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情夫虐童案”将再次开庭 受害女婴仍昏迷未醒

新闻百科伍碧怡2017-03-15 16:00
0评论

摘要:2015年9月,河南洛阳一名两岁女童因被母亲的情夫残酷虐打而导致大脑出血,陷入昏迷状态。距今,“残暴情夫虐童惨案”这个话题在微博上的讨论已达1004.8万。然而,受害幼儿,小辛怡仍昏睡在床上。未来如何,仍然是未知的。

3月16日,经过两次因故延审后,备受瞩目的“残暴情夫虐童案”即将在洛阳中院开庭审理。

案件的受害幼儿小辛怡此时此刻仍旧昏睡在病床上,此时距离被自己母亲的情夫残忍伤害的日子已过去500余天。因为长时间的躺卧,小辛怡比过去胖了不少,如果不是鼻子、喉部、大腿上的管子提醒着我们,她更像是一个沉醉在美梦里的平常孩子,因贪睡而不愿醒来。

辛怡爸爸张少峰如今与辛怡居住在北京博爱医院的西病区中,他每天在这里照料辛怡的护理与饮食。3月14日一大早,赵少峰便简单收拾了行囊,为回老家上庭做准备。他如常一边熟练地给辛怡喂食、按摩、陪同治疗,另一边还仔细地给刚从老家过来的辛怡姑父做指导。

“情夫虐童案”将再次开庭 受害女婴仍昏迷未醒

“爸爸回老家给辛怡讨公道了。”临别时,不善言辞的张少峰不舍地亲吻了女儿。

噩梦回顾:幼儿吵闹遭致虐待暴打

张少峰来自河南省洛阳市嵩县纸房乡西沟村,家里是村上的贫困户。因为父亲早亡、母亲改嫁,张少峰与姐姐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在姑姑介绍下,张少峰与辛怡妈妈刘姣利相恋。但因刘家人看不上贫困的张家,一直反对两人交往而张少峰与刘姣利未婚先孕,2013年女儿出生后,户口就一直挂靠在刘家并取名为刘辛怡。

为了养家糊口,张少峰常年在外打工,刘姣利则在家照顾女儿。2015年,刘姣利与新邻居赵某认识并多次共同出入住宿地,另一方面,刘姣利以夫妻不和、丈夫家暴为由提请了离婚诉讼。

“因为平时关于孩子穿衣服、打扫卫生小事,会有一些小吵闹。但是我们没有大的争吵。”张少峰认为,妻子之所以出轨,主要是因为邻居赵某比较有钱,而自己也没有与人相处的经验。张少峰的姐夫也告诉笔者,张少峰夫妻两人自由恋爱虽然刘家反对但感情一直挺好,邻居介入矛盾才开始凸显。刘姣利带女儿跑回娘家后,张少峰也多次前去嘘寒问暖。

“虐童”案发生时,离婚案也还没开始审理,张少峰正在内蒙古做装车工,离开家不到半个月。

“9月19号晚上十点半,辛怡她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孩子病了,大脑出血,自己在公园里摔伤的。”第二天早上,张少峰从内蒙赶回老家洛阳医院,看到了在ICU里伤痕累累的孩子:“孩子全部是伤,全部是伤!有烟头烫伤、刀片划伤、热水烫伤……”

