,“可以弄到”,但需要一周左右,价格约2000元,且不能在市场内交易。“小太阳需要调货,运输成本高,现在查得严,价格自然高些。”

三、 养殖基地

与动物园合作,“定期需要检疫”

5月9日,记者到国内首家鹦鹉园——北京南宫世界地热博览园内的鹦鹉园探访。园内鹦鹉品种超30个,包括金刚、小太阳、非洲灰鹦鹉、亚历山大鹦鹉等,不少儿童在给鹦鹉喂食。

鹦鹉的提供方之一、福建梦想之家鹦鹉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邹创奇介绍,目前,国内有超过200家获批的鹦鹉养殖基地,而因气候等自然环境,南方饲养的品种和数量均多于北方。在北京,密云、延庆、通州等郊区均有养殖基地。

“不能买卖,指的是不能进行私人交易,动物园可以向养殖基地订购多个种类鹦鹉,只要相关证件齐全,买卖就合法。”邹创奇称,“梦想之家”的营利模式,主要依赖动物园的购买需求和养殖基地间的引种互换,该业务需获得《驯养繁殖许可证》、《经营许可证》和防疫证书等。

邹创奇介绍,这些观赏、展出的鹦鹉,需经常消毒,在嘴和鼻子上滴洒药水。防疫部门工作人员也会定期抽血化验,防止禽流感等疫情出现,“这些都是必要的防疫工作”。

该养殖基地的鹦鹉多来自云南等地区养殖基地的“引种”。邹创奇称,创办基地已三年,主要出于个人爱好,目前正与几家有固定引进需求的动物园进行合作。

■ 释疑

鹦鹉繁育数量多 为何仍禁止交易?

从全球范围看,总数仍较少;起初多从国外走私,致栖息地族群数量下降

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研究小太阳鹦鹉数年的刘旭南表示,在国内,小太阳鹦鹉民间繁殖的数量,远大于野生种群数量。“现在市场上出售的,多为黄边、凤梨和肉桂小太阳三种,而野生的绿颊小太阳则较少”。他介绍,两年前,黄边小太阳售价约700元,现在只有300元。

刘旭南称,小太阳平均寿命15年,一次下4到6枚蛋,“吃得好的话全都能孵化”,一年产出约4窝。

此外,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U)每隔几年,会颁布野生物种数量的名录,将不同种类的鹦鹉分为濒危、高危、低危和无危四类。野生的小太阳品种,即绿颊雉尾鹦鹉在2009年已被列为低危一项。

那么,在市场上较为常见,繁殖快,不属于濒危类别的鹦鹉,为何仍禁止交易?

“虽然现在小太阳等鹦鹉通过繁育饲养,数量有所上升,但从全球范围来看,总数还是较少,依然属于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北京市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说。

而金刚、非洲灰鹦鹉等被列为国家一级、二级野生保护动物的品种,起初多从非洲和美洲走私进入国内。为避免查扣,只能通过车或船进行密闭式运输,不利于鹦鹉生存,约70%会在运输途中死亡。受国内气候条件限制,中型和大型鹦鹉对温度和湿度要求较高,所以一年一窝也就3只左右,存活率也无法保证。

李理介绍,大量人工喂养鹦鹉的出现,存在几点危害:市场上,多数顾客对鹦鹉品种的辨识度不高,有些卖家会混淆品种,诱导购买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品种;

鹦鹉属于禽类,近年来禽流感等病毒、病菌通过禽类传播的事件频发,鹦鹉的买卖流通如不能做好消毒和防疫工作,也存在传染风险;

从国外走私鹦鹉,会导致栖息地野生鸟类族群数量下降,而运送至国内大量人工繁衍的行为,相当于外来物种入侵,也破坏全球生态平衡,对当地生物的生长环境有潜在威胁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