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救灾盲动:怎么用一张地图来解决?

新华社戴盈2014-08-08 10:06
0

【编者按】鲁甸地震黄金救人的72小时过去了,余震、塌方和山体滑坡不时发生,还有很多村子道路堵塞,物资堵在外面,还有村子没有传回消息……这一切都让救灾图景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地震救灾盲动:怎么用一张地图来解决?

云南鲁甸震后第二天,记者接到NGO备灾中心志愿者杨宏立发来的信息:去往震中龙头山镇的盘山公路拥堵,交警说里面运送伤员的救护车都出不来,而堵在路上车辆很多是民间赶去救援的。一线记者也在采访中记述:“一段十公里的山路却怎么也走不到头。”

场景何其相似,汶川、芦山地震中都出现了车流堵路的现象。如今,信息不对称所引起的盲动,依然困扰着鲁甸。

“大家一听说龙头山镇灾情最严重,全往那里赶。这种情形往往造成一个问题,应该让什么车先通过?比如有十辆车,第一辆是送棉被,最后一辆是送药品的。灾民可能更需要药品,可这辆车却被堵到最后。”益云(公益互联网)社会创新中心的负责人万涛说,目前缺乏一个有效的数据研判机制——去多少人,缺什么,“科学救灾”还不够。

万涛和他的团队在雅安地震时,曾设计了一款救灾地图。而这次鲁甸地震,救灾地图再次启用,尝试从民间层面对救灾信息进行“信息救灾”。

一张地图解决什么问题

微博和微信求助碎片化特质,海量信息被一刷而过,使得人们往往忙着救这个,忘了那个,从而降低了资源有效分配。

拥有多年救灾信息处理经验的卓明灾害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卓明)是救灾地图信息的主要发布者、核实者和使用者。卓明创始人郝南认为,无论是民间车辆堵路还是出现救灾物资无法准确投送,都是民间救援的专业性和协调机制出了问题。

“光有信息是不够的。”郝南说,“但是,根据实际需求设计的地图是一个有力的工具,在现有基础上继续升级,可以达到类似作战沙盘的功能,而信息可视化呈现,也有利于公共传播。”

3日晚,为鲁甸制作的救灾地图在益云网站上线,当时仅有卓明一条灾情介绍。

接下来几天,记者观察到写着不同诉求的几十条信息,被标注在鲁甸县所辖的不同村镇。龙头山镇的龙井村田边组6日下午播发的一条物资需求信息:由于村中无死亡,政府救灾物资安排在最后领,暂无任何救灾物资到达。组里不通车,粮食还够吃一天,吃土豆还能维持三四天。信息来源是微博,已经志愿者核实,同时标明了当地联络人的手机号。

记者在位于北京的益云总部看到,团队不过十几个人,真正的“眼睛”是前方几个基金会、救援队和志愿者。

救灾地图是一个开放系统,所有人可以注册为用户,而用户可以在上面发布信息。目前,消息的主要来源及使用者是公益组织和志愿者。

益云成员在电脑上同时打开了好几个聊天窗口,包括一个2000人的民间救灾信息协作群和一个100多人的鲁甸地震微信群。群里实时滚动的是不同受灾点发出的求助信息或现场反馈,而每条信息有专门的志愿者跟进核实。

地震救灾盲动:怎么用一张地图来解决?

益云开发的益云信号弹APP,让受困者可在无网状态下发射自己精确坐标,并直接关联到地图上,有利于灾民自救。

“地图实际上是一个救灾信息系统,随着升级完善,它把更多的环节纳入进来,比如失踪人口与去当地出差、打工人数的匹配,物资如何分配,前后方需求对接。”万涛说,如果后方有企业捐了几百箱物资,总要知道往哪里送。

发假消息者会被拉黑

一条“鲁甸火德红镇红石崖垮山堵江无人救援”的假消息在4日就被官方辟谣,但这条虚假信息近两日仍在微信朋友圈里流传。

如何避免类似假消息出现在救灾地图上,错误引导救援力量,成为设计者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

万涛告诉记者,“如果要快,不可能100%避免假信息。但在地图上,假信息不容易泛滥,它就是一个点,不会像微博、微信空间被一再转发。”

而救灾地图上的信息有三种显示状态:未核实、已核实和已结束。个人用户发布的信息第一时间是处于未核实状态,而核实的工作是交由第三方——志愿者或前方公益组织。地图本身处于动态更新状态。

“一个人发假信息,我们就会把他拉入黑名单,以后不得发布信息。”万涛说,很多时候,还要做基本的数据分析和研判,“比如一个500人的村庄,结果按5000顶帐篷的需求配置,这就是一条有问题的信息。”

万涛介绍,团队还会对重复发布信息进行处理与过滤,“有时候,你发一条,我发一条,文字表述不同,但是都是在说同一件事。”

现在,益云正在开发救灾地图2.0版,包括移动客户端,未来根据注册用户的角色不同(媒体人、志愿者等),除了看到统一界面的地图展示,还可按不同需求浏览到不同信息,益云甚至可以自动生成数据分析简报。

地震救灾盲动:怎么用一张地图来解决?

(图为益云的灾区需求简单分析报表)

黄金72小时以后

在鲁甸,地震余震和次生灾害还在不时发生。7日凌晨,卓明发布的第五期救灾简报写到:72小时过去了……还有很多村子的道路堵塞,物资堵在外面,还有村子没有消息传出。

然而,黄金72小时内信息从不断攀升到衰退,这从益云救灾地图的内容发布数量上可见端倪。

“72小时是救灾分水岭。灾难来了,要抑制往前冲的冲动。但当灾难新闻不再是头条的时候,要怎么去沟通前后方的信息?”万涛说,比如做心理辅导的民间组织就可以在72小时以后再进灾区。“未来大家怎么分工,落实了哪些行动,通过地图数据,公众一目了然。引导舆论关注未来的重建,理性的救灾模式才是符合社会期待,和政府所倡导的。”他说。

目前,救灾地图尚未实现与政府的双向对接,主要是依靠鲁甸抗震救灾民间协作大本营来提供当地的官方信息,以及基金会与政府部门的合作。

“益云地图是一个社会开放系统。我们除了希望实现与政府的数据共享,也想实现更多的对接,如物流方面。”万涛说,“现在灾区发放物资的形式,有的时候就是一张纸登记一下谁领取了,这是最原始的。有没可能实现扫条形码?这就实现了数据透明、管理透明,可以跟踪从物资运送到灾民手中的全过程。”

益云的两员大将楚彦辉和冯小刚即将奔赴灾区,他们希望能实地观察救灾的全流程,以此改善用户的地图体验,在下一次救灾中让信息发布更及时。

点击http://gongyi.qq.com/succor/jz.htm通过腾讯公益捐款,

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通过微信支付,帮助云南灾民共渡难关。

中国扶贫基金会云南鲁甸地震8月4日救援行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