“情夫虐童案”将再次开庭 受害女婴仍昏迷未醒

图 / 张少峰在案发后看到辛怡时照下的照片。

再次回忆起辛怡的受害过程,张少峰哽咽着告诉笔者,因为孩子在妻子和情夫亲热时吵闹,在宾馆的四天中都遭受到非人的虐待:9月15日,赵某因辛怡吵闹用胶带粘住孩子的胳膊和腿并放到地上,直到两人尽兴,刘姣利才抱起了孩子;第二天,孩子又发生哭闹,赵一气之下用烟头烫伤孩子的大腿根部,至今仍留下清晰痕迹;第三天,暴躁的赵某再次用胶布捆绑孩子的双手和胳膊、双腿,迫使孩子靠墙一个小时左右才被解开。而后,赵某用烟头烫伤了孩子的另一条腿的根部;第四天,赵某用浴巾把孩子的胳膊捆绑在背后,并将双腿勾住脖子继续捆绑。赵某狠砸孩子头部,并把辛怡的头部朝下顶着地靠在床上,倒立达半小时,直到刘姣利抱起孩子。9月19日傍晚,刘姣利发现了孩子昏迷不醒,才急忙送往医院。

张少峰看见辛怡腿上的烟疤时,当场晕厥了过去。直到医生护士将他架起后,张少峰再次询问妻子孩子伤情,刘姣利依然坚称孩子是自己摔伤的。

法院进行伤残鉴定后,鉴定辛怡为伤残一级,需要终身依赖护理。经过四次心率停止,数次手术以及医院转移,辛怡顽强地活了下来,只是仍在昏迷中。据今年1月为辛怡进行首儿所神经外科主任张冰克介绍,辛怡属于继发性脑干损伤,这种损伤要比原发的脑干损伤严重,醒来的几率也比后者低。

因为从小就缺乏父爱,张少峰也不愿意让女儿重蹈覆辙。他告诉笔者,无论辛怡醒不醒,作为父亲也只能照料下去。

“考虑未来?未来我也不知道。但我现在最恨就是那个男人,他就用烟头烫,刀片划,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孩子?我们的生活以后怎么办?我希望能够判他死刑。”据了解,辛怡在9958筹款平台上已募集到一百多万元,但是对于日后未知的护理费和营养费这些仍是杯水车薪。

爱心接力:千位妈妈为辛怡奔波

辛怡昏迷后,一直陪伴她的除了爸爸,还有上千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心妈妈。由于社交媒体对辛怡遭遇的传播,不少爱心人士渐渐关注到辛怡,并开始长期为她生活的点滴奔波。

萱萱妈是其中的一员。14号上午,她六点多从廊坊家里出发,乘坐高铁、地铁辗转来到北京博爱医院西病区,还带上自己为高烧过后的辛怡熬上的红豆粥。

“情夫虐童案”将再次开庭 受害女婴仍昏迷未醒

图 / 每个前来探望的爱心妈妈都会细心为辛怡按摩、与她说话

“看到这孩子就特别放不下她了,看了她一次就还想来。现在她就是我的闺女一样。”从事过护士的萱萱妈花一早上在病床前给辛怡喂食,拍背,念故事。尽管不到五个小时,就会返回家中,但她也觉得这种奔波很值得。而从她手上接下照料辛怡工作的,是中午只休息两个小时也赶来的希望妈妈。

因辛怡而聚集的妈妈不计其数,作为群里较早关注辛怡的爱心妈妈之一,林霖更是早在辛怡还在上海治疗时就不惜远赴看望。据“辛怡康复日记”的主要运营者介绍,爱心妈妈们运营着三个微信群,分别负责宣传、物资筹备以及一线探望等事宜。三个微信群里聚集了上千个爱心妈妈。

宣传群里的爱心妈妈需要经常冒着被指责的风险到微博去号召他人关注辛怡,不少妈妈都是因为接触辛怡而开始拥有微博。她们自己家中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也有正常的工作,但为了帮助不幸的孩子,每日都挤出一点时间去完成“刷微博的任务”。

物资群则想方设法让辛怡的病房更像温暖的家。为辛怡准备食物的破壁机、给辛怡作视觉刺激的走马灯、让辛怡更舒服的床垫……西病区病房中的物资基本由爱心妈妈们出钱集资购买。据爱心妈妈介绍,两三千的空气净化器只要大家每人出一点很快都能凑齐,而且都是自愿的。

