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聪:把华尔街投资经验,用在艾滋遗孤救助上

[摘要]杜聪把自己看成是一个社会创业家,把华尔街的投资经验、慈善探索的经验做深度结合。“每个公益人都要有创业家精神,从资源、模式都需要思考。没有这一精神,做不了公益。”

杜聪:把华尔街投资经验,用在艾滋遗孤救助上

在7小时的激烈较量之后,答案揭晓,冠军属于中国队!

这是2015年11月18日路易乐斯福世界杯面包大赛亚太区的比赛现场,冠军队将出征2016年在法国举办的“世界杯”决赛。该比赛每四年一届,汇集的都是法式面包界顶级高手,中国队是历史上第一次获得该比赛亚太区冠军。

在北京一间落雪的私人小院,杜聪跟《中国慈善家》分享这个消息时,难掩心中喜悦。选拔赛时获中国队冠亚军的两位队员,都曾在“海上青焙坊”学习过—这是一家社会企业,由杜聪创办的智行基金会支持运营。

几年来,先后有200多位受智行基金会资助的艾滋遗孤,在“海上青焙坊”学习烘焙。许多毕业生此后进入五星级酒店工作,其中有五名学生因表现出色,留学法国,回国后他们接替了志愿培训师的工作,成为“海上青焙坊”的全职培训师。

今年8月,由智行基金会支持创办的127村(village 127)面包坊,在上海南京西路开业,这是继培训面包师之后,杜聪在社会企业领域作出的又一全新尝试。

此时,离他在河南初见艾滋病村时感受到的“绝望”,已经过去了13年。

杜聪出生香港,毕业于哈佛大学,曾是华尔街金融精英,27岁成为瑞士某银行驻香港联席董事,29岁担任法国一家银行的副总裁。2002年,他因为项目原因来到中国内地农村,不料此行所看到的景象,成为他生命轨迹的转折点。

在河南农村,他一连走访了好几个村子,有的大队几乎家家都有艾滋病人。在一户农家,杜聪看到一个奶奶抱着两个孙子,小哥俩骨瘦如柴,都感染了艾滋,孩子的父母因艾滋病去世。奶奶告诉杜聪,“等我两个孩子都走了,我也该走了。”目睹人间惨境,杜聪和同行者无不落泪,离开农村前的那个晚上,杜聪彻夜失眠。

他无法停止思考去为他们做些什么。从2002年开始,智行基金会开始资助河南、安徽等地的艾滋孤儿,帮助他们完成学业。第一年,基金会共资助了127人,这也是面包坊取名village 127的由来。

从资助的第二年开始,杜聪关注到孩子们的心理状况,他意识到光资助他们念书还不够,如果他们的内心不强大,不能克服被歧视的阴影,很难“抬头做人”。于是,他发起艺术疗伤项目,通过画画、唱歌、舞蹈、戏剧等方式帮助孩子建立自信。2005年开始,基金会组织暑期夏令营,并开展大学生暑期回乡探访的工作。目前,智行基金会的救助金额累计近2亿元,资助人数也已超过一万八千人。

八年前的一次例行探访中,杜聪进入到一户人家,却得知此前一天,那里刚刚发生了爆炸,男主人被当场炸死。哭泣的孩子告诉他,“家里领了很多火药回家做鞭炮,村子里很多人家都这样。”

这件事再次带给杜聪强烈的触动。他意识到解决艾滋问题还是一个“表面问题”,“(孩子的)爸爸并不是被炸药炸死的,也不是被艾滋害死的,根源是农村的贫困问题。”因为贫穷,有可能产生更多的致孤儿童。

因为在关注艾滋遗孤领域作出的杰出贡献,杜聪2007年获得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拉蒙·麦格赛赛奖。该奖以菲律宾已故总统拉蒙·麦格赛赛名字命名,颁给为公共事业无私奉献的亚洲人或在亚洲工作的人士。获奖后,杜聪希望组委会能为他提供一个向其他获奖人学习的机会。于是,在组委会的资助下,他深入泰国和印度的两家社会企业学习考察。

在泰国,他了解到一家由Mechai Viravaidya创办的,同样关注艾滋病教育的机构,因为很难筹款,探索社会企业模式,先后创办了18家公司,不但自主经营,盈利能力也完全可以支持到慈善项目中。18家公司中,一家以安全套为主题的餐厅非常受欢迎。而印度那家由Ela Bhatt创办的关注妇女权益的组织,已经有130万名会员,通过社会企业的强大网络,为当地妇女提供手工艺品制作等工作。

杜聪从中深受启发,他开始思考更为多元的救助模式。回国后,法国雅高酒店集团联系他,希望能为智行基金会捐款,他建议对方,不如把要捐赠的2万欧元,以社会投资的方式在河南农村建立一个环保袋加工厂,支持当地感染艾滋的妇女自力更生,同时产品可以进入雅高酒店集团在中国的100多家酒店的采购、使用环节。

环保袋加工厂的建设、对当地妇女的培训,花费了杜聪不少力气,但是2万欧元的投入,目前已经累计产生了300万元的营业额。目前,位于河南省周口市这家环保袋加工厂的产品,已经进入柏悦、万豪、半岛等多家五星级酒店。2011年,工厂运营一年后,累计为十多位艾滋病妇女提供了工作机会,保证其每月收入维持在1000元左右,同时为超过30名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提供了每人每年3000元的学费和生活费资助。

环保袋工厂也遭遇过退货。“五星级酒店都是公开竞标的,并不是随意给你。采购部门要比较价钱,如果质量差不多,可能选公益元素,但前提是质量要达标。”杜聪记得有位资助人—一个制鞋商人曾对他说,“我需要订购一批鞋袋,如果你能做,我就把生意给你,但我不会因为做慈善就降低要求,我们也要有运营成本。”

很多人不理解杜聪为什么要辛苦地建工厂,培训当地妇女,捐赠人也多数希望直接把钱捐给智行基金会,为此,杜聪要花很多时间和力气解释,“我们的模式是更难的,但更有意义。”在杜聪看来,艾滋病感染妇女通过自力更生,与智行一起成为合作伙伴,多劳多得,能更好地珍惜自己的生命,有成就感,也更有尊严。

除面包坊、环保袋工厂之外,杜聪的社会企业实践还包括义工旅行和淘宝店。义工旅行是智行基金会结合资助儿童当地的风土人情特色,提供深度体验和探访的旅行项目。淘宝店上出售智行基金会支持下生产的环保袋、公益主题T恤等生活用品。

智行基金会所涉足的每一个行业方向,都是杜聪“按中国未来的发展”,认真调研得出的结论,这得益于他作为银行高管时所积累的经济分析能力。目前这些小企业,虽处于起步期,但是涵括旅游、餐饮、制造、电子商务领域,“每一个行业,都有一定关联性,有一定优势,都可以从小做起。”

杜聪每年要进行四五十场演讲,深入高校、公益组织和企业。很多人仍然喜欢听他那个“华尔街银行家投身公益”的故事,因为传奇、跌宕,但杜聪现在更希望能把自己在社会企业领域的探索,分享给更多的人。“就像演007的演员,做邦德太深入人心了,突然不做邦德,要做新的,大家也需要一个接受过程。”

杜聪把自己看成是一个社会创业家,把华尔街的投资经验、慈善探索的经验做深度结合。“每个公益人都要有创业家精神,从资源、模式都需要思考。没有这一精神,做不了公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