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陈一丹:跳跃

[摘要]陈一丹说自己不是教育家,也不是金主,只想老老实实做个办学人。2016年的办学人陈一丹跳跃时仍然姿态轻盈、精力充沛。

陈一丹跳跃

陈一丹:腾讯主要创办人之一

陈一丹像“光明顶”上一展神功的张无忌,新人般谦逊客气,其实绝学在身,内力早已贯通奇经八脉,不用奇技淫巧迷乱人眼,一套武当长拳,四座惊奇。六大派眼神交汇—年轻人,你什么来头?

陈一丹确实来头不小。2008年,他与马化腾等人一同创立腾讯,是腾讯前CAO,为人低调、稳妥务实,知其名者,或许听过他“腾讯奶爸”的名号。除了帮马化腾管理腾讯大后方,早在2006年,他便组织推动了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的成立。

2013年,陈一丹主动让贤离开腾讯,将更多精力用于办学。两年后,他个人捐资二十亿的武汉学院脱离母体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正式转设,成为一所独立的民办非营利高校。此举令他在公益圈一举扬名。《中国慈善家》专访陈一丹时,他在摄影师的建议下展现年轻活力,对着镜头轻盈起跳,全不见通常企业高管们的负重之态。

是时,他透露正在香港筹办新项目,暂未完成,不对外公布。转年,他果然再次起跳,而且是一连三跳。

2016年3月12日,陈一丹宣布出资100万美元,在美国斯坦福法学院设立“陈一丹奖学金”,向社会开放申请,用于资助符合条件的中国学生赴美学习。

两个月过后,他再次对外宣布,捐款25亿港元(约3.2亿美元),设立教育奖项“一丹奖”,旨在表彰及支持教育界的创革者,每个奖项的获奖者将被授予3000万港元(约380万美元),其中1500万港元为奖金,剩余1500万港元,基金会将根据创效投资的原则,于三年内分三期发放给获奖者以资助其研究或推动项目。该奖项资金由独立慈善信托基金运作管理,以确保永续经营。首批获奖者将于2017年9月公布,颁奖典礼及国际教育论坛将于2017年年末举行。需要注意的是,诺贝尔奖历史单项最高奖金为1000万瑞典克朗(约146万美元),2012年后,诺贝尔单项奖金已减少至800万瑞典克朗。

“一丹奖”宣布仅4天,5月26日,“湖北一丹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在武汉学院挂牌。陈一丹要依照国际名校模式,募集社会资金以支持学校建设和发展。该共建基金由腾讯CEO马化腾、腾讯主要创始人张志东、腾讯早期创始团队成员吴宵光等企业家共同捐赠,其中马化腾领捐一亿元人民币。2016年年末,陈一丹宣布完成首轮共建基金募集,这是中国民办高校首次以共建基金形式完成教育捐款。

历数中国巨捐富豪,四十几岁的陈一丹实在算是年轻人,但实际上,他发力教育已近十年,只因未曾亮相江湖,自然少有他的传说。陈一丹不混圈子,不入门派,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成立后,他也并未固步于腾讯公益平台,几近单枪匹马地,愣是将“办学兴教”的功夫打出了自己的体系,且越打越有劲道,越打越见格局。

从接手武汉学院,到该校转设独立,他为之铺垫多年。2007年,武汉学院尚运营维艰,陈一丹受邀成为该二级学院第一个股东,希望能推动武汉学院改革,但他当时并不掌握话语权。

念念不忘,等于空想,要有回响,需要先施以力量。

2009年,他成立“一丹教科文发展有限公司”,通过收购,成为武汉学院惟一的投资举办方。然而,按固有机制,武汉学院由母体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和举办方共同办学,母体出牌,举办方负责运营经费,而学校本身是独立法人,管理不受两方干涉。要对学院做改革创新,陈一丹仍旧无处发力。惟一可行之举,便是让武汉学院脱离母体,由举办方全盘接手。在被20亿真金白银的预算吓了一跳后,陈一丹咬咬牙,仍然选择了破旧维新。

20亿不过是阶段性投入,大部分将用于建造武汉学院新校区。陈一丹希望武汉学院未来能在民办高校中“冲出来”。这意味着,练肌肉只是基础,他需要让武汉学院增强内功,并找到上乘心法。除了改革管理模式、建设更强的师资队伍,他还为武汉学院引入新型教学模式,吸纳企业经验,抛弃旧有套路,一招一式,全为实战。

2015年,武汉学院成功转设,首批文理科三本新生分数录取线均排名湖北省第一,二本生也应招报到。

如果目的仅仅是办一所大学,陈一丹大可在2009年打开一坛庆功酒,但他想要的是“帮民办教育松松土”。他一面摸索民办高校改革,另一面,也在尝试中小学的新型办学模式。

民办中小学相对较多,公办校的改革创新则更难推动,陈一丹换了打法—与政府合作。他说,“最大目的是与政府一起探讨改革,改革的点就是‘公立非公办’的新模式。”

2013年,陈一丹主持下的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出资5000万元,与深圳市福田区政府合作发起教育实验基金会,并共同创办明德实验学校。合作洽谈阶段,双方共提出20多个具体改革点,历时一年成功签约。

明德学校是委托管理办学模式,由政企双方联合成立教育基金会,作为学校的委托管理方,资金由政企双方共同筹措。学校建立以岗位为核心的人事劳资制度,对教师队伍实行契约管理,利用政府拨付的经费和自筹资金,在国家法律允许的条件下,实行自主绩效工资福利体系和薪酬标准。

武汉学院转设,如同打通了一所大学的任督二脉,而明德学校的创立,更像是陈一丹与版权所有者共同尝试修改武功秘籍。从涉足大学教育到中小学,从捐资助学到捐资办学,从接驳国际教育资源,再到谋求办学模式的进一步发展,陈一丹十年积累磨炼,两年爆发,在逾40亿人民币捐款的背后,他几乎构建了自己的整套办学体系。

他说他不是教育家,也不是金主,只想老老实实做个办学人。2016年的办学人陈一丹跳跃时仍然姿态轻盈、精力充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公益项目推荐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