因为群内热心志愿者的努力,促成了名人温兆伦对辛怡的关注。温兆伦在微博微信发起后,夏望以及剧组导演都有前往医院看望辛怡。

“情夫虐童案”将再次开庭 受害女婴仍昏迷未醒

图 / 温兆伦在得知辛怡遭遇后曾多次前往探望,为她祷告。

目前针对辛怡的捐款都基于9958平台,但还是有不少家长出于善心私下给钱给张少峰。为了保证明细绝对公开,捐款都能用在辛怡的治疗上,很多元老级的爱心妈妈都叮嘱善心人往公开平台上捐款。但群众对机构的不信任感有时也会因此迁怒于这些好意提醒的爱心妈妈身上。

“情夫虐童案”将再次开庭 受害女婴仍昏迷未醒

图 / 爱心妈妈为辛怡开设的微博截图

群里一名专拉人的志愿者也想过放弃,“我没有自己的生活了,都是关于辛怡的”,她的微信好友多达上千个,都是她负责联络的新爱心妈妈。因为放不下孩子以及其他爱心妈妈的鼓励,她还是一次次坚持了下来。也因为大家的坚持,辛怡不至于被遗忘。

“情夫虐童案”将再次开庭 受害女婴仍昏迷未醒

图 / 爱心妈妈在照料辛怡同时还要及时在群里反馈消息

“孙主任今天看你来了,他说妞妞你的心率有时候是五十几,有时候是八九十,不过,妞妞,这个你可不能太偷懒咯,公主的心率应该要110次左右才正常的哦。”3月14日,微博“辛怡康复日记”中写道。

没过一会,微信群里就出现妈妈们紧张的询问:“心率怎么低了?看的泪汪汪的”、“妞妞心率低医生怎么说?好担心”、“看到微博发的,心率没啥问题吧?”……

在每天关注与守候中,她们正试图让无辜的孩子重新得到母爱。

律师:证据不足或影响重判

据此前提供法律援助的任律师回忆,在嵩县法院庭审现场,愤怒的张少峰屡次想打施暴者赵某,而庭上的一位公诉人在宣读辛怡被虐过程时,泣不成声。尽管当庭未宣布判决结果而移交洛阳中院审理,但全国律协未成年保护委员会委员计时俊律师在知道辛怡的遭遇后,自愿为辛怡父女提供无偿法律援助。

“因为我代理的只是民事诉讼方面的事情东西,所以刑事方面的诉求是没有的我也不可能会发表刑事诉求。但是从自己内心来说,我是希望能够看出这个男的和这个女的,15年以上甚至是无期徒刑。”负责代理本案附带民事诉讼的他即将在洛阳中院的庭审上的提请近两百多万的民事赔偿。

据计时俊律师表示,尽管提请了两百多万的民事赔偿,但是刘姣利与情夫赵某两人一分钱也没有,即便法院支持,也没有任何补偿的可能性。但无法偿还民事赔偿也会在某种程度上使犯罪嫌疑人的减刑可能性减低。

另一方面,计时俊律师也表示,证据不足将会成为最不利的因素。

“按照现在新反家暴法,以及相应的未成年保护法的修改来说,这两个人是会被重罚的。但是这个案子,有个证据上的缺陷。就是关于这个男的一直坚持说自己没有打(孩子),那么也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是他造成的。所以法院可能从证据的角度来讲,这个案子如果是放在美国,很可能是无罪了。”计时俊律师认为国内法院也可能会考虑到证据上的问题,对男犯罪嫌疑人重新发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这也是对于辛怡父女想讨回公道比较不利的一点。

计时俊律师透露,刘姣利家与赵某家庭对此次事件表现“依旧漠然”,直到现在还没有跟辛怡方面有任何联系。

据了解,3月16号的庭审结果最早会在月底公布。

“情夫虐童案”将再次开庭 受害女婴仍昏迷未醒

图/ 受伤前的辛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公益项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