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学人陈一丹

中国慈善家2016-01-15 15:02
0

[摘要]他捐出20亿试水非营利民办高校,他不是金主,不是教育家,他是办学人。

动态办学

陈一丹2013年辞去腾讯首席行政官职务,算起来,他在腾讯任管理职务达15年。2011年起,他主动提出逐步退出。

“这个轮子走得太快了,你预见到自己三五年后可能会没力,在有力的时候,还能把控的时候,就要培养新人,团队强要好过几个创始人强。腾讯就像你的Baby,作为父母,你是更多考虑自己的利益还是考虑孩子的未来?”

征得其他主要创始人意见后,陈一丹制定了卸任时间表。用两年时间培养新人的同时,他对腾讯进行了一轮全盘管理架构调整,以企业整体规划进行内部利益分割。他主持设计了新的人才培养制度,并推动企业文化变革。

在腾讯,陈一丹向以稳健著称,他追求结果导向,善于从目标倒推实施步骤。投巨资办大学,他却并没要求清楚的输出结果,他承认当时有点随缘心态,情怀驱动占了一半。

“公益与商业不同,只要这个事情有用,就可以去做,未必要先看到一个明确的结果,这就是公益嘛。可以不要结果,但要效果。”

对于武汉学院未来发展方向,陈一丹是明确的,但具体如何成长,他觉得动态将成为常态。“你的小孩长大要对社会有用,要幸福,要快乐,朝这个方向去就不会错。中途摔倒了怎么办?读书怎么安排?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希望形成这种动态办学。”

他不想武汉学院闭门造车,除了校务管理外,陈一丹也尝试提供机会,让企业经验与教育相融合。

1951年,斯坦福大学创建斯坦福科技园,并向企业出租场地获得收入,因此吸引了一批新创企业,形成高技术工业园区,这成为硅谷雏形。硅谷最早的创业者就是斯坦福大学的两名毕业生,威廉•休利特(Wiliam Hewlett)和戴维•帕卡特(David Packard),他们创办了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

办学人陈一丹

2015年3月,陈一丹在斯坦福大学演讲

对于企业来说,斯坦福无疑是最理想的人才池,而开放办学的机制,也让斯坦福的人才更能了解社会和企业所需。

“用办企业的方式来办教育,这句话我觉得可能会引发争议或者是不一定对。我觉得还是要按教育规律来,在此基础上,吸纳一些企业经验。武院跟企业合作,是符合教育规律的。”

武汉学院定位为国际化应用型专业大学,专业涵盖经济学、法学、管理学、文学、理学、工学和艺术学7个门类,方向更为落地。为增强学生的实操能力,还聘任企业高管开班授课,如搜狗公司王小川、腾讯人力资源副总陈双华、港中旅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慕韩、ICAEW大中华区总监黎日忠等人。

“他们都不叫特聘教授,而是叫应用型教授。这跟企业是最直接相关的,相互融合,后面还要加大这个方向上的开拓。”陈一丹说。

除了校企合作,陈一丹也希望与其他学校增加交流,比如教学、研究上的合作,现有交换生机制如何从单方面输出拓展为双方互动等。互动对象并不限于国内高校,国际化已是武院发展的必经之路,这些都需要进一步探索。

“这是个开始,我想后面会引入更多资源。比如某个创新项目,如果谁愿意,那就来投入。校监负责建立这个平台,武院要走多远,大家一起来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