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打工子弟用一篇作文感动了观看天舟发射直播的千万人

搞事er黄孝光2017-04-21 11:30
0评论

[摘要]天舟一号发射之际,我们带了一群孩子,用VR一起看直播。而扇动这场混搭直播的“翅膀”,是蒲公英中学学生的一篇作文。

“银河系,地球。一个身影站立在一个高坡上,抬头仰望。一道道流星如同绚丽的烟火般划过夜空,留下了美丽的光线。”

这是祝兴隆作文的开篇。祝兴隆是北京蒲公英中学初二的学生,他描写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机器人试图拯救地球的故事:核战争之后,地球变成废土,“树木已石化,河水已干涸,天空已变黑,一切都变得死气沉沉。”一个名叫“公敌”的幸存者,屡次从空间站派遣自己的机器人替身前往地球,但是被变异人打败了。

这篇不到700字的科幻作文打动了郝景芳。郝景芳是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北京折叠》的作者。3月中旬,她在网络征集稿件,主题是:“在2045年时,我们有可能在看什么新闻”。蒲公英中学副理事长郭明继而与郝景芳取得联系,争取到了投稿的机会。老师们随后从学生习作中筛选出17篇,寄给了郝景芳。

3月25日,在博鳌举行的亚洲论坛IT峰会现场,她向与会嘉宾复述完这篇作文后一度哽咽:“我觉得写得很好。”

打动她的也许是祝兴隆、蒲公英中学以及科幻元素的聚合反应。祝兴隆老家在河南信阳,父母在北京做蔬菜批发生意。小学毕业,被接到北京上学。他入读的蒲公英中学,是一所专门招收农民工子女的民办学校,聚集了约460名像祝兴隆一样非京籍的学生。

学校位于北京南五环边上的西红门镇。因为南郊农场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让周围充斥着碎土和烟尘。2005年学校成立之初,附近的高端金融园区还是菜地。因离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不远,周围聚集着从外地来京的菜农和其它务工人员。当年,校长带着老师、开着敞篷车,敲锣打鼓去招生。这些人的子女构成了蒲公英的生源。2015年的统计显示,学生家长中约9%的人从事种菜、卖菜和收废品的工作,15%的人在工地或服装厂打工,还有16.9%的家长待业。

专门招收农民工子女的中学屈指可数,蒲公英自开办以来,吸引了全国各地来京务工的人群。蒲公英每个班的教室里都贴着一张生源分布地图:标注着的箭头,指向了每一个学生的家乡。

操场四周摆放着40来张露天餐桌。每到开饭时间,学生按班级到食堂端菜盆,之后到餐桌集体用餐。春天的杨絮在阳光下飞舞,吃饭速度快的男生已经打起了篮球,他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一天的pm2.5指数到底是否爆表。另外在有限的空间下,一间20几平米的宿舍往往要挤下10个以上的学生。但这些学生周末回的家,也许条件还不如这里。

打工子弟用一篇作文感动了观看天舟发射直播的千万人

午餐时间,学生们为自己的班级端去饭菜

这所学校外看得到的地方,和人们对这个大城市的想象格格不入,它是这个城市不愿示人的另外一面。就像郝景芳的小说《北京折叠》所构建的分割成三个空间的北京,第三空间住的是底层工人,他们隐身在其他阶层看不见的地方。

然而,在全封闭的学校之内,就像祝兴隆天马行空的未来想象一样,却也存在难以忽视的惊喜。

相比之下,蒲公英中学初一初二年级的学生们,升学压力还小。他们于是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去挖掘和培养学生的可能性。

学校拥有40多个兴趣活动小组,泥塑、小记者、话剧团、押花、架子鼓,合唱队……但凡老师、志愿者或学生有所擅长的,都可以组建兴趣小组,这些小组举办的活动填补了初一、初二学生饭后、大课间、自由活动时间等的空档,在培养兴趣、丰富课余生活的同时,也提高了他们的自信。

打工子弟用一篇作文感动了观看天舟发射直播的千万人

蒲公英中学合唱团正在排练

志愿者的不断加入,是蒲公英中学另一个独特的现象,他们推动着学校和学生的改变。

在另一篇征文中,七年级学生李凯璐写到:

“2045年的我早已从蒲公英毕业,成了蒲公英的志愿者、捐方。蒲公英住进了又一个新校区,校园已不止五百多名学生了,现已经有上千甚至上万名学生了。由于捐方的支持,蒲公英建立了高中和大学,使许多打工子弟家庭的孩子都有学校上。”

