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卖干净的水,用ATM机!

在印度卖干净的水,用ATM机!

在许多没有干净饮用水的印度地区,人们不得不每天在运水车前排队等候相对干净的水。

在印度卖干净的水,用ATM机!

在印度的某个社区,孩子们最先学会了这种净水ATM机的使用方法。

在世界上的一些国家和地区,能便利地享用干净的饮用水对于当地人来说却是一种奢望,比如印度。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发展,这个国家已经处在了极度的缺水状态之中。如果你去印度旅游,好心的当地人一定会告诉你“尽量别在做客的时候随便喝主人递上来的水”。

一方面,印度一些城市附近的水源已近枯竭,另一方面,有些城市又被无法饮用的污水所侵袭。总而言之,能够入口的水已经少得可怜。

使命:终结送水车

在印度的很多地区,不少贫民窟居民只能靠政府派卡车运来的净水维持生存。就像槽罐车运送石油一样,净水每天在固定的时候被运送到各个贫民区。但是,为了不至于让自己缺水,每天清晨,要8点上班的人们不得不在凌晨4点就起床去准备接水。

孟买28岁青年教师古鲁(Guru)的妻子柯玛尔(Komal)说在自己过去所住的地方,每当政府的送水车来时,人们就会一拥而上,“装满水就像是赢得战争胜利”。这些水也只是相对干净。柯玛尔说,通常她会拿好几层布对这些水进行过滤,但最后喝到嘴里总还是有些小颗粒。而根据预测,未来20年,有220万人会从印度的农村来到城市,他们中的大多数将会在贫民窟扎根,而这样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多。除了当地政府,公益组织和商业机构也正在为解决当地的饮用水问题不断做出努力。

2013年,净水项目组织Sarvajal找到了一种全新的供水模式。这个组织是2008年由印度社会企业皮拉马尔净水供应公司(Piramal Water Private Limited)资助成立的。在梵文里,Jal的字根意思是“水”,Sarva的意思是“每个人”,这二字组合而成的单词Sarvajal的意思即为“每人皆有水可用”,这就是Sarvajal创立的宗旨。这家公司利用类似ATM机的装置来出售经过净化处理的饮用水。

“花一些钱喝上干净卫生的水其实是更省钱的方式”,这是Sarvajal诞生的初衷。对贫民窟的一些常见疾病追溯根源的话,往往会与不洁净的饮水有关,人们会为此支付更多的医疗保健费用。设计咨询公司青蛙设计(Frog Design)与Sarvajal进行了合作,不仅仅是在产品设计层面上,还包括在当地的研发、运营和推广。而青蛙设计所推出的这套产品系统就是为了让人们更方便、快捷地获得干净的饮用水,终结送水车这种落后的模式。

“净水”ATM机

要把干净安全的水通过“自动取水机”送到人们手中,Sarvajal在此之前要完成一系列的取水、净水以及运水的工作。

Sarvajal项目的创始人安南德·沙赫(Anand Shah)介绍说,他们一般采用当地居住区附近的地下水源,但这种水本质上无法食用,Sarvajal在每个送水站会用自己设计的一套净水过滤机采用多个步骤对水进行净化处理。

这种方式类似于自来水厂的净水过程。首先,取到的水会被储存在一个放置在高处的水箱中,以便形成足够的水压,然后水被送入其下的过滤净化组件中,除了过滤去色、活性炭吸去杂质、添加药水杀菌消毒等步骤外,这台机器还会利用逆向渗透和紫外线对水进行反复净化和消毒,以保证这些原本不能入口的水达到饮用标准。接下来,这些水被分装到干净的容器里,并运送到各个“自动取水机”的水箱内储存。

“虽然一台过滤机也可以直接连到‘自动取水机’上,但我们觉得更高效的方式是将之作为枢纽,通过送水车运水,使它同时能为30至50台‘自动取水机’工作。”沙赫说。

更类似ATM机的是,Sarvajal的“自动取水机”采用了刷卡取水的方式。人们可以向Sarvajal购买IC卡,并进行充值,要取水的时候,只要带着卡和桶就行了。

沙赫觉得,要满足人们随时随地都能买水的需求,这种储值IC卡的模式相对来说是最理想的。“一方面,这样做更安全。因为没有现金交易,所以也不用担心有人破坏‘自动取水机’抢钱。另一方面,IC卡便于人们按需取水,也方便我们统计数据,根据人们的需求及时调整服务。电子化也能保证水的存储能够更干净。”

