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益公益 > 公益资讯 > 见证·专题汇总 > 云南地震救援 > 正文

彝良地震救人代课教师双手刨出乡村校舍

2012年09月10日00:07人民网[微博]宋飞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彝良地震救人代课教师双手刨出乡村校舍

2012年9月9日,朱银全站在云南省彝良县角奎镇云落小学的废墟前,这是一座已经使用了50年的土坯房小学,仅在2006年翻修过一次。曹宗文 摄

彝良地震救人代课教师双手刨出乡村校舍

2012年9月9日,朱银全在云落小学的废墟内,地震发生后,他赶到现场,徒手挖出了被掩埋的七名学生。曹宗文 摄(更多图片)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两天,但是朱银全老师的双手十个手指仍然红肿。在地震发生后,云南省彝良县角奎镇云洛小学代课老师朱银全就是凭着这样一双手,将7个学生从废墟下面挖出来,其中4个学生的生命得到挽救。而“代课教师双手”的故事也广为传诵。(9月9日中广网)

代课教师朱银全理应获得“最美代课教师”的称号,因为他在危难时刻的表现,清晰地释放了一名教师对学生的炽热大爱,展现了一个普通公民的人格和力量。但是在这个以倒塌的校舍为背景的故事里,我们不只应该看到朱银全双手刨出学生的人性之美丽,更应该看到,朱银全双手刨出了乡村校舍的贫困。

按理说,5.7级地震的震级并不大,稍微坚固一点的房屋都不会有倒塌的风险,但是,朱银全所在的云洛小学还是倒了,倒塌的原因如此简单:这所学校的教室是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土坯教室,仅在2006年简单修缮过一次,条件十分简陋。将学生置于这样的教室里,不要说地震,可能稍大一点的暴雨也会把校舍冲垮,学生安全哪有保障?

乡村学校贫困艰难早已不是新鲜的话题了,近期就有湖北麻城3000农村学生自带课桌上学的新闻,让人有穿越之感。或者,这都是钱惹的祸,没钱修校舍、没钱办教育的现实如此厚实,让“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依然是一个空洞的理想,而汶川地震后,四川省政府总结出的“最漂亮的是民居,最坚固的是学校”离中国大多数乡村还很遥远。

著名诗人朵渔撰文写道:“春天回山东单县乡下,发现村头的小学大门紧闭,一个学生也没有了。问父母,说是经过这些年的计划生育,学生减少,村校规模太小,被其他小学合并了,说完便摇头连连……乡村小学的消失,对村民们来说是个大事件。乡村小学没有了,整个乡村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除了鸡鸣狗盗,再无童稚笑语、琅琅书声,那改变命运的火种,也似乎一下子暗淡了下来,人心都觉得怪怪的,空落落了。”这段文字写出了乡村教育的没落和尴尬,也为前不久那位厦门大学女博士死都不愿到农村提供了注脚。今年两会再次要求落实教育经费占GDP4%的目标,真心希望这一政策更多地倾向于西部贫困地区,让这里的学校修得更坚固一些,让农村父母的负担更轻一些,务必保护好农村孩子们的安全,让他们能够和城里的孩子一样,接受差异不是那么大的教育……如此,方可告慰长眠于校舍废墟下的孩子,也才能让朱银全那双刨出血泡的手不再受伤。(红网)“刨出被埋学生”书写教师的价值

新京报:“刨出被埋学生”书写教师的价值

我们感动于代课教师朱银全“刨出被埋学生”,实际上,还有更多“朱银全”也在为农村教育默默做出贡献,我们的社会,不该让“朱银全”们吃亏。

9月7日,云南昭通市彝良县连发两次5级以上地震。地震发生后,角奎镇发达中心学校云落小学唯一的代课老师和乡亲一起,用双手刨出7名被埋学生。遗憾的是,被埋较深的3人已遇难。(据9月8日《生活新报》)

刚刚发生的云南彝良地震,已致80人遇难,795人受伤。面对这场灾难,除全国各地救援队伍已赶赴灾区救援之外,灾区许多民众,也在与震灾抗争,尽最大努力挽救生命,这种公民精神无疑令人动容。

一个22名学生的村小学,只有一位代课老师,还是本周二刚刚上岗。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本在亲戚家吃饭的代课老师朱银全,第一时间冲回学校呼救,才侥幸从死亡线上抢回了4条年幼的生命。人们感动于代课老师的勇敢,悲恸于生命的夭折,也感叹于偏远农村老师的不易。

在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这个“刨出被埋学生”的案例,再度书写了教师的价值与职业精神。以教师来说,尽管有过地震“范跑跑”的争议,但整体来说,在危机面前,教师往往绽放出了闪光的价值。比如,在汶川地震中为救孩子牺牲掉的谭千秋、袁文婷等老师,车祸瞬间推开学生,自己被轧双腿截肢的“最美女教师”张丽莉等。这些感人肺腑的案例之所以层出不穷,不仅是因为教师个人的道德光辉,还因为这个职业本身,是将教师的荣辱命运和孩子们紧紧捆绑。

所以,一个重视孩子、重视未来的国家,必须重视教师。从理念来说,这的确早已是我们社会的共识。国务院日前发布《关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其中再度强调,要“依法保证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等。

应该说,这些要求很有必要,但也已经不再新鲜。之所以今天仍在不断强调,原因无他,很多地方落实的并不好。“最美女教师”张丽莉在佳木斯市第十九中学执教五年多,一直没有正式教师编制,没有医保,每月薪水仅为千元左右;而这次在地震中校舍整体垮塌的云落小学,只有一名代课教师,午餐只能去附近亲戚家吃,其待遇可想而知。

这些案例,都足以证明教师权益保护、教育投入不足等问题,依然不容忽视。我们感动于代课教师朱银全“刨出被埋学生”,实际上,还有更多“朱银全”也在为农村教育默默做出贡献,我们的社会,不该让“朱银全”们吃亏。各地有必要认识到,对教育的充足投入,获益的绝不仅仅是教师自身,相反,如果在教师投入上的不足,牺牲掉的可能是孩子们的权益乃至生命。

(人民网)

相关专题:

云南地震救援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建议