和李凯璐相同的梦想,2009届学生杨琼提前实现了。

杨琼来自河南,从小跟随父母在北京长大。作为非京籍学生,杨琼走的求学之路“每一步都是不确定的”。

初中毕业时,她面临三个选择:在北京念职业高中、在河北就近读高中、回老家读高中。杨琼不愿同父母分开,于是和蒲公英其他选择留在北京上高中的同学一起,去了北京市大兴区第一职业学校(简称大兴一职)的普高班。普高班是大兴一职唯一一个教高中课程的班级,一年之后,35个同学中有的选择退学工作,有的回老家了,最后剩下约10个人;普高班随之解散。

那年暑假,哈佛、斯坦福、杜克等大学的学生到蒲公英中学举办名为“Next Step(下一步)”的夏令营,蒲公英中学的校长郑洪安排应、往届毕业生参与,顺便给被迫辍学的他们“做安抚工作”。

杨琼说, “‘下一步'对我们是特别适合的话题,因为下一步在哪儿,我们并不知道。”

转机不期而至。夏令营期间,北京市剑桥中学登出招生广告:提供全额奖学金,但只招女学生、且必须来自农民工家庭。郑洪立即和剑桥中学的校长王静联系,两人一拍即合,王静当下决定为蒲公英的学生另设一个班,女生学费全免,男生减半。

在随后的见面会上,王静跟蒲公英的学生说:“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们,你们有学上了。”几秒钟之后,有的学生哭了起来。蒲公英理事会秘书赵镜回忆说,“当时学生呦哭的稀里哗啦的。我们那个退休的王书记看剑桥校长说不下去了,他就想说几句,他还没说,却也控制不住了,就使劲往后揪他的头发,再使劲揪一下……”

杨琼于是去了剑桥中学。一年后,她通过了世界联合书院(UWC)的考核,赴英国读两年预科班,继而申请上了美国的大学。

杨琼将自己学业上的顺利归功于蒲公英中学。在蒲公英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培养了她的英语能力,“和他们住一块的时候,我们每天说英文,他们走之后,晚上女生聊天时,我听到的居然也是英文。”同时,志愿者拓宽了学生的眼界,“这也可能是为什么我们在蒲公英的三年,虽然不知道下一步在哪儿,但还是有机会去憧憬自己未来的状态。”

成立十周年之际,蒲公英中学发布《2015年年度报告》,报告记录了那一年志愿者的名单,其中国外489人,国内1491人,共计1980人。

杨琼的名字赫然在列。

2015年暑假,她邀集了几个大学同学,以志愿者的身份回到蒲公英,开办夏令营。

祝兴隆的作文被推介到博鳌论坛后,他的语文老师在手机上看到了腾讯新闻的直播视频。作家郝景芳复述了他的作文,并激动落泪。老师跟同学们说了这件事儿。兴隆也因此成了班级里的小名人。

但这个偶然到来的惊喜,并不能让他的命运有太多改变。因为北京的教育政策,作为外地的孩子,他不能在京参加高考。这也意味着,明年初中毕业之后,他只能回到老家或在就近的河北入读高中。对于两地分别,兴隆说如果父母让我回去高考的话,“我会回去的”。他说这话时很果断,但又突然像一个谙熟世相的老人一样叹息:“怎么说呢,其实这个世界上让人无奈,或者被逼无奈的事情太多了。”

打工子弟用一篇作文感动了观看天舟发射直播的千万人

祝兴隆在学校的兴趣小组学会了弹吉他

这样的无奈,映衬了这所学校的名字:蒲公英,追随着父母和政策的脚步来回飘零。

但学生们更希望乐观解释学校的名字。某天放学,在485路公交车上,身穿校服的学生被问到“蒲公英”的含义,他们向乘客解释:我们学校是专为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设立的,我们就像蒲公英被风吹散到各地,但蒲公英的种子很坚强,很有生命力。”

现在,这股生命力还在生长。但成长的阻力也摆在眼前。学校最初是在开关厂厂房、废品回收站等原地面建筑的基础上改建而成。自2012年起,学校开始面临搬迁的挑战:本就不结实的房屋在使用了多年之后,大部分已沦为危房。根据北京市的发展规划,学校门口马路即将被拓宽、改造成北京市第二机场与北京市城区连接的主要通路。学校的厨房、部分宿舍和教室,以及大部分操场都在划定的拆迁范围之内。

搬迁成为蒲公英迫在眉睫的需求。新校址将落座在老三余村,这是北京城乡结合部试点改造工程的前沿地带。经过近2年的社会筹资和工地建设,新校舍的框架已经成形,但最近因缺乏资金被迫停工。

在筹备“天舟一号”发射直播活动的同时,学校负责人也在紧急寻求着外界的帮助。如同穿过大气层进入外太空的火箭,蒲公英中学在他们的推动下,于艰难的社会现实面前撕开了一道口子。通过这个入口,学生搭乘上了这艘“蒲公英号飞船”,才能去往更开阔的世界、飞向更宽广的太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公益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