专注社区服务

此外,Sarvajal还采用了物联网技术,为净水过滤设备和“自动取水机”添上了远程监控装置。这样一来,这两组装置就能实时反馈设备的运转情况。一旦净水过滤设备出现运转异常或水质下降了,它就会立刻通知Sarvajal派遣工作人员前去维修。而“自动取水机”在剩余水量低于一定标准时,也会不断提醒水站快去加水,以免水箱彻底空掉。如此一来,Sarvajal能够在人力较少的情况下也能保证人们一天24小时买到质量干净达标的饮用水。

“这些技术都不是什么新的东西,但把这些技术与智能的思维组合在一起后,就能够很好地实现本地化服务并对全球产生借鉴价值。”参与Sarvajal项目的青蛙设计执行创意总监简·奇普蔡斯(Jan Chipchase)觉得,不仅仅是在印度,在全球Sarvajal都属于比较前沿的尝试。在这个过程中,青蛙设计除了在印度本地进行研究,还曾去过巴基斯坦、尼泊尔的贫民窟试图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沙赫认为,如果将云技术、移动应用与物联网结合起来,那么Sarvajal就能变得更方便。例如,消费者可以直接用手机支付来方便地买水,或是通过移动应用程序,让全家的购水IC卡共享,这样一来就能让孩子们在上学时免费喝水了。

不过,虽然Sarvajal是这样一个方便人们获得干净饮用水的项目,但它并不打算把业务拓展到其他用水领域。沙赫说他们只会提供饮用水服务,他们没有能力,也并不打算去做例如整治水域、净化河流这样大规模的环保项目。

Sarvajal把目标定得更为实际,就是从社区服务的角度为居民提供他们生活所必需的干净饮水。通过集约化的专业设备处理,代替简易的家庭净化,从而产出效果更好,成本也相对低廉的净水效果,改善印度人一直以来的饮水困境。

比缺水更难的是观点转变

现在,Sarvajal已经进入了印度3个州的18个地区,并在德里进行了城市运营的尝试。它已经为近7万人提供清洁的饮用水。以每人每天4升水的标准计算,每个家庭每月的饮用水支出大约在3美元左右。

事实上,Sarvajal针对的是买不起瓶装水和滤水器的穷人以及工薪阶层,不过从目前的运营状况来看,他们的用户更多集中于工薪阶级,真正生活在贫民窟中的穷人们大多还没有培养起购买饮用水的意识。

于是,在青蛙设计的帮助下,Sarvajal开始了一段推广的旅程。

首先,Sarvajal尝试了加盟的方式,通过与各个社区结合,来让“自动取水机”有更多的人运营。青蛙设计和Sarvajal对这样的模式很有信心,因为它们已经有了成功的先例。

在印度的德里、孟买等地占据市场份额66%的母亲乳业(Mother Dairy)正是采用ATM机这样的方式来向当地人出售乳制品。人们只需要交约1675美元的订金,就能够接受培训,并得到相应的设备安装服务,随后他们就能深入社区进行销售。

但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摆在眼前。

“没有人会愿意花钱买水”“水就应该是免费的”,这是当地人的固有观念。在这个过程中,奇普蔡斯经常听到人们对Sarvajal发出这样的抗议。

青蛙设计的团队也曾见证过这样一幕:在一条泛着泥泞色泽的河流中,男人、妇女和儿童全都大冬天站在河中央双手合十,瑟瑟发抖在做着诚心的祷告。有人在祈祷儿子早日康复,有人祈祷女儿找到好归宿。他们突然明白,或许在这些人心目中,对于水的认识原本就是如此。于是他们决定去告诉他们,什么样的水才是真正干净的。

青蛙设计和Sarvajal接下来所做的,就是在印度更多的城市和乡村以低廉甚至免费的方式送水给人们喝,像是收1卢比(约合人民币0.11元)卖1小袋水给在操场上玩得满头大汗的孩子,或是去政府送水车到不了的地方送水。“消费者非常惊讶于Sarvajal的水的味道,它与他们平日里喝的水味道如此不同。”奇普蔡斯说。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人们马上就能转变对饮用水的观念。奇普蔡斯表示,个人口味喜好的改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Sarvajal也要花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让它们所净化的水变得更干净。所以,要让更多人有喝洁净饮用水的意识,还需更长的时日。

Sarvajal提供的水因为相对廉价,目前并没有赚钱,但他们并不打算放弃商业化,而将它作为一个纯公益的项目。沙赫说,他们计划在未来3到5年实现盈利,这样才能有足够的资金持续扩大Sarvajal项目,进入更多社区。

欢迎收听“Hi公益”官方微信:

扫描方二维码添加;或在微信上搜索“Hi公益”(英文ID:txgongyi)。

欢迎收听“Hi公益”